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第29节 并不是三个甜美的人 符文之子(5)染血盛宴 [韩]全体公民熙 云顶集团4008

0 Comment

就在尤利希再也按捺不住,快要爆发的时候,看起来心境不受影响的柳斯诺提出了一个对策。或许是因为这方法太过干净俐落,令尤利希枯萎的精神又恢复过来。他们终于又等到一个情报,一接获消息,他们立刻离开作为指挥总部的旅馆,并告诉伊贾喀,说:临时有急事要离开一阵子,担心有情报再进来,所以麻烦您在此地帮忙等待情报,只要几天就行,可是在我们回来之前绝对不要离开……然后伊贾喀就欣然答应了这两位一向对他很好的绅士。而且脸上还带着他那特有的纯真笑容。他应该还呆在旅馆吧……如果无法让对方离开,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离开。在树下听到声音的柳斯诺小声地回了这一句。可是太小声了,尤利希根本没听到。其实,伊贾喀是不是还在旅馆他们也没把握。因为他们留下伊贾喀离开旅馆已经过半个月了。而现在,他们正好不容易找到好地点,要抓住新来的那一行人。哟咿!树上的尤利希首先发现猎物,轻轻发出暗号。在不远处,两个少年和两名大人正朝着他们这边走来。他们来自第二艘到达埃尔贝岛的陌生船只。原本身体靠着树干低着头的柳斯诺慢慢地走出去。然后将腰上系的剑拔出一半,用沉郁的眼神直盯着对方一行人。实在是不必这么……客气……都已经极力谢绝对方好意了,但还是没有用。他们被一股脑地请去一间相当豪华的起居室,而起居室两边还有两个卧房。虽说是很豪华,但这种风格和波里斯以前在安诺玛瑞住过的贵族豪宅——培诺尔城堡还是差一些,反而比较接近他在故乡奇瓦契司的家。这里看起来确实是大领主的城堡,但比较倾向于防御性结构而非安居乐业型,尽管如此,内部还是作了颇为细心的装饰。里面摆着一张看起来非常舒服的摇椅,有茶几、有擦拭得非常明亮干净的镀金油灯,以及银制餐具之类的东西。而他们,则成了这座城堡的贵客。这所有一切都发生在他们被士兵带到迪坎领主城堡之后,波里斯拿出奈武普利温的剑,说出伊斯德·珊这个名字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礼遇,他们一时无法回过神来,而对方则像是吓得魂飞魄散似地欢迎他们——开始准备丰富晚餐,清扫出最好的房间,拿出换洗衣物,整个城堡都骚动起来。看来奈武普利温在雷米使用的假名伊斯德·珊并不只有领主和他家人知道。连士兵和仆人,似乎都很清楚为何要这样招待他们。因为衣服都湿透了,只好换上他们准备的高级衣服。两人换好衣服之后被带到这间起居室,要他们在准备餐点期间休息片刻。两人在这里都有些尴尬。最后伊索蕾坐到摇椅上。看来他们好像受过他莫大的恩惠。波里斯站在门边,一言不发地看着房间。伊索蕾看了他的表情一眼,随即垂下眼帘,说:你是不是在想以前的事?想到和他在一起旅行的事?不……我在想他一个人独自流浪时是怎么过的。奈武普利温到培诺尔伯爵的城堡遇见波里斯之前,一个人流浪了大约两年,这段时间在大陆四处经历了许多事。想到这里,波里斯心里觉得有些难过。第一次见到奈武普利温时,他是个乐天派的怪人,当时心里灰暗的自己非常喜欢他那乐观的个性。可是后来波里斯却违背了他的期待,让他在那种情况下离开。之后又再相会,然后……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离开故乡独自流浪的呢?这并非波里斯第一次想到这问题。他隐约感觉得到,奈武普利温有秘密瞒着他,也瞒着其他人。但他没有想硬是去问出来,因为他尊重他,这是波里斯的个性。