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第八章 透明人的小屋 岛田庄司

0 Comment

www.4008.com,上午的阳光很强,我在那样的阳光下往家的方向走。因为在保健室吃过药了,所以除了胃还有点怪怪的之外,并没有其它不舒服的感觉。偶尔和我擦身而过的大人,都会以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这个时间在学校以外的地方走动,让我觉得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好悲惨。看到家了,我家就在田地的对面。妈妈现在应该在屋子里吧?今天就这样回家,吃一点妈妈煮的午饭后,乖乖地躺在床上休息吧。我这么想着,并且决定等一下回到家里,立刻掀开棉被躺下来休息。因为,我还得好好地想一件事。这个时间回家,妈妈一定会很讶异,所以我到家时,小心地拉动玄关的玻璃门,尽量不要发出声音,然后小小声地说:“我回来了。”没有听到妈妈的回应。我脱鞋走讲屋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背上的书包拿下来后,我又走出自己的房间寻找妈妈。可是妈妈不在家。我家很小,不可能漏看了哪里,看来妈妈是出去了。应该是出去买东西了吧?于是我回到房间,打开壁橱,拉出被褥。正要换睡衣的时候,我突然犹豫起来,便坐在榻榻米上思索。我想到,如果现在换上睡衣,很可能今天就不会再出去了。其实我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正常,一直待在家里躺着的话,一定很无聊吧?我觉得那样太亏待自己了。我可不想在房里躺一整天。马上就是吃午饭的时间了,虽然我现在还不饿,但是到了吃饭时间还是得吃点东西,一直待在家里的话,是没有东西吃的。我想去告诉真锅先生,让他知道我现在回到家了。于是我走到玄关,重新穿上鞋子,顶着快到正午的大太阳,走出家门。我信步走进真锅印刷厂,靠在印刷室的窗户上,看着印刷室里的情形,真锅先生不在印刷室里。印刷室的窗户很大,所以我可以一目了然地看清楚里面的情形。我的耳朵听到印刷机转动的声音,印刷室里只有卯月君在看顾运转中的机器。于是我绕到后院的小屋前。小屋的门没有上锁,所以我想真锅先生或许在屋子里,便走到门的前面。锁头没有挂在门上,如果门闩也没有拉上的话,这个门总会微微地往前推出一公分左右的缝隙,此时只要靠在门边,就可以看到门内的情景。我站在门边,看向屋内。我想,如果真锅先生在里面的话,我再出声叫我先是蹒跚地倒退了几步,离开了门边,然后一个转身,往家的方向跑去。当我跑到家与真锅印刷厂交界的花丛时,有人大声地叫住了我。“小阳!”我回头看,真锅先生已经从屋内出来,站在门旁叫我。妈妈并没有出来。我再度转身要跑回家,真锅先生快速从小屋的门边跑来,追着我。“小阳,等一下。”真锅先生一边喊着一边跑向我,并且在我快到家的时候,捉住了我的左上臂。他的力量很大,让我觉得手臂很痛。“好痛!”我大声叫,并且用力地甩掉他的手。“啊,对不起。”真锅先生说。他又说,“小阳,你怎么了?”真锅先生的呼吸有一点急促。我没有怎么了,我心想。我的心脏跳得好快,无法控制的不快感,让我觉得不太舒服。“你怎么没有去学校呢?”真锅先生问。“今天早上我在教室里吐了,所以老师让我提早回家。”我说。“怎么了?吃坏肚子了吗?”真锅先生担心地说。“不要你管!”我说。真锅先生哑然地看着我。“我妈……”我说。我很激动,也很生气,可是,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你妈妈……”真锅先生说着,好像很挣扎的样子,“我对你妈妈……”很明显的,真锅先生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想说的话。“小阳,我……”真锅先生才开口,我就打断他的话。“你怎么可以对我妈妈那样!”我说。我还是小孩子,并不了解真锅先生和妈妈那些动作的意义。可是我认为女生被那样对待,一定会很不高兴。学校里有些男生会掀女生的裙子,那些男生被认为是最差劲的学生,他们功课不好,粗鲁又肮脏,很被瞧不起。想到妈妈竟然也像女同学一样被掀裙子,我就气得全身发抖。所以那时我只觉得自己的妈妈被人无礼地欺负了,那是绝对不可原谅的行为。我完全被愤怒的情绪控制住了。而且,做那种事的人竟然是真锅先生!他是一个大人,而被欺负的人是我的妈妈。这怎么可以?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那可能是妈妈自愿的。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并不是班上的女同学。可是我那时的想法是:绝对不可以让人看到自己的内裤,而真锅先生竟然对妈妈做了那样的事!“对不起,小阳。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妈妈。”如果是平常的话,真锅先生这些话一定对我别具意义,但是那时我只觉得他在说谎,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我认为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就不会做那种事。因为我就绝对不会去掀班上我喜欢的女同学的裙子,会被我掀裙子的女生,一定不是我喜欢的女生。“你骗我!”我第一次用这种粗鲁的态度和真锅先生说话。“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真锅先生痛苦地说,但是我一点也不在意他的感受。“你喜欢我妈妈,所以才会杀死真由美小姐吗?”