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第57节:我已经做出了丢脸的事 符文之子(4)鲜血永存 [韩]全民熙

0 Comment

这确实是个国藉不清不楚的名字。名字的部分像安诺玛瑞北部人,但姓氏却像奥兰尼公国的人,硬是凑在一起,说是雷米人也有些可笑。如果我无法获得好成绩,反而可能会有辱其名。虽然事情已经过很久了,但还是可能会有人记得……如果是到银色精英赛最初创始国卢格芮,会看到银色精英赛历来冠军的名字都被刻在他们中央市政府的铜版上。可是这次的主办国是安诺玛瑞。而且我相信你会为所有人的名誉,不论是为了我父亲之名,你的老师之名,还有你自己之名,你都会全力以赴。有没有得冠军并不重要。冠军是很重要。不过,我至少要赛到准决赛才行。万一运气不好……说不定还会跟贺托勒那家伙再对战一次。我要是借用了你父亲的名字,就一定要打赢那家伙才行。这样才有借用的价值。雨渐渐停了。滴……滴……滴落的雨水声清楚地传来。名字这东西……如果严格说来,是不能随便借用的。贺托勒没有资格借用那个名字,为了证明这一点,这是最好的办法。伊索蕾光着脚站了起来,往那片不再下雨的树林走去。波里斯一面看着她的背影,一面说:好,那我就用波里斯·米斯特利亚这个名字。为了成就与其名相符的胜利,他要用奈武普利温的剑来达成目的。……伊索蕾听到这句话了吗?她像是感觉到什么动静,将双手移到背后,握住了剑柄。波里斯知道她一向耳朵很灵,于是也很快地站了起来。你们是谁!这里是迪坎领主的土地www.4008.com,!从草丛里走出一个人,紧跟着,出现了十几个士兵盯着他们,纷纷拔出剑来。波里斯在拔剑之前,犹豫了一下。这棵树还不错。要不在这里等?坎恩统领的四翼尤利希·普列丹用愉悦的口吻说着,并且抓住树枝往树上纵去。他瞬间就爬上五米高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坐在粗树干上。你要一直呆在那里吗?柳斯诺·丹恩抬头望了树上一眼,摇了摇手,就直接把身体靠在树干上了。他认为根本不用等很久,而且更没必要埋伏。他打算静静地等候。不知怎么一回事,却不见那个一直与他们同行的蛮族大汉。尤利希像是刚好想到那件事似地,短短哼了几句歌。终于可以放松心情了。他们确实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能放松心情了。从珊斯鲁里到雷米北端的宁姆半岛。那是一段既漫长且痛苦的旅程。他们直到到达雷米蛮族的堪嘉喀部落,取得最后的情报之后,才终于得以和伊贾喀·涂卡斯铁尔分开。那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情报:雷米北海的另一头有岛屿住着一群人。可是蛮族人说那岛屿非常遥远,若非从岛屿过来的人,根本不知怎么走,终究无法接近。所以说,方法只有一种。他们认为波里斯和他的保护人是在埃尔贝岛买了船出海的,于是,他们便在埃尔贝岛和整个白水晶群岛收买谍报人员,布下了联络网。又沿海各个村庄悬赏重金,要求村民如果见到陌生少年从大海另一头坐船过来就立刻通报。之后他们等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就像是放长线钓大鱼的钓客一样,除了不断等待,别无他法。或许是因为赏金太高,偶尔会有人会带给他们毫无关系的情报,除此之外,他们可以说是无所事地一天天地等着。事实上,静下来等待的只有富有耐心的柳斯诺地等着。尤利希等不到一个月就厌烦了,一直想要找出其他办法,不过,最后还是宣告失败。结果,在望穿秋水之下,终于有情报进来,随即尤利希也没跟柳斯诺讲一声,就自己马上行动。他得到情报说,有一艘船搭载两名大人和三个少年而来。虽然这人数多到他一个人不知如何是好,但他还是自信满满地。伊贾喀不知事情来龙去脉,还说要帮他,被他一口气就回绝,独自前去处理,结果却遭到了失败。他虽然一口气就打倒了两名大人,还抓到一个少年,可是紧跟到场的伊贾喀却突然站出来,要他放了无辜的人。虽然尤利希心里火冒三丈,但他一个人没有把握打赢伊贾喀。尤利希擅长突袭,所以要正面对决一定对他不利。而且他们过去一直都假装附和讨好伊贾喀,如果突然改变态度,实在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之前他们跟伊贾喀一起到堪嘉喀族部落时,就发现蛮族中还有人比伊贾喀更厉害,因而对堪嘉喀族可以说是忌惮到了发颤的地步。他们觉得那不是文明人可以打得赢的。所以尤利希只好强忍下来,挤出和伊贾喀在一起时习惯使用的笑容,问那些人知不知道波里斯。然后……什么情报也没得到,只好放了他们。于是,他们计划在得到下次情报之前,一定要先甩掉伊贾喀。现在既然想要得到的情报已经得到,就完全没有必要再跟伊贾喀再一起同行。或许可以要他回珊斯鲁里,或者让他去堪嘉喀族部落,要不然干脆离开他让他一个人旅行……然而,不会察言观色的伊贾喀似乎一直把他们当成是很好相处的绅士,不管他们怎么说都不愿意接受。