没有任何人将他驱逐出去。驱逐他离开月岛的是他自己。这回应彷佛像是看穿了波里斯的内心想法。他想再问下去时,却传来了敲门声,一名女仆走进来告诉他们餐点准备好了,请他们下去用餐。准备好的餐点多得令两人吓了一大跳。用餐的人不过是他们两人、主人迪坎领主和他的妻子,以及他年轻的儿子,总共五人,可是长达好几米的长形餐桌上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大多数菜波里斯见也没见过。那张长形餐桌四周并没有椅子。可以坐下的地方是在旁边另一处。一张圆形餐桌,铺着一条桌布,上面有个小小的花篮,还有银制烛台以及白色餐具在闪闪发亮。想吃多少就拿多少。两位可能会对此地的用餐方式不熟,我儿子会示范给两位看。请拿着盘子到这里来吧。迪坎领主的儿子看起来大约二十三四岁,是个外表斯文的年轻人。当所有人拿着盘子往长形餐桌那边过去时,他便在两人身旁亲切地对他们说:冷盘子可以先装海鲜。这边有烟熏鲱鱼,那边则是蘸芥末的鲑鱼。两位有没有尝过鳗鱼?如果两位不喜欢海鲜,那边有熏制的火腿。每一样菜都各拿一点之后,走回圆桌。领主和领主夫人也拿了类似的食物。吃完一盘之后,仆人收走餐盘,这一次,年轻人告诉他们热盘子可以拿来装一些肉类热食。

烹煮得十分柔嫩的牛腿肉,加上烤马铃薯、萝卜与苹果磨制成的蘸酱,听说这是雷米首都埃提波流行的食品;他还拿了掺有蔬菜与起司的腊肠烧烤、夹着香甜丸子的牛小排等。等到他们两人拿了一小盘回到餐桌旁,仆人们立刻用小盘子装了一种沙拉端过来。里面都是腌渍的一种小鱼样的东西,年轻人看到波里斯在探头看,便靠过来对他说那盘菜名叫樱草肥。此时波里斯一看对面,就看到伊索蕾正在摇头婉拒领主夫人请她喝酒的模样。在土壤贫瘠的月岛上,因为无暇种植酿酒的谷物,所以岛民们几乎都不喝酒,不习惯喝酒的伊索蕾就算喝上一两杯,恐怕也会出问题。用餐完毕,随即有甜点上桌。卷成圆状的烤苹果派、水果、起司、淋上热巧克力的厚松饼、内层夹了杏仁果与山草莓及蓝莓果酱的酥饼等,只要放到嘴里几小块,就会甜到一定得喝点牛奶之类的东西。时间不够,无法准备好餐点。要是恩人知道了,不知会不会怪我们怠慢了。一听到领主夫人这么说,波里斯才想到该问的事。不,千万别这么说。他借给我那柄剑,只说在雷米旅行时可以受到帮助,我们却没想到是如此盛情的招待。很冒昧地问一下,各位和他有什么关系吗?啊啊……很抱歉……领主夫人拉长声音,身形健壮的迪坎领主就脸色僵硬,开口说道:真的很抱歉,我们只有这件事无可奉告。恩人禁止我们说出去,所以不得不这么做。但是能够遇到认识恩人的两位,就算得以报答千分之一的恩惠,也已经令我们十分感激。身旁的年轻儿子接着说:我们看到两位其实非常惊讶。当然,我们一直都在苦苦等待能有机会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坦白地说,我们几乎以为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机会。以恩人的个性看……两位应该是恩人非常重视的人。一听到伊斯德·珊这个名字,这些人就如此感激了,所以波里斯根本不敢用珊这个姓,而是说自己名叫波里斯·米斯特利亚。万一说是波里斯·珊,搞不好会被强留好几天,不得离开。连伊索蕾也用了米斯特利亚的姓,他们当然也就被认为两人是姐弟关系。反倒是我们,对于两位怎会与恩人如此亲密感到好奇而且羡慕。冒昧请教……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根本不能照实说。波里斯很快地说:啊,很抱歉。我们也是只有这件事……然后,他们就这样,对于无法告知彼此的秘密感到抱歉,连连向对方躬身致歉。