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呆住了。他在原地站了半晌,才说:“为什么我要杀死……”“因为我妈妈要你杀死她。”真锅先生听了我的话后,似乎深受打击,不发一语地呆立着。“我知道,我终于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那些像谜一样,让人想不通的事情,都是真锅先生你制造出来的。”真锅先生不发一语。他眉头紧蹙,静静等待我接下来的发言。“我竟然还那么相信你。”这句话我说得很小声,真锅先生因为没有听清楚,而“唔?”地回答。“那天晚上——二十日的那天晚上,真锅先生吃了可以变成透明人的药,然后去了G市艾尔辛诺饭店的401号房。因为你变成透明人了,所以谁也没有发现你。你进入401号房后,摇醒还在睡觉的真由美小姐,让她也吃了变成透明人的药。于是真由美小姐也变成透明人了。”真锅先生好像大吃一惊般地睁大双眼,那种表情好像在说“真是不敢相信”。看到真锅先生那样的表情,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猪测是正确的。“你把她带出401号房。当时你们身上都没有穿衣服,是全裸的,因此你们是完全透明的,所以不管是饭店里的员工,或是饭店里其他客人,都看不到你们两个人。”真锅先生只是沉默。“只有这样做,才有可能发生那样的失踪事件。”我很肯定的说。这是我在误健室床上想出来的结论。“然后,你们两个人就来到F市。因为你们彼此也看不到对方,所以你并不知道真由美小姐途中曾经和你分开,跑到我家的事。她用棉被压着正在睡觉的我,想要进行报复。可是,她最后并没有杀死我,因为我没有做什么让她恨到想杀死我的事。所以……”我暂时沉默下来,思索接下来要怎么说。以前真锅先生说过,变成透明人的药的药效是五个小时,真锅先生一直在等待我往下说,我可能沉默太久了,他便忍不住开口催促:“然后呢?”“然后,你就把真由美小姐带到佐多岬,用刀子刺死她,并且把她的尸体推落到下面的礁岩海面。”真锅先生点了一下头之后,又是长长的一阵沉默。我认为我所说的就是事件的真相。只有我能破解这个事件的真相,所以说完上面的话后,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不过,我对真锅先生的愤怒,却越来越强烈。真锅先生一直不说话,持续沉默着。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承受这样的沉默,所以心情变得很糟。“我要回去了。我今天很不舒服。”我说。“小阳。”真锅先生说。“干什么?”“小阳,你真聪明,我很佩服,真的很佩服。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你如果去外国的话……”“我不要去了。”我断然地说。“唔?”“我说我不要去了。我才不要和你去外国。”一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露出悲伤的表情,并且闭上嘴巴。他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要杀死真由美?只因为你妈妈要求我那么做吗?”真锅先生说。“因为你恨她。”我说。“我恨真由美?”“对。并不是因为妈妈要求你,而是因为你恨真由美小姐。”“你认为我恨真由美?”“你打过她的头。不是吗?”真锅先生悲伤地看着我:“那是因为……因为她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我才会打她。”“你说你是为了我吗?”“是的,我为了你,和你的妈妈,我们一起去外国吧……”“我不要去!”我又说了一次不去,心想:真锅先生真是不死心呀!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不去了吗?“我妈妈也不去!”我又加了这么一句。“你讨厌我吗?”真锅先生用微弱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讨厌!”我很清楚地说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而且,你也不喜欢我妈妈,所以也不喜欢我,更不会重视我们。”我的话让真锅先生一时无言以对,好一阵子之后才说:“小阳,你真的把我想成那样吗?我是这样的……这样的为你们着想,每天都想着如何让你们有更好的生活……”我看到真锅先生的眼眶里闪烁着泪光。“你知道我是多么为你们着想吗?我每天都在想怎么让没有爸爸的你能够过得更快乐,怎么做能够让你得到更多喜悦。我总是随时在想这些问题,也准备全力为你而活。可是,你竟然这么说……我一直努力地想保护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伤害,所以才会不能原谅真由美说了那些话。你还小,任何事都和你无关,可是她却因为恨你妈妈,就对你说了那些残酷的话,所以我才会动手打她。”※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所以你就杀死她。是吗?”我说,“因为杀死她,妈妈会被警察抓走,那不是更危险吗?真锅先生是为了逃避警察,才想去外国的。可是一个人在外国会很寂寞,所以你想带妈妈和我去。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们,你只是在为自己着想。”积蓄在眼眶中的沮水终于决堤而出。我看到大颗的沮水从真锅先生的眼中滑过脸颊。真锅先生咬着嘴唇,轻轻地、非常无力地摇摇头。我第一次看到真锅先生这个样子,他一向是有精神、开朗、充满信心的人,然而现在的他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木然地呆站在那里。