Menu
Woocommerce Menu

基督教与近代中国革命起源:以孙中山为例

0 Comment


出生于香山翠亨村的孙中山,少年时移民夏威夷。并于当地英美教会所办的意奥兰尼学校及奥阿厚书院就读,渐对基督教信仰产生兴趣,后认识曾到中国传教的传教士芙兰谛文,希望受洗入教。其兄德彰以其信教有违传统,迫其辍学,重返故乡“补习国学。然而,返乡后的孙中山,却与儿时好友陆皓东,一起破坏翠亨村乡民主祭神信仰北极殿的神像,引起轩然大波,被迫南下香港。

图片 1
杨衢云的生平简历究竟是怎么样的呢?由于资料的缺失,我们恐怕已经没有办法将它较为完整的拼接起来了。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史学家对其生平简历进行不断地研究和考证。作为中国近代革命家,他应该被记住。
在香港的跑马地坟场里,有一块墓碑。墓碑上没有死者的姓名,其背后刻有“6348”字样——这是墓碑的编码,从远处望去,隐蔽在众多西式墓碑中的它平淡无奇;但若从近处打量,你就会注意到它天圆地方的外形设计和碑柱顶部的截痕,这一切都仿佛向人们诉说着逝者的“壮志未酬”。
这里便是香港兴中会首任会长杨衢云的墓。长期以来,关于杨衢云的历史一直同他的墓碑一样湮没无闻。由于杨、孙二人曾因会长一职一度交恶,孙中山的继承者们对杨的评价普遍不高,少数人甚至较为负面。事实上,早在孙中山之前,杨衢云就已经提出了建立共和政府的概念,并且在香港成立了进步团体辅仁文社,他在晚清中国的革命活动中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孙中山、杨衢云与中国早期革命运动》(Sun
Yat-sen, Yang Chu-yun, and the Early Revolutionary Movement in
China)一文中,作者便是从杨衢云的角度出发,结合杨衢云与孙中山的交往互动,重新讲述了1895年到1905年之间的革命往事。
杨衢云,祖籍中国福建,1861年生于马来亚槟榔屿,后随其父亲定居香港。1875年,十四岁的杨衢云在香港海军码头做学徒期间,因一次意外工伤右掌三根手指齐断,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遂改习英文。毕业后,他任招商局总书记,后成为沙宣洋行副经理。1892年,杨衢云成立辅仁文社开始招收会员,其成员有谢瓒泰、周超岳、黄永商、陈芬等洋行员工,平日以学习西方文化、进行社交活动为主。
在辅仁文社成立之时,孙中山正在香港大学医学院进行最后三个月的学习,他与杨衢云早在1891年便已相识。孙中山出生于番禺的一个农民家庭,十二岁时离开家乡前往夏威夷兄长孙眉处。1885年,他来到香港就读医学并于1892年毕业。毕业之后,孙中山连同儿时伙伴陆皓东于1894年向直隶总督李鸿章上书,主张“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迅速实施改革。李鸿章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但是也给了他一笔经费用于成立农学会。孙中山于当年秋天前往檀香山,利用这笔钱成立了兴中会。1895年,孙中山返回香港,同杨衢云相会。出身背景与志趣都极为相似的两人甚为投缘,两人最终决定成立香港兴中会。加入到这个香港兴中会的人有部分来自于辅仁文社,也有部分人是孙中山的好友,如郑士良、陈少白等人。尽管后世的历史叙述中通常会将“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作为兴中会的口号,但事实上,兴中会最初并没有明确的排满革命倾向。这个组织的最初目的诚如其会名所示,在于使用进步的手段振兴中国。然而随着中国局势的变化,兴中会的主张渐渐发生变化。1894—1895年的甲午战争令孙中山、杨衢云等人大为震惊,最终走上了反抗满清的道路。