银色精英赛少女坐在草地上,红褐色的头发编成一条辫子。她一直抚着没有绑紧的辫子,环视着四周。莉莉欧佩,这里是她不熟悉的地方;虽说这里也属于岛内,她却是第一次来这里。这里……是他们练习圣歌的地方……嵌在地上的白色岩石发出反光,现在没有人坐的空着,因为那两个人已离开月岛。少女想着,他们应该会再回来,而且会一直住在月岛上,接受她父亲的统治,然后,接受她的统治。虽然她这么想,但心中却有些沉重。莉莉欧佩忽地站起来,在草地上走了几步。然后像她以前常会做的那样,轻轻地踮起脚尖跳起舞来。配上她轻哼的曲调,转着圈,头发也随之飞扬起来……这里虽不是她的地方,但没关系。反正整个月岛都属于她。没什么好担心的,也没啥好顾忌的。接着,她心里一阵温暖,想起了他。是爱吗?对于这个问题,很难答得上来。如果硬要说是爱,也可说是一丝非常纤细的感情。如果再深入思考,他既不是多情的人,也不是狡黠之人,更不是有野心的人。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无法给她任何东西。也正是这样她才喜欢他。身为摄政的女儿,并不缺什么。她要的不是更奢侈,也不是更加舒适。正因为这样,所以吸引她的不是能够给她什么,而是她希望能给予对方什么。更何况,他并不是一个幸福的人。她想用自己的力量让他幸福。她是这个世上最想让那个露出不幸表情的人幸福的人。她真心希望他能放松下来,好好休息,在月岛上,在她的土地上。该怎么办才好呢?少女在天地之间翩翩起舞在太阳光底下幸福地舞蹈世间所有故事都结局圆满这土地所有人都过好日子她是个幸福的少女,是可以送出礼物的少女。因此,幸福是很简单的事。她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拥有所有的一切,既无不安的未来,亦无悲伤的过去……成为她的人,就会变得幸福。夜雀啼呜呼唤树林里的舞伴银色月光下不停地舞蹈芍药花低垂的白色山丘上老朋友同吹出绿色口哨波里斯和伊索蕾大约是在中午他们已走了时分,到达安诺玛瑞的芬迪奈领地城堡前方。离开月岛,三个月了。在雷米时,他们好几次遇到能认出奈武普利温的剑的人,受到了热情的款待。波里斯甚至在想,会不会这一切都是奈武普利温早就料到,所以他这么安排,使他们能够旅行顺利。自从他们越过位于罗森柏格关口南方的罗马黎温关口,进入安诺玛瑞之后,这里的道路都修筑得非常好;也就是说,他们可以更舒适地旅行。而气温也开始转为夏天的那种温度,现在已是安诺玛瑞的七月。

这确实是个国藉不清不楚的名字。名字的部分像安诺玛瑞北部人,但姓氏却像奥兰尼公国的人,硬是凑在一起,说是雷米人也有些可笑。如果我无法获得好成绩,反而可能会有辱其名。虽然事情已经过很久了,但还是可能会有人记得……如果是到银色精英赛最初创始国卢格芮,会看到银色精英赛历来冠军的名字都被刻在他们中央市政府的铜版上。可是这次的主办国是安诺玛瑞。而且我相信你会为所有人的名誉,不论是为了我父亲之名,你的老师之名,还有你自己之名,你都会全力以赴。有没有得冠军并不重要。冠军是很重要。不过,我至少要赛到准决赛才行。万一运气不好……说不定还会跟贺托勒那家伙再对战一次。我要是借用了你父亲的名字,就一定要打赢那家伙才行。这样才有借用的价值。雨渐渐停了。滴……滴……滴落的雨水声清楚地传来。名字这东西……如果严格说来,是不能随便借用的。贺托勒没有资格借用那个名字,为了证明这一点,这是最好的办法。伊索蕾光着脚站了起来,往那片不再下雨的树林走去。波里斯一面看着她的背影,一面说:好,那我就用波里斯·米斯特利亚这个名字。为了成就与其名相符的胜利,他要用奈武普利温的剑来达成目的。