我也一样,愤怒的情绪与意外的打击,让我变得不像原来的我。真锅先生叹了一口大气,然后擦掉脸颊上的泪水,一边吁气,一边说:“这该怎么说呢?一个人确实会很寂寞……可是真的是那样吗?你妈妈……”真锅先生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地说,“这难道是天意吗?”听到真锅先生这么说,原本沉默的我便说:“什么意思?”“小阳,我一直很犹豫,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看来所有的事情都是早有定论的。既然如此,就这样吧!我再怎么犹豫也……还是不行的。”说到这里,真锅先生轻轻一笑,然后再说,“我太自作多情了。看来完全不是那样。不过,就这样吧!所有的事情都决定好了。谢谢你让我了解到这一点。你妈妈好像也不是很想去外国,她说如果小阳想去的话,那么她也会去。所以……既然你的结论是这样,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谢谢你,小阳,这样我也好下定决心。不过,有一件事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深深爱着你们,谁也没有办法取代我对你们的爱。”我低头想着真锅先生说的话。但是,我觉得现在还是没有办法相信他。“我要回去了。今天我不太舒服,我生病了,我要躺在床上休息。”我说。“嗯,这样吗?好吧,回去好好休息,万一病请加重,就不好了。”真锅先生说。“再见……”我转身,背对着真锅先生。“小阳,你能相信我吗?”真锅先生落寞地说着,但是我完全不予理会,“小阳。”真锅先生又大声地叫我,这次我回头了,并且看见真锅先生的眼中满是泪水,“小阳,我现在就和你说再见,我决定自己一个人走了。”“你要去哪里?”“去外国。小阳,你要好好照顾你妈妈,随时帮助她,从此以后,你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拜托你了,请你也帮忙我照顾她。”因为我和他的距离已经有点远了,所以他大声地喊着。“那印刷厂怎么办?”我有点讶异地提出问题。“要卖给别人。”我不相信这句话,因为我认为事请应该不至于此,这是真锅先生用来威胁我的话,“这些日子我很快乐,真的。或许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这个小城市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能够认识你们母子,和你们一起在这里生活,真的让我觉得很快乐、很幸福。谢谢你了。”可是,我仍然背对着说这些话的真锅先生,并且离他越来越远。我认为他在威胁我,以为说那些话就可以改变我的决心,和他一起去外国。他说那些话的用意,不仅是希望我改变心意,和他一起去外国,也希望我不要去报警。我心里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二十一日天亮以后,果然一切如我昨天夜里想的那样,什么事情也没有了。没有人影,也没有浮在半空中的眼睛。所有让人在夜里害怕,而且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到天亮,就好像都是梦里才有的东西一样。不过,身体被棉被重重压着的真实感与疼痛感,即使很久之后,还是很情楚地停留在我的身上。二十六日那天吃过午饭后,我在家里看电视的午间新闻报导。G市的拱廊商店街突然出现在电视机的萤幕上,一群拿着麦克风的媒体记者、主持人,包围着步行中的筱崎大一。筱崎先生的表情明显地很不愉快,还有点生气。“筱崎先生,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一个站在离太一比较远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提出这个问题。“回答?要我回答什么?我知道的事情,早就都说过了。”筱崎说。“你只说过辛岛真由美小姐在你睡觉的时候不见了。对吧?”这个发问的人,是常在电视上出现的一位谈话节目主持人。“没错。你的意思是我还有什么没有说吗?”听得出来筱崎生气了。“因为有人说辛岛真由美并没有从401号房出来呀!有人看到她进去了,却没有人看到她从里面出来。”“是吗?那又怎样?”“401号房是间密室,没有人能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那又怎样?”筱崎说。“实际上的情况只有你知道吧?当时只有你在她身边。”“我说过了,我什么也不知道。”筱崎说。“什么也没有看到吗?”“没有看到。”“为什么?”“因为我在睡觉。”“可是躺在你身边的女性不见了,你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在常理上说不过去吧?”主持人说。“可是事实就是那样。”“一般来说,躺在身边的人稍微动一下,就会有感觉的。她就躺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吧?”“没错。”“这样的话会惊醒吧?”“这很难说吧,当时我睡着了,所以什么也不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筱崎先生。”另一个人以劝说的口气说,“你就老实说吧!你一定知道些什么事吧?请不要隐瞒了,告诉我们吧!”这个人一说,其他记者们便一边走,一边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大家都这么认为,全日本的人也都这么想。时间拖太久的话,大家对你的印象会越来越不好哦。”“你们在说什么?到底要我说什么?”筱崎生气地说。