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第二卷 女子是官地方雷 女孩子是官场合雷09 二号首长 黄晓阳

0 Comment

唐小舟并不是第一次来三十八楼,也不是第一次和黎兆平同来,可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会所是黎兆平的产业。他一直觉得,黎兆平在喜来登是贵宾,他和严崇安之间有默契,所以在这里有消费额度。在三十八楼坐了不过五分钟,巫丹便起身告辞。黎兆平说,你们坐,我先去送送她。出于礼貌,唐小舟送巫丹出门,徐雅宫也要送,被黎兆平制止了。三个人走出门外,黎兆平便拉着唐小舟的手说,肖斯言应该没有这么快过来,服务员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她们不会进去,你好好利用。说过之后,将他往里面一推,便和巫丹一起走了。从黎兆平最后的暗示可知,他似乎知道自己和徐雅宫还没有到那一步。这个人真是人精,什么都看在眼里,什么都明白,唐小舟有一种在他面前完全透明的感觉。回到房间,徐雅宫正抱着手机在玩。她的手指非常漂亮,皮肤白皙又泛着一层青光,皮肤仿佛是透明的,似乎连经络都能看清。唐小舟走到她身边坐下,看着她的手指翻动,有些呆了,正想说,你的手指真漂亮。让我想起古人形容手指用到的青葱这个词。她却最后动了几下,放下手机,端起面前的极品普洱茶,对他说,祝贺你。他从她手里接过茶,举向她,嘴里却说,这就是你的庆祝仪式?会不会太简单了点?她已经和他碰了杯,听了他的话,又将杯子放下,问,你希望我怎么祝贺?他有些坏坏地说,那我怎么知道,要看你的心意呀。她还真是大方,伸出双手,主动抱住了他,并且将香唇在他的唇上贴了一下。问,这样可以吧?她的唇很柔软,很有弹性,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团柔柔的棉花,在自己的唇上滚了一下。他的心怦怦直跳。活了三十多年,还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如此主动地向他献吻。同时,他又有些不甘心,多少带点挑逗地说,你这是在喝酒吧,感情浅,舔一舔。他的话音刚落,她便再一次主动扑向他,将他紧紧地抱住,并且将自己的唇压在他的唇上,久久没有挪开。他试探性地伸出自己的舌头,顶住她的牙齿。他以为她不会接受,只想用这种方法试探一下。她的嘴唇非常圆润柔软,亲着很舒服。此时他才知道,原来嘴唇和嘴唇竟然是如此的不一样。谷瑞丹的嘴唇很厚很大,属于外国人常称赞的那种性感。他也一直为这种性感自豪,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还有比大厚更加性感的嘴唇,那就是圆润柔软。他也由此想到了滋润这个词。只有吻着富含水分的唇,那才真正称得上滋润。让他再一次意外的是,他的舌头刚刚碰到她的牙齿,她的牙齿便张开了。他受到鼓舞,顺势伸进去,她也立即将自己的舌头往外伸,两人的舌头,便搅在了一起。他的手部用力,猛地将她抱紧,同时,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奶*子。他原以为,她为了让自己的胸显得更大一些,戴着很厚的乳罩,现在才知道并非如此,她的乳罩很薄很软,乳罩里面的内容,却极其饱满充实。他以为她会像上次一样抗拒,可是没有,任他揉捏,并且十分主动地吻他。他受到鼓舞,便将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抓住了她的Rx房。她的Rx房确实够大,他一只手根本掌握不了,这让他惊喜若狂。