……伊索蕾听到这句话了吗?她像是感觉到什么动静,将双手移到背后,握住了剑柄。波里斯知道她一向耳朵很灵,于是也很快地站了起来。你们是谁!这里是迪坎领主的土地!从草丛里走出一个人,紧跟着,出现了十几个士兵盯着他们,纷纷拔出剑来。波里斯在拔剑之前,犹豫了一下。这棵树还不错。要不在这里等?坎恩统领的四翼尤利希·普列丹用愉悦的口吻说着,并且抓住树枝往树上纵去。他瞬间就爬上五米高的地方,舒舒服服地坐在粗树干上。你要一直呆在那里吗?柳斯诺·丹恩抬头望了树上一眼,摇了摇手,就直接把身体靠在树干上了。他认为根本不用等很久,而且更没必要埋伏。他打算静静地等候。不知怎么一回事,却不见那个一直与他们同行的蛮族大汉。尤利希像是刚好想到那件事似地,短短哼了几句歌。终于可以放松心情了。他们确实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能放松心情了。从珊斯鲁里到雷米北端的宁姆半岛。那是一段既漫长且痛苦的旅程。他们直到到达雷米蛮族的堪嘉喀部落,取得最后的情报之后,才终于得以和伊贾喀·涂卡斯铁尔分开。那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情报:雷米北海的另一头有岛屿住着一群人。可是蛮族人说那岛屿非常遥远,若非从岛屿过来的人,根本不知怎么走,终究无法接近。所以说,方法只有一种。他们认为波里斯和他的保护人是在埃尔贝岛买了船出海的,于是,他们便在埃尔贝岛和整个白水晶群岛收买谍报人员,布下了联络网。又沿海各个村庄悬赏重金,要求村民如果见到陌生少年从大海另一头坐船过来就立刻通报。之后他们等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就像是放长线钓大鱼的钓客一样,除了不断等待,别无他法。或许是因为赏金太高,偶尔会有人会带给他们毫无关系的情报,除此之外,他们可以说是无所事地一天天地等着。事实上,静下来等待的只有富有耐心的柳斯诺地等着。尤利希等不到一个月就厌烦了,一直想要找出其他办法,不过,最后还是宣告失败。结果,在望穿秋水之下,终于有情报进来,随即尤利希也没跟柳斯诺讲一声,就自己马上行动。他得到情报说,有一艘船搭载两名大人和三个少年而来。虽然这人数多到他一个人不知如何是好,但他还是自信满满地。伊贾喀不知事情来龙去脉,还说要帮他,被他一口气就回绝,独自前去处理,结果却遭到了失败。他虽然一口气就打倒了两名大人,还抓到一个少年,可是紧跟到场的伊贾喀却突然站出来,要他放了无辜的人。虽然尤利希心里火冒三丈,但他一个人没有把握打赢伊贾喀。尤利希擅长突袭,所以要正面对决一定对他不利。而且他们过去一直都假装附和讨好伊贾喀,如果突然改变态度,实在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之前他们跟伊贾喀一起到堪嘉喀族部落时,就发现蛮族中还有人比伊贾喀更厉害,因而对堪嘉喀族可以说是忌惮到了发颤的地步。他们觉得那不是文明人可以打得赢的。所以尤利希只好强忍下来,挤出和伊贾喀在一起时习惯使用的笑容,问那些人知不知道波里斯。然后……什么情报也没得到,只好放了他们。于是,他们计划在得到下次情报之前,一定要先甩掉伊贾喀。现在既然想要得到的情报已经得到,就完全没有必要再跟伊贾喀再一起同行。或许可以要他回珊斯鲁里,或者让他去堪嘉喀族部落,要不然干脆离开他让他一个人旅行……然而,不会察言观色的伊贾喀似乎一直把他们当成是很好相处的绅士,不管他们怎么说都不愿意接受。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