珊斯鲁里是一个信奉珊斯鲁神的政教合一的国家,同时,代代传承王位的都是巫女女王。前任女王蒂亚利玛尔因为急症突然去世的时候,留下了三位公主,其中势力最大的是第一公主,再者就是第二公主。第三公主梅乐洁蓓德不仅年纪比姐姐们小,政治手腕也不足,更没有什么支持她的势力。她只有一点比姐姐们厉害,就是她是珊斯鲁巫女之中神圣力相当优异的一位。尽管如此,梅乐洁蓓德也不想放弃争取女王的位子。在珊斯鲁里,女王所生的女儿之中,除了接任王位的公主可以结婚,其他公主都被禁止结婚。也就是说,只有当女王才能结婚生子。其他公主虽然拥有大巫女的地位,却必须终生不婚,如此老死。内战发生的时候,帮助梅乐洁蓓德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陆续背叛她两个姐姐之后选择加入梅乐洁蓓德阵营的狡猾谋略家,也就是现今宰相。另一个就是与她共入爱河的凶悍野蛮人。这个野蛮人以惊人的战斗力,将那些平常就不善打斗的珊斯鲁里人一一平定。他不仅个人战斗力很强,指挥能力也超群出众。谁一旦成为他的敌人,他就会如同对待被捕猎的小动物那般,一点同情怜恤心也没有,他很痛快地杀死他们,是个残忍之人。可是梅乐洁蓓德胜利当上女王之后,情况就整个改变了。并不是梅乐洁蓓德女王抛弃了伊贾喀。原本不太有政治手腕的她历经内战之后,成长了许多,但对丈夫的感情仍十分笃深。可是内战结束之后,完全不重视礼节、不按程序的野蛮人粗鲁的态度开始成为王宫的问题。伊贾喀在听了妻子讲过许多事之后,态度是改了过来,但他却也开始厌烦宫廷生活。为了妻子,这个得小心,那个要注意,结果根本就高兴不起来,连消化也大受影响。比起去睡用最高级的布制成的精美寝床,他似乎比较喜欢躺在路上。所以他才会跑到坎塔帕尔斯港口兜风,结果就遇到了柳斯诺和尤利希。这两个外国人似乎一开始就计划好要去迎合他。他们先慢慢接近他,装作是和他很要好的酒友,然后突然提议一起旅行,绕国家一圈,顺便转换心情。事情就如他们所诱导一样,进行得十分顺利。伊贾喀想到能借口到国内视察而出一次远门,把那些麻烦的神官甩掉,当然是很好的事,于是就答应了,然后他们便开始同行。柳斯诺和尤利希其实是因为无法到珊斯鲁里国内,所以才接近他的。跟着伊贾喀,确实旅行得很舒适,而且当然的,他们也因而得以察看珊斯鲁里各地。然而伊贾喀喜欢到处管闲事,所以为了迎合他的旅行方式,确实也浪费了不少时间。一开始他们很焦急,但后来也疲乏了,干脆就开始享受旅行了。这样绕了一圈下来,他们似乎有了结论。在珊斯鲁里王国,那个带着剑,名叫波里斯·贞奈曼的小鬼并没有来过,而且也没有船从雷米航行到珊斯鲁半岛。看来那个家伙真的是消失在大海另一端了。而且他们也得到一个令人惊讶的收获。在大海的另一端,我听说那里有个住着人的岛屿,但这是行船的人之间流传的消息,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又再追问,随即有了这样的回答:呵呵,本来那些行船人就很会幻想。他们常常都会看到幻想的岛屿。……看来根本就没用。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离开珊斯鲁里,往宁姆半岛方向上去了。听说那里有个伊贾喀的野蛮人朋友,搞不好可以对他们有帮助也说不一定。自从埃尔贝战争之后,野蛮人几乎都被赶出了埃尔贝岛,但事实上他们还是紧紧控制着雷米北海的远洋航海,白水晶群岛与水滴列岛,以及其上方的一大片未知的海洋,想去那些地方,只要有一艘小帆船,就可以到了。所以为了利用他们,绝不可以和这个人分道扬镳。百般阿谀谄媚以及装出弱小的态度,如今已经到了紧贴在身上的地步。为了完美达成任务,他们正处于个性被改造的危机之中。他们两人现在都不知不觉地跟着边吃饭边哼哼唱唱的野蛮人,一起哼唱着歌曲旋律。贺托勒回来了。他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达夫南耳中,不过,第二天他们就直接碰面了。而且是非常巧合,在下山时刚好迎面碰上。贺托勒正要上山,达夫南则是正在下山。他们立刻都看出对方是谁。达夫南想起之前在思可理餐厅,贺托勒装作没看到他的事情,以为这一次他也会这么做。不过,在经过他身旁的那一瞬间,传来了贺托勒熟悉的语气。我好像应该跟你道谢。他仍然还是那副傲慢的语气,但内容已完全不一样。达夫南也停下了脚步。你是指哪件事呢?很多事。首先说的是你救我命的那件事。他指的应该是把怪物收拾掉的那件事吧。不过杀死怪物并不是为了贺托勒才做的。我并不是想救你。没关系。总之如果你没有从那里面跑出来的话,我一定是死路一条。而且之前我已经做出了丢脸的事。达夫南听到这番话,立刻一股沉寂已久的愤怒涌上心头,声音变得有些激昂。哼,你现在是想要我原谅你,让你免罪,是吗?