1895年3月16日,《马关条约》签订的一个月前,孙杨等人举行会议,决定在重阳节发动广州起义,孙中山负责率领起义军,杨衢云则负责筹措经费、购买武器弹药,招募战斗人员。双方本已分工明确,然而却在选举会长“伯理玺天德”(president)一职时起了争执。以辅仁文社成员的一派拥护杨衢云出任会长,而郑士良、陈少白等人则拥护孙中山出任,双方彼此争论不休,以致香港兴中会差点解体。据郑士良所述,最后是孙中山在选举中胜出,但却被迫让位于杨衢云,此事出于孙中山一方的说法,值得怀疑。但不管怎样,关于“伯理玺天德”的争夺只是加剧了兴中会的内耗,无益于起义大局。
“伯理玺天德”最后被证明毫无必要。因为广州起义尚未发动,便被扼杀于摇篮之中。按计划,起义将于10月26日发动,但由于香港方面准备尚未妥当,只得推迟两日。27日,广州当局听到了起义的消息,逮捕了三名起义者。由于孙中山的警告并未抵达香港杨衢云处,到了28日,杨衢云派出的起义者、武器和弹药尽数被清政府缴获,起义就此失败。孙中山匆忙逃亡国外,辗转英美各国,1896年,在日本友人宫崎寅藏的帮助下定居日本,而杨衢云则离开香港,经由新加坡等地最后流亡南非。1897年夏,杨衢云在日本人的帮助下,他也来到了日本横滨。然而此时经历了伦敦蒙难的孙中山早已声名鹊起,受到日本人的关照,成为了兴中会实际意义上的会长。杨衢云虽保有会长头衔,然而并没有实权和威望,最后只能在1900年交出会长一职,让与孙中山。
孙中山虽然得到了会长之职,但其革命事业依然充满了许多障碍。由于当时革命力量势单力薄,不足以成事,孙希望与戊戌政变后流亡海外的康有为、梁启超等人联合,共同反抗满清政府。然而,妄自尊大的康有为拒绝了孙中山的见面要求,而梁启超虽然有意同孙合作,但碍于师长情面,只得拒绝。孙中山既然无法同康有为达成合作,只得自己寻找打倒满清政府的支援。
1900年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份。在北方,义和团运动导致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太后等人仓皇“西狩”,中央政府崩溃;在南方,几位手握重兵的地方督抚宣布“东南互保”,观望局势;在民间,维新人士唐才常四处招募勇士,准备在华中五地起义,组织“自立军”勤王,而此时的英国也蠢蠢欲动,企图劝说李鸿章让两广独立。孙中山看到了一次机会。他同意了当时的香港议政员何启的提议,以孙中山、杨衢云、谢瓒泰、郑士良等人的名义写信给李鸿章,劝说李鸿章保境安民,在港督卜力的协助下实现独立。尽管其幕僚刘学询从中斡旋,十分积极,但李鸿章态度暧昧,令人捉摸不定。1900年7月中,李鸿章决意北上出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此时李态度为之大变,他警告港督卜力不得纵容颠覆分子。孙中山等人明白说服李鸿章独立无望,便着手准备发动惠州起义,企图由惠州北上夺取福建,接受台湾方面日本人的补给。1900年10月8日,惠州起义发动,这场起义由孙中山、杨衢云等人策划,郑士良指挥(尽管杨衢云参加了策划工作,但孙中山却劝他留在香港,等待接收当地商人的援助)。起义过程中,由于补给接济不上,郑士良只得在起义开始两周后将部队解散,他本人也在同一年死于香港。次年,杨衢云也被清廷特务盯上,1901年1月10日,被枪杀于自己在香港的教室内。
1900年,既是一段历史的终点,也是一段历史的起点。自1900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排满革命当中,直到最后武昌城楼上的一声枪响,推翻了二百余年的满清王朝。但从1895年到1900年这五年间,孙中山与杨衢云的革命活动却基本限制在广东一省之内,参与革命的人多是广东和海外的职员、苦力以及秘密会社成员,革命的成果极其有限。然而,经历了两次起义之后,孙中山终于从一位“革命小将”转变成为革命派的领袖人物,他所获得的威望与权力足以让他将各地分散的革命团体团结起来,组成一个联盟。