与彭清源通电话的时候,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唐小舟接了整整一天的电话,知道这些电话没有重要的,便不再去接,而是拿起座机的话筒,拨了徐雅宫的电话。对于徐雅宫来说,这个号码似乎太陌生了,她懒得接,一直到自动挂断。唐小舟便又按下重拨键,再一次让音乐铃声响起。几乎到了最后时刻,徐雅宫才接了电话,很慵懒地问,喂——唐小舟说,记住,这是我办公室的电话,以后响铃不准超过三声,超过三声而不接,我再也不给你电话了。徐雅宫自然听出了他的声音,异常惊喜,叫道,师傅,是你呀。你怎么还没下班?唐小舟不答她,而是问道,今天晚上,你有什么安排?徐雅宫说,有一个朋友约我去吃饭。唐小舟说,哦,这样呀,那算了。他的话音刚落,徐雅宫立即说,你现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准备让我给你开欢送会?唐小舟说,是啊,可你已经约了人,只好算了。徐雅宫说,约了人算什么?所有人,都得给师傅让路。你说吧,在哪里?唐小舟告诉她在喜来登的房间号。徐雅宫兴奋地说,好,我现在立即过去。赶到的时候,黎兆平早已经到了,除了黎兆平外,房间里还有两个女人,一个自然是徐雅宫,另一个,唐小舟也认识,名叫巫丹。说认识有点夸张,唐小舟认识她,而她并不认识唐小舟。巫丹是江南省的大名人,雍州电视台的当家花旦,第一美女,雍州男人的梦中情人。唐小舟进来,巫丹和徐雅宫都站起来迎接。这个小细节没能逃过唐小舟敏锐的眼睛,若在以前,他肯定捞不到这样的待遇,别说巫丹这位雍州第一美女不会正眼看他,就算徐雅宫这位学生,也不会对他如此恭敬。由此他想到很多人架子端得挺大,却并不知道,那让他端起来的是权力地位和金钱,也就是说,人是不会膜拜人的,他们膜拜的,第一是权力第二是金钱。黎兆平并没有站起来,他仍然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待唐小舟坐下去后,他便说,小舟呀,你要注意补肾呀。唐小舟有点莫名其妙,因为男人的肾很敏感,他不好接腔,只是望着他,等他往下说。黎兆平果然说了。他说,你想呀,从此,你天天都要日李万姬,你的肾怎么受得了?唐小舟明白了,话语虽然带色,却是在表示对他的关心,所以说道,还说呢,我被你给害了。他掏出手机,指给黎兆平看。两块电池呢,现在只剩下一格电了。今天一整天,接电话接得我自杀的心都有。黎兆平说,确实是辛苦你了。然后转向徐雅宫说,雅宫,还不主动点?替首长按摩一下。徐雅宫竟然一点都不扭怩,站到了唐小舟的身后,将一双玉手放在他的双肩上,开始替他按起来。还别说,徐雅宫到底是搞运动出身,对于按摩很内行,唐小舟觉得颇为受用。同时,他心里也猛地抖了一下。他很清楚,黎兆平是风*流才子,又有钱,要将某个女人弄上自己的床,完全是小事一桩,就看他有没有兴趣。难道说,他看中了徐雅宫?自己将徐雅宫带来,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黎兆平知道唐小舟中午没吃饭,点好菜后,吩咐立即下单,只是服务小姐不知道他们的人到齐没有,并没有立即上来。现在接到巫丹的通知可以上菜,一分钟不到,所有的菜,全都上来了。黎兆平是个场面上很讲究的人,甚至连许多别人不太在意的细节,他也做得无微不至。他清楚,唐小舟现在的身份不同,一切需要低调,因此今天这餐饭,并没有叫更多的人,各自带了一个朋友,四个人的菜不好点,黎兆平便点了六个人的分量。酒是他自己带来的,茅台。服务小姐要上小杯,被黎兆平制止了。他对服务小姐说,拿大杯上来,一瓶酒刚好分了四杯。唐小舟看了看摆在那里的四瓶茅台,对黎兆平说,你也太夸张了吧?怎么喝得了这么多?黎兆平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走到旁边,从一只袋子里拿出两条软精包装江南香烟,扔在他的面前,说,今天,我带了四瓶酒,两条烟。不准备拿回去了,这是今晚的任务,喝不了兜着走。剩下的,全部是你的。那一瞬间,唐小舟的心里冒出很多的念头。其一,他想到的是黎兆平送礼艺术。他早就听说,黎兆平是个送礼高手,他送礼的时候,不仅不让你觉得是在收礼,反而让你觉得是在帮他解决难题,并且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比如今天这种场面,四瓶茅台,市场价,在二千五百元左右,软包江南香烟,是最近才推出的,一包就是七十多元,两条那可是一千五百元。就算他们当场喝掉两瓶,还有两瓶,加上两条烟,也是两千多元。还不包括他送的包和表,他来不及看,并不知道那两件东西的价格。可这并不是送礼,只不过是没有喝完的酒没有抽完的烟而已。其二,他想到的是烟。黎兆平只喝酒,不抽烟。唐小舟曾经是抽烟的,只不过,他抽烟抽得十分委屈,绝对不敢当着谷瑞丹的面抽,每次回家之前,一定要等嘴里的烟味完全消失,或者是嚼一片口香糖,才敢进门。这抽烟的感觉,给了他太多痛苦的记忆,后来,他咬了咬牙,把烟戒了。现在,黎兆平送给他两瓶酒两条烟,他是不敢拿进门的,否则肯定被谷瑞丹没收。原以为,只要自己的事业出现曙光,这苦日子也就到头了,可没料到,世上的事,总是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的,除非谷瑞丹坚决要求离婚,否则,他绝对不敢再提离婚的事,想都不能想。人生真是无奈,许多人表面上看光鲜,内心深处,到底藏着怎样的痛苦,外人又怎么看得出来?酒倒好后,他端起杯子,举到黎兆平面前,说,哥,我敬你一杯。别的话,我就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黎兆平也举起杯子,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些年,你受的委屈,别人或许不清楚,我是感同身受。祝贺你,掀开人生崭新的一页。巫丹和徐雅宫也和他们碰了杯,分别说了祝酒词,各自喝了一大口。第一杯酒喝过,巫丹便端着酒杯走过来,给唐小舟敬酒。黎兆平便也端起了酒杯,走到徐雅宫面前,给她敬酒。巫丹是交际花,对唐小舟说了很多动听的话,相比而言,徐雅宫就要口拙得多,基本都是黎兆平在说。黎兆平说,雅宫小姐,这杯酒,我来敬你。徐雅宫连忙端起酒杯说,你是首长,我敬你。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