欢送过程虽不算是很盛大,但三艘船也是在很多人的目送下出发的。他们跟达夫南当初来的时候一样,先经过退潮小岛,在雷米王国的白水晶群岛上岸,再由各组决定上岸的岛屿是哪一个。在很多寻找古代遗物的船只来来往往的埃尔贝岛附近上岸,一般是最不引人注目的方法。伊索蕾不知是为了什么,那一天也出现在欢送的地点。她虽然没有和人谈话,但很多人都特别注意到。她注视着越行越远的船只很久,脸上仍旧如同往常,一副看不出是何种情绪的表情。海风一吹起,她那撮白发很快掠过她右眼角。此时她沉默地想起曾经有个少年问起她白发的事。咦,你不是伊索蕾吗?眼前出现的是阿尼奥仕,就是以前曾用丹笙之名去雷米找奈武普利温的那个白发男子。他回到岛上之后,立刻被任命担任看守码头的职务,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机会遇到村里的人。好……好久不见。从小和奈武普利温亲如兄弟的阿尼奥仕对小伊索蕾的模样还记得很清楚。我将波里斯……不,是达夫南,带来岛上之后,好像是第一次遇到你。来为出赛的孩子们送行吗?对了,你怎么没去参加银色精英赛?伊索蕾只是不说话地笑着。阿尼奥仕看到她背后交叉系着的两把剑,像是觉得惋惜地说道:要是你去,应该可以成为在伊利欧斯祭司大人之后,第二个带着银色骸骨回月岛的人。虽然他一直呆在码头,但看来他对村里的消息也略知一二。其他人也应该可以做得到吧。伊索蕾如此说完之后,脑中浮现出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或许是因为那件事的关系,所以今天她才会来到这里。昨天傍晚,贺托勒来找她。这是他第三次找她了。第一次找她的时候,他先对过去的无礼表示道歉。伊索蕾并不在意他对那件事的道歉,但是她可以轻易看出贺托勒似乎不是为了过去的事而来,而是想讲其他事情。然而,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说出口就走了。就这样,第二次他也是没有什么事却来找她。第三次找上门的时候,伊索蕾露骨地表现出不悦的样子,他只好硬着头皮问她,是否可以让他握一下伊利欧斯祭司用过的双剑。这实在是太荒谬了!她父亲用过的东西对她而言都是很神圣的;特别是剑,那是父亲从小就一直在用,不曾换过的剑,如今她自己使用,这是她特别珍惜的遗物。她会剑不离身也是因为视同里面有父亲灵魂的关系。即使是其他人,她都不允许他们去碰,更何况是他,实在是太过厚颜无耻了!伊索蕾一开始并没答话,在对方提了好几次之后,她才开口简单地说:你现在等于是又再羞辱了我一次。我的剑会代替我答话的!贺托勒的表情实在是很诚恳认真,甚至是有些僵硬。只要一次就行了。伊索蕾把右手绕到身后,握住剑柄。冷漠的面容伴随着一句冷淡的话语: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她打算再重复一次这句话,就要拔剑;可是贺托勒无力地瞄了一眼伊索蕾,就往外走了出去。她也想到了那天白天的事。从戴斯弗伊娜祭司家回家的途中,在大礼堂前的广场上,贺托勒当着许多人的面叫住了她。然后用大家都听得到的音量说话。他说他在银色精英赛一定会为伊索蕾姐姐,还有死去的伊利欧斯祭司大人争取光荣。坦白说,他这样做实在令人啼笑皆非,可笑到了极点。贺托勒如果还记得他之前对伊索蕾做过的事,就不该讲出这种话来。而且他也没有理由讲这种话。他到底是想要什么?即使贺托勒在银色精英赛得到冠军,也与为她父亲争光没有任何关系。况且她父亲的特殊剑法飓尔莱,也只传承给她,除非是她亲自出赛获得优胜,否则根本不算争光。然而,伊索蕾知道选择退居在后才是最好的方法。她还记得在那场因为达夫南失踪而召开的会议中,莉莉欧佩那时的神情。那个女孩……真的占有欲很强。伊索蕾?阿尼奥仕唤回了正沉于思索的她。船只已经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那一端。伊索蕾像是有些伤心地露出一丝微笑,便离开了那里。发现隐形阶梯的石头消失后,伊索蕾每天都去戴斯弗伊娜祭司的家中。然后在达夫南的床前沉默不语地呆上一两个小时。她也没带什么消磨时间的东西,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少年沉睡的脸孔。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