“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觉得我知道什么事?”筱崎先生的声音变大了。“因为这件事大奇怪了,不管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的。即使是小孩子,也会觉得奇怪吧?”“要编故事的话,也要编得好一点嘛!”这句克满嘲讽意味的话,让在场的媒体记者、主持人统统笑了,“只有小孩子在编故事才会说‘我睡着了’。”“我睡着了,所以妈妈在我身边做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有人这么说时,大家又笑了。“你们够了吧?我是受害人呀!我的未婚妻不见了,最痛苦的人就是我呀!”※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那么你为什么要逃避我们呢?为什么不肯接受我们的访问?如果你心里没有鬼,就用不着躲着我们了。”另一个主持人正经地说着。“现在的情形就是你们所说的采访吧?竟然把我逼到马路上了。”筱崎说。“因为你老是在躲,我们只好这样追你啊。”“你不逃避的话,我们就用不着这样追着你跑了。”记者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筱崎终于露出了厌烦的神色。“我已经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还要叫我说什么?”“请你说说辛岛小姐为什么会消失的原因。”“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呀。你们应该去问警方啊?为什么要问我?我最爱的人被杀死了呀!”“她真的是你最爱的人吗?”听到有人这么说,筱崎停下脚步:“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你好像有很多最爱的人。不是吗?”这句话又让大家笑了。“有吗?在哪里?”“在哪里?不是G市的那些夜店里吗?”大家又是一阵笑,还频频点头。“除了真由美外,你和铃井的其他小姐也很熟吧?我们只是不便说出人家的名字。”筱崎一时语塞。“辛岛小姐对你展开激烈的追求,你是因为她的追求,才和她在一起的不是吗?”“小阳!”是妈妈的声音,“关掉电视!你的作业写好了吗?今天看书了吗?暑假快结束了哟!”“我写好了。”我说。“那不是小孩子看的电视,快关掉!”确实是对小孩没有益处的节目,于是我关掉电视。“筱崎先生真可怜。”我和真锅先生并肩坐在千滨海边的沙滩上时,真锅先生如此说,“大家都怀疑他是杀害真由美的人。”“真的吗?”“嗯。因为他太爱逛酒店了,老是喜欢在夜店里喝酒。”“太爱逛酒店不好吗?”“也不一定是那样啦。主要是他认识太多女人了。毕竟一般人还是很重视个人的行为举止。”“你觉得凶手不是筱崎先生吗?”我说了这句话后,真锅先生就看着我,问:“小阳觉得呢?”“我不知道。可是我觉得不是他……”我说。“为什么?”“因为我觉得那不是人类做得出来的事,筱崎先生当然也做不出来。”“是呀。”真锅先生同意我的说法。“真由美小姐真的是混进地球的外星人吗?”一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好像吓了一跳似的看着我。当时正好有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电视节目。“你为什么会这么说?”被真锅先生这么一说,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不容易才想到一个答案:“是她自己说她是外星人的。”真锅先生静静地看着我,好像在想应该怎么回答。他想了一下子之后,终于说:“小阳,你说的没错。”“哦?真由美小姐真的是外星人?”“嗯。”真锅先生点头回答,但我却因为这个答案而感到毛骨悚然。我想:果真是那样呀!“妈妈希望真由美小姐死掉呢!”我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看看真锅先生的表情,觉得他好像想问“真的吗?”,不过,最后他还是保持沉默,没有开口。其实,我之所以会那么说,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因此很想问真锅先生:真由美小姐是不是你杀死的?对小孩子而言,大人做的决定都是绝对正确的事,不管是杀人或被杀都一样。因此,我心中并没有批评妈妈和真锅先生的想法。真锅先生很讶异地看着我,好像在问:“你怎么知道?”“但是,你妈妈是不会杀人的。”真锅先生说。“那么,到底是谁杀的呢?”真锅先生不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远方的地平线。过了半晌之后,他才说:“不知道呀!不过,杀人的人一定会得到报应的。”我默默听着他的话,心里咀嚼着他话中的含意。接着,真锅先生好像在呻吟般地说,“杀死真由美的家伙,一定会得到报应的。”我有点不能了解真锅先生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我觉得他和真由美小姐的感情并不好,还曾经打过真由美小姐的头,他或许也很希望真由美小姐死。“那个家伙……是人类吗?”因为我心里想着凶手或许是真锅先生,所以才会这样问。如果凶手真的是人类,我认为只有真锅先生才办得到。“不知道……”“真由美小姐为什么会从房间里消失呢?”我说。真锅先生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摇着头说:“唔……谁知道呢?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这种奇怪的事,一般是不会发生的,所以才会惊动媒体。”