这一时期的孙中山,还处于革命或改良的犹豫之中。1893年底,孙中山回到翠亨村,将他长期深思所得写成上李鸿章信稿,企图劝说统治者走自行改革的路。函中反对洋务派的“船坚炮利”的富强纲领,主张学习欧洲各国“富强之本”,提出“人能尽其材,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等四项主张,要求改革教育和人材选拔制度,发展农业,采用机器生产,保护商业并开通国内市场。

基督教与近代中国革命起源:以孙中山为例。此外,孙中山与同学亦为教徒的陈少白、关景良,最为友好。并与同乡杨鹤龄及其同学尢列深交。孙、陈、尢、杨四人时相聚会于歌赋街杨耀记,言谈反清,自称四大寇。与此同时,孙中山经尢列介绍而认识辅仁文社社长杨衢云,该社乃杨氏与其好友谢缵泰等16人所创立,是一个为敦品修学,爱国自励,亦主张改革而倡导的西学社团。杨、谢二人同为教徒。

香港兴中会成立后,即积极筹备在广州发动起义。孙中山驻广州指挥,杨衢云驻香港,负责后勤供应及财政支持。1895年3月,孙中山多次访问日本驻香港领事中川恒次郎,声称拟奉康有为为统领,在两广成立共和国,要求日方提供步枪2万5千枝,手枪5千枝。同月16日,杨衢云、孙中山、谢缵泰等商讨以三千精兵攻占广州的计划,香港《德臣西报》的编辑托马斯·哈·黎德、《士蔑士报》的编辑切尼斯·邓肯都表示支持。不久,黎德同意设法争取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的同情和帮助。

近代中国革命之产生因外力入侵、清廷腐败、无力肆应,终刺激国人起而反满。并以孙中山为首,组织兴中会、同盟会等革命团体,联络海内外华人,透过武装起义,推翻满清,建立民国。然而,革命领袖及革命思想的酝酿,最初与基督教入华有密切的关系。

《规条》还确定了捐款、公举、收支、入会、少数服从多数等原则,说明它已经完全脱离旧式帮会,成为具有现代民主色彩的政治团体。经过动员,兴中会会员陆续发展至126人左右,其中,经营小商店或小农场者约七十余人,工人约35人。原籍全部是广东。

1886年中央书院毕业后,在喜嘉理推荐下,孙中山到广州博济医院就读医科,认识同学郑士良,亦为教徒。并由该院医师尹文楷介绍,从而认识伦敦传道会传道区凤墀,并拜区氏为师,改名“逸仙,此为孙氏闻名于世的名字。翌年,在区氏建议下,孙氏重返香港,入学何启所倡办的香港西医书院,成为第一届学生,毕业时成绩优异,名列前茅。孙氏日后自谓在港五年之医学专业培训,为其一生最欢乐的时光。在西医书院习医时期,受教于何启,获得思想启迪。并于道济会堂参加主日崇拜,与会牧王煜初过从最密,“互相研讨耶稣与革命思想。

孙中山起草的《兴中会章程》表现出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热情,呼吁海内外华人协力同心,“振兴中华”。自此,这一口号就成为团结和鼓舞亿万中国人民奋斗的最强音。

上述区凤墀、何启、王煜初三人,由于出身教会,得习西学,认识西方文化之优长,相继主张中国改革及学习西方先进文化与制度。其中,何启最为重要,与其好友胡礼垣自19世纪80年代起,先后发表改革言论,力主清廷行君主立宪及发展近代工商企业,并出版《新政真诠》一书,深受康有为、梁启超维新派的重视。何、胡二人遂成为晚清着名的改革思想家,而孙中山的革新思想亦由此而积蕴。

鸦片战争以后,列强入侵,清政府对外妥协,不惜割地赔款以求苟安,中国人民不断掀起各种形式的斗争,以各种努力,外抗列强,内谋改革,但是,完全意义上的民族、民主革命则自孙中山始。他的思想,经历了从体制内改革到体制外革命的发展过程。

基督教自1807年由英国伦敦传道会马礼逊首度来华传教后,除以口头宣教外,更借助教育、医疗、出版及慈惠以推动宣教的事工。西方文化因而引入,并逐渐引起国人的注意。至鸦片战争后,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基督教传教士相继来港开教,并使香港成为清季西学之摇篮。那时伦敦传道会将其传教总部由马六甲迁至香港,并在中环、上环、湾仔一带传教。最初于士丹顿街及伊利近街交界成立传教总部,继而开办英华书院、设立印刷所、出版香港首份中文报纸《遐迩贯珍》,并建议港府成立第一间英文中学─中央书院。更于荷李活道成立华人教会──道济会堂,并于其旁边兴建由会友何启捐献而成的雅丽氏纪念医院,于院内开办香港西医书院,从而使西方文化得以进入香港华人社会。

孙中山在西医书院时的老师、英国人康德黎这时仍在香港,孙中山向他透露了自己的返港目的,希望得到有良知的外国人士的援助。康德黎为孙介绍了在当地开照相馆的日本富商梅屋庄吉。孙中山迅速造访梅屋,对他说:“欧美各国人都称中国为睡狮。如果是狮子,要醒起来才有用。”“现在的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中国就会被西欧列强殖民主义者所瓜分。不独是中国,所有亚洲各国都将成为西欧的奴隶。中日两国不幸发生战争,但我们非团结起来不可,使中国脱离殖民化的危险,是保卫亚洲的第一步。为了拯救中国,我与同志们正准备发动革命,打倒清朝。”他向梅屋详细介绍了在广州发动起义的计划,要求得到援助,梅屋赞赏孙中山的理想,富于侠义精神,当即爽快地答应:“君若举兵,我以财政相助。”这一天的谈话缔结了两个人一辈子的友谊。梅屋很快为孙中山筹集了一笔资金,派人赴澳门、新加坡、厦门等地购买军械。