“真锅先生也不知道吗?”“嗯。”真锅先生虽然这么回答,但是我不相信,因为当时的我,认为真锅先生是无所不能的。“那毕竟不是人类做得出来的事呀!”我说,“真由美小姐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带离饭店的房间,又在谁也没有看到的情况下,被带去那个海岬了。”“如果那不是人类做得出来的事,你认为那会是谁?”真锅先生问我。“是外星人吧……”我说。“唔——外星人吗?是吗?”“外星人是像幽灵一样的东西,人的眼睛看不到它,而且拥有很可怕的力量……”我一边想着昨天晚上的经历,一边说着,“因为谁也看不到,所以才能把真由美小姐从饭店的房间带出去。这是人类办不到的事。”“是吗?”真锅先生问。“警察抓得到凶手吗?”我说。“小阳认为呢?”“我认为抓不到。因为那是外星人。”我说。真锅先生默默地点了头。“真由美小姐是怎么从房间里消失的?有人可以解开这个谜吗?”当我这么问的时候,真锅先生坚定地摇了摇头,很清楚地说:“绝对解不开吧!”“永远吗?”我很惊讶地问。“大概是永远。那一定是永远解不开的谜,不管是谁都解不开。”“哦。”“没有人能够解开那个谜的。”我很失望,因为我最想知道的,就是真由美小姐是怎么消失的。“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真多呀!”“小阳,这个世界确实有很多奇怪的事,人类和我们这个世界,只是宇宙里的一小部分。”听到真锅先生这么说后,我终于忍不住地想把昨天晚上发生在我身上的奇怪经验说出来。“昨天晚上,我碰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我觉得很奇怪,又觉得很害怕,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情形。”“是什么样的事?”真锅先生问道。于是我把昨天夜里发生的事,对真锅先生说了一遍。不过,我并没有说出听到妈妈在窗外讲话,和看到真锅走进印刷厂那间小屋的事。我只说自己一个人睡觉的时候,突然有看不见的手,压住盖在我身上的棉被。真锅先生一直安静地听着我说,直到我说完了,才说:“嗯,确实是很奇怪的经验。”我点点头。老实说,我很害怕今天晚上又要自己一个人睡觉了,但是,这种话我说不出来。“听你这么说,你认为是那个幽灵,把真由美从像密室一样的饭店房间里带走了吗?”真锅先生说。“那是幽灵吗?”我说。昨天晚上强烈的恐俱感,在我心中复苏了。真锅先生的样子好像是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所以一直在沉思。还有,他也一直看着我的脸,好像想说什么,但看到我一脸害怕的表情,为了避免我惊吓过度,而欲言又止。“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他只这么说。但是我听了之后,却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小阳,我们不要说这个了,说点别的吧!”真锅先生这么说,我连忙点头。※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小阳以前说过想去外国吧?”真锅先生问。“嗯。”我说。“那你想去什么样的国家呢?”真锅先生用轻松的口气说着。“什么样的国家?”“例如说是非常干净,像理想国一样的国家。那里的路上没有垃圾,全国开满漂亮的花朵,到处飘着花香;冬天下雪的时候,远处的山头堆积着白雪,像图画一样美丽;河流和水池冻得结冰,成为溜冰的最好场地。在那样的国家里,做什么事都不用钱,一切都是免费的。”“哇!”“生病的时候,即使去看医生也不用钱。所以,那个国家的人很少生病,生重病的人更少。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子,都活得很健康。”“噢!”“不只看病不用钱,吃东西也不用钱,因为国家会分配食物给每一个人。上学读书当然也不用钱,所有学习的费用都由国家支出。从学校毕业,开始工作的人,也都非常认真,并且得到平等的工资。女人拿的薪水和男人一样,不会比男人少。所以,那里的女人不会像小阳的妈妈那样,为了负担家庭的开销,晚上还得出去工作,为男人倒酒。”“那里的女人不必为了讨生活,而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现在我们这里有非常有钱的人,也有穷得没饭吃的乞丐,但是那一国没有这种情形,因为大家都拿同样的薪水,所以没有贫富的差距,也没有贵贱的分别,所有的人一律平等。在那种情况下,当然就不会有穷人,也不会有人饿死,因为大家都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在那里的老人除了会照顾自己家的小孩子外,也会一视同仁地照顾邻居的小孩,并且以长者之姿,引导未来的主人翁,教导大家互助合作,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哦?真的有那样的国家吗?”“当然有呀!那就是理想国。那里没有人因为贫穷而起盗心,更没有人为了钱财而杀人。抢夺他人钱财、拿钱指使人做坏事,都是绝对不应该有的行为。因此那个国家里没有犯罪的人。未来的日本一定也会变成那样的国家。”“真的吗?”“嗯。总有一天日本人也会发现人是生而平等的,不该有些人过着好日子,另一些人却生活在悲惨之中。每一个人应该都一样,不可以有能力和评价上的差别。日本终究也会变成那样的国家,到时日本境内就没有穷人了。日本人不是傻瓜,一定会发现到这一点的。日本人都很善良,不会像电视媒体那样整人,更不会因为别人的不幸而沾沾自喜。”“嗯。”“小阳,你想去那样的国家吧?”“我吗?我可以去吗?”我惊讶地说。“小阳当然可以去,谁都可以去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那个国家的人民,那是所有人的国家,是所有人的梦想之国。”“但是,我妈妈怎么办?”“你妈妈当然也一起去呀!她不去是不行的,因为不管那梦想国有多么好,也不会让小孩子独自前往的。所以你妈妈当然要和你一起去,她还要做饭给你吃,照顾你。”“真锅先生你呢?”“当然也要一起去,并且和你们在一起。到时候我就可以和小阳及小阳的妈妈永远在一起了。”“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我们现在不就在一起了吗?”我点点头。“怎么样?小阳,要不要一起去?”真锅先生又说,并且专注地看着我的脸。“那里开满了花吗?”“嗯,全国各地都有花,而且到处飘着花香。春天有春天的花,夏天有夏天的花,即使是秋天和冬天,也会有花朵盛开。那是一个重视花的国度,一年四季都开着花朵。”“那么妈妈一定会很高兴,她最喜欢花了。”“我保证她一定会喜欢,而且她也会很想去的。怎么样?小阳要不要去?”“好呀,我要去。”我点头答应。但是,又立刻想到一个问题:“可是……我不会说外国话怎么办?那里是外国吧?”“外国话很容易学。那里的话和日本话很像,你很快就可以学会,很快就会说了。那里的话很像日本的方言,是非常优美的语言。”“哦?是吗?”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那么,如果你妈妈说要去,你也会一起去吧?”“嗯,如果可以和真锅先生一起去的话。”“我会和你在一起的。从此以后,我会永远和小阳在一起,直到死为止。”真锅先生强调地说。有真锅先生在一起,我就有勇气了。我觉得,只要有真锅先生在身旁,就不会发生昨天晚上那种可怕的事。“昨天晚上我真的好害怕。”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便肯定的说:“以后不会再发生那种可怕的事了。”“哦?真的吗?”“真的。”“可是,真由美小姐那样的事……或许还会发生吧?”真锅先生很认真地摇摇头,说:“绝对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那是最后一次。”“是吗?”“是的。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了。”“可是,那个谜还没有解开吧?”我的问话让真锅先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慢慢的点点头,说:“是啊,那个谜解不开了吧!”我也点头同意真锅先生的意见。接着,真锅先生看着我,开始说出令我感到讶异的话:“如果有人能解开那个谜,那么解开谜底的人,就只有小阳你了。”我讶异地看着真锅先生,和一直看着我的真锅先生四目相对。第二学期开学典礼的前一天,筱崎太一被逮捕了。因为警方在筱崎先生汽车后座里,发现了一个装着开山刀的纸袋子。筱崎先生的车子是掀背型的,没有放行李的后车厢,所以一些杂物都放在后座椅子上。装有开山刀的纸袋,被藏在后座的椅子下;而且,检验沾黏在开山刀上的血迹时,发现开山刀上的血液血型,与当时一般人都还没有听过的DNA,都与辛岛真由美的一致。电视台立刻大肆报导这件事,并且几乎从早到晚都在谈论这个话题。当我知道真由美是被刀子杀死之后,又一次震撼了我的心灵。死亡虽然让我感到震惊,但是出现了与死亡有关的刀子和血迹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更是活生生的冲击。那天下午,我去隔壁印刷厂找真锅先生。印刷厂旁边小屋的门没有上锁,但是我并没有推开门,只从门缝往里看。我知道真锅先生不在小屋里,而原本放在小屋中央桌子上的那个制作透明药的机器,已经不在了。真锅先生在印刷厂里,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电视,卯月君则独自看顾着转动中的机器。电视正在播报新闻,而且如我所想的,是和筱崎先生有关的新闻。真锅先生一看到我走过去,就很高兴地把手举起来,说了一声“嗨”,并且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我去那里坐。我坐在真锅先生旁边。出现在电视萤幕上的,是一个拿着麦克风的记者,他站在警察局的门口,对着镜头向电视机前的观众说:筱崎否认自己杀人,死者从饭店消失之谜至今仍然无解。我看了电视,正想说话时,真锅先生却举起右手,靠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要我不要说话。于是我也只好竖起耳朵,继续听电视到底在说什么。记者又说了警方获得通报,在筱崎的车子里找到刀子等事。新闻播报员报导别的新闻事件时,真锅先生才回过头来,笑笑地看着我。真锅先生的脸部肌肉非常结实,一笑起来,两侧的脸颊就各自堆起一坨肌肉。我非常喜欢他的这个表情,每次看到就觉得很安心,甚至觉得一天没有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就会心神不定。“凶手果然就是筱崎先生呢,电视都这么说了。”我有点不舒服地说着。筱崎先生曾经生气地对记者说“我也是受害者呀”,以此来反驳记者们的指控,没想到记者们还是说对了。我只是个孩子,毫不怀疑地认定被逮捕的人一定就是凶手,所以我觉得筱崎先生很奇怪。可是,听到我那么说后,真锅先生的笑容消失了,他摇着头,说:“我觉得不是。”“唔?不是吗?”我很讶异地说,“为什么呢?”“他们捉错人了。”真锅先生的表情很严肃,他又说,“筱崎先生不是凶手。”“哦——如果真的抓错人了,那不是不得了了吗?”我说,“可是,你怎么知道呢?”“因为那不是人类做得出来的事呀!不是吗?小阳。”真锅先生说。我马上想到:对呀!