19世纪初基督教来华,引入西方文化而形成新思想,对近代中国历史进程产生重大影响。前有洪秀全利用基督教教义创设“拜上帝会,引发太平天国运动。继有孙中山与其师友,在传教事业机构中,习识西学及革新思想,终于在列强入侵及清廷无能的时势下,策动革命。

孙中山的祖上世代务农,父亲孙达成(1813——1888年)原是贫苦农民,当过鞋匠,做过更夫。孙中山6岁时即参加劳动,打柴、养猪、放牛。9岁才入村塾读书,所以他后来自述:“生而贫”,“某也,农家子也,生于畎亩,早知稼穑之艰难”。

1883年底,孙中山南下香港,其初入学拔萃书室,继而转学到中央书院。期间认识美部会传教士喜嘉理,遂与陆皓东先后受洗,加入教会,并成为基督徒。其后倡导革命的思想与其追随者,亦多与教会有关。

3月下旬,孙中山、郑士良、陈少白、陆皓东等到广州,在双门底王氏家祠建立机关,假借“农学会”名义活动。镇涛号兵舰管带、原福建马江水师学堂学生程奎光及其水师数百人加入兴中会。起义的基本队伍是:新安、深圳等地的会党、中日战争后遣散的部分营勇、三元里、香山等地的民团、北江、顺德等地的绿林等。具体计划是以10月26日为期,由杨衢云率领集中在香港的会党分子3千人作前锋,攻击广州地方衙署,其他队伍分头埋伏在广州城内响应。孙中山等认为,这一天是夏历重阳节,不少人回省扫墓,有利于掩护起义队伍行动。为了争取列强承认起义军是交战团体,黎德和特·高文起草了对外宣言,香港律师、立法局议员何启和谢缵泰作了修订,陆皓东制作了以青天白日为图案的旗帜。

图片 2“辅仁文社社员合照

11月21日,日军攻占旅顺,大肆杀掠。次日,美国驻华公使田贝向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提出赔偿日本兵费、先行停战等办法,清政府表示接受。11月23日,清政府以“调度乖方”为由将李鸿章革职留任,摘去顶戴。清军的惨败加深了孙中山的危机感。11月24日,孙中山等人在卑涉银行华人经理何宽寓所集会,成立兴中会,何宽、李昌等侨胞二十余人出席。

上述孙中山“四大寇及杨衢云“辅仁文社成员,大多于香港接受英式教育及具有教会背景,堪称为香港早期的中英双语精英。身处香港较为先进的城市生活下,目睹祖国的落后,以至对外战争的失败,由然而生爱国思念及改革主张。以孙中山为例,在西医书院研习时期,鉴于中国以农立国,遂凭借其于西医书院研习的植物学、化学知识,提出学习西方农业技术的农业改良主张。继而于1894年撰写《上李鸿章书》,提出“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的改革主张,可惜李鸿章忙于中日甲午战争,无暇理会。随着甲午战争日胜中败,清廷威望一落千丈。孙中山自谓,于中法越南战争时,“始决志倾覆清廷,创建民国之志,至此,对清廷完全失望。他于1894年重返夏威夷,起而联络当地华侨,并赖何宽、李昌及宋居仁等华侨基督徒的支持,于11月24日创设兴中会。翌年返回香港,联络区凤墀、陈少白、陆皓东、郑士良等人,联合杨衢云之辅仁文社,于2月21日于士丹顿街13号合创兴中会总会,同年,并策动乙未广州之役,从此走上革命之不归路。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杂志2011年第1期

孙中山再到檀香山前一年,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夏威夷,支援当地的美国人发动政变,迫使女王逊位,成立夏威夷共和国临时政府。孙中山再到檀香山时,正是夏威夷共和国正式成立不久。他将“创立合众政府”列入兴中会誓词,显然受到美国民主观念和夏威夷政权变化的影响。合众政府,指实行宪政的联邦共和制政府。

1894年7月末,中日战争爆发。9月,日军占领平壤,中日海军在黄海大战,中国海陆军节节失利。大概就在此前后,孙中山认为时机可用,便先到上海,结识宋嘉树——他后来的岳父,宋积极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

孙中山为何由体制内改革转向体制外革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