“筱崎先生是人类哦。”“筱崎先生会在被误会的情况下,被处死刑吗?”我问。“应该不会处死刑,不过……一定会被关在监牢里。筱崎先生不是凶手,却被陷害成凶手了。”“是谁陷害他?”我的问话让真锅先生沉思了片刻。他叹了一口气之后,才说:“当然是坏人在陷害他。那是个不可原谅的家伙。”我讶异地看着真锅先生的脸。笑容很快又回到真锅先生的脸上,他说:“小阳,明天要开始上课了吧?”“嗯。”我点头说。“高兴吗?”我歪着头,想了一下,才说;“唔——有一点点。”“都准备好了吗?作业写完了吗?”真锅先生问。“写好了。”“很好!小阳是个优秀的孩子,即使到了外国,一定也会成功的。”“外国?”“嗯。小阳会和我一起去吧?”“啊,唔……”我虽然口头答应,但是心里却有种不安的感觉。我确实想去外国,可是我以为那应该只是暑假中的一趟旅行。然而听真锅先生的口气,好像是要一直住在外国的样子。这是我没有想过的情形。真的要一直住在外国吗?真的可以那样吗?这些想法占满了我的脑子。“怎么了?小阳怎么突然变得没精神了呢?”真锅先生边笑边说。“那样的话,我就不是日本人了吗?”我不安地问。“嗯,就会变成那个国家的人吧!”真锅先生理所当然地说着。“哦。”“你不喜欢那样吗?”真锅先生问,我摇摇头,然后才说:“不是。不过,一定得问问妈妈才行。”“嗯。以后再问就行了。”真锅先生轻松地说。但是这时我心里的想法是:真锅先生,你太不了解我妈妈了,她连邻近的城市旅行都不想去,怎么会想一直住在国外呢?不过,我也不好当场就否定这件事。“如果变成那样,还能回到日本吗?”真锅先生听到我这么说便笑了,还说:“当然了,又不是被关进监牢里。”回到家后,我和妈妈讨论这件事,期待着妈妈的回答。“我们可以去外国吗?”妈妈很快就回答我了:“去外国也不错吧?”妈妈的回答让我很讶异,因为我没想到妈妈会这么说。接着,妈妈看着我,继续说:“小阳不想去外国吗?”我因为讶异而变得沉默,但听到妈妈的问话,我立刻开口说:“不,我想去外国。可是,去了外国,就会变成那个国家的人吧?”我把刚才的担忧说出来,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心跳变得好快。从妈妈的话语里,我感觉去外国这件事的可能性似乎很大了。“是吧!”妈妈小声说着。我仍然非常震惊。刚才妈妈的语气虽然干脆、痛快,但干脆、痛快中似乎又有一种奇妙的绝望感。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妈妈感到绝望呢?“不能只是去玩就好吗?”我说。“这个……”妈妈又先是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停顿下来。我是第一次和妈妈讨论这件事情。妈妈一向不喜欢变化,现在竟然说出“去外国也不错”这样的话,真的让我非常非常讶异。平常不管我说想去哪里玩,或者只是说想去看电影,她都可以找到许多理由来反对,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她是一个不喜欢冒险的大人,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主义,让小孩子觉得非常乏味。可是,这样的她,竟然会觉得“去外国也不错”。是什么事改变了她呢?“为什么一定要变成那个国家的人呢?”我问。这是我一直不能释怀的问题。外国,应该只是去旅行的地方而已吧。“如果想长久在那里生活的话,就必须成为那个国家的人吧。”妈妈说。“可是,为什么要在那里生活呢?不能就在这里生活吗?”“小阳,你很喜欢这里吗?”妈妈盯着我问道。我不置可否地唔哼了一下,说;“并不是太喜欢啦,只是……”我确实不大喜欢现在的生活。老实说,我并不是非待在这里不可,我只是觉得不安,因此排斥要在外国定居这件事。“不管外国有多好,小阳都只想待在这个国家吗?”“听说外国是个到处都有花的地方。”我说。“即使是那样的地方,小阳也还要待在这里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妈妈的问题。对我来说,现在这个地方确实一个优点也没有,我不喜欢现在住的房子,而且也没交到什么朋友,况且我们家里缺了男主人,也没什么钱。我会想住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真锅先生住在隔壁,所以说,只要有真锅先生在,应该去哪里都好。“住在这里的话,以后怎么办呢?万一生病了,那该怎么办?”妈妈断断续续地说,“我不能永远做这种夜店的工作吧?”“这里也有花……”我只回了这么一句。

有一天黄昏,妈妈出去工作了。我写完当天的暑假作业后,就跑到隔壁的真锅印刷厂。真锅先生正好不在印刷室,机器也都停开,只有卯月君一个人默默地在弄机器。我正想问“真锅先生在哪里”时,机器突然开始运转起来,于是我没有出声,便独自走到楼院。因为那间小屋门上的皮包锁是关着的,所以我想:真锅先生一定在里面。于是我快步往门那边走去。那扇门的门锁一旦开着门多半会往前松开一公分左右。我把脸靠在那一公分宽的细缝上,往里面看。我看到两个男人的背影,他们围在之前我说过的、我觉得很奇怪的黑色机器旁边。此时黑色机器的上盖是开着的:他们一边看着机器里面,一边非常专注地交谈着。只是,他们明显压低说话的声音,所以我听不到他们在谈论什么事。我觉得他们的样子有点奇怪。机器突然转动,让我吓了一跳。机器振动所发出来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和印刷机的声音很像。因为我靠在门上,一受到惊吓就振动到门,门内的人因此警觉到我的存在。他们两个人像弹起来一样,快速转头看我这边,一副想要冲上来打人的样子。他们那种样子,让我再度吓了一跳。和真锅先生在一起的那个人,以前我也在印刷厂见过几次。他个子比较高,一副自以为是、很骄傲的样子,所以我不大接近他。真锅先生快速地走过来,一手抓着门对我说去印刷室的沙发那边等我,快去!他说得又急又严厉,声音也很沉重。以前他从不会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我才稍稍退后一小步,门立刻被关上,接着我就听到闩门的声音。真锅先生第一次用那样严厉的口气对待我。以前他也会叫我做这个做那个,但从来不是用这种命令的口气。因为我一直认为他是个绝对温和的人,而且是我真正的朋友,所以一时之间我愣住了,竟然不知如何反应才好。我在门口呆站了一会儿,还因为受到这个打击,掉了几滴眼泪。小屋里面的机器好像仍在运转,声音传入站在门外的我的耳中。我离开小屋的门前,准备如真锅先生说的那样,去印刷室里等待。但是我忐忑不安地晃到印刷室门口后,却突然不想进去,也不想坐在沙发上等真锅先生回来,便靠着墙站着。那片墙位于阴暗处,满凉快的。我就站在那里,听着蝉鸣。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一个高亢的声音,对着我说:“你呀!还在这里晃吗?不要打扰大人的工作,快点回去读书!”是真由美小姐。她原本站在印刷室的入口,现在慢慢地朝我走来。“这里不是你家,你明白吗,你家在那边呀!不要把别人家当成自己的家,老是跑到别人家里。为什么一天到晚都在别人家玩呢?不用写作业吗?”“我写好了。”我说。其实我并不想回答她,但是她那种责备的口气,实在和妈妈太像了,所以我忍不住脱口而出。“那么功课预习好了吗?复习好了吗?学生的本分就是用功读书,不是吗?好好用功读书!”她没有想到我会顶嘴,所以越说越生气。想要责备我的话,随便就可以找到好几个籍口,可是现在是暑假,用预习复习功课的籍口来责备我实在很奇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竟然敢顶嘴,太傲慢了。我们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可是很伟大的哟!”真由美说着,突然骄傲地笑了。接着,她又说了一句奇怪的话,“因为我是从外太空来的香具野公主。”“香具野公主?”我说。“对。我们店里都知道这件事。快点回去!你家在那边!”我的背离开印刷室的墙壁,正要朝自己家走去时——“真由美!”一个严厉的声音适时出现。真锅先生独自从小屋出来,并且毫不犹豫地往我们这边走来,同时对着真由美叫道:“你在干什么?不要对小孩乱发脾气,你的事和小孩没有关系。”“当然有关系!”真由美尖声回答,“是那个女人在耍手段!哥哥你要清醒一点!”“什么手段?哪有什么手段!这算是哪门子的手段?我一点也看不出来!”※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这就是她耍的手段呀!她让我们吵架为的就是破坏我们的感情。”“你认为她是会做这种算计的人吗?你头壳坏掉了吗?”“到底是谁头壳坏掉了?醒醒吧!哥哥,你被利用了,你被那个女人利用了!”“她利用了我什么?她要利用我做什么?”“她不是要你帮忙照顾小孩,她要的是钱!”听到真由美这样的叫喊,真锅先生终于忍不住吼道:“你忘了以前的理想吗?钱、钱、钱,你只想到自己的利益,我们难道是为了钱,才来这里的吗?”“这件事和哥哥无关。”真由美叫道。“是没有关系。但是,这个孩子和你也没有关系吧!”“有关系。这是我的战斗,不是吗?”“好,是你的战斗,那就不要在我这里撒野!要战斗去你的地方战斗,去你的店里战斗,这里是我的家!”“这里是哥哥的家吗?是那个女人的家吧!”“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个叛徒,脑子里永远只有自己。”然后,真锅先生就恶狠狠地走到真由美身边,拳头直落到真由美的头上。“好痛!”真由美嘴里喊痛,脚已不假思索地去踢真锅先生西装裤的裤脚。她一边踢一边喊叫:“那个贱女人,欺负我到这个地步!”“喂,你瞎了吗?打你的人是我,是我呀!张大你的眼睛,不是那个人!”听到真锅先生这么说,真由美更是放声大笑,并且尖声说:“那个人?那个人是谁呀?啊哈!太可笑了!什么那个人那个人的,听起来好像在说哪家的贵妇,你说的其实是那个妓女吧?”“够了!你这个大笨蛋,真想打死你!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联,你快滚,滚得越远越好。”“我不是为自己来的,我是为了哥哥你呀!”“你为了我什么?我受够了,你不要再来这里,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真锅先生大声喊道。我一直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眼前可怕的争执场面,实在不是一个小孩的心灵能负荷的。而且,因为是第一次看到真锅先生的凶狠模样,所以我的脚竟然不听使唤地颤抖着。真由美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就在她的脚往真锅先生的方向迈出一步时,她脸上的表情却突然僵住,脚步也立刻停止,不再向前迈出。我转头沿着真由美的视线往后看,刚才和真锅先生在小屋里的那个男人,己经走出小屋,站在门外。真由美好像看到意想不到的东西一样,霎时呆立在原地,看着那个男人,但是过没多久,她便快速地转身,往反方向跑去。看到真由美跑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所以立刻转身跑回家。因为真由美一跑开,他们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我身上吧?我不想看到平常那么开明、温和的真锅先生情绪失控的样子。妈妈有时也会发出真由美那样尖锐的声音,我很讨厌那声音,总觉得好像可以把人的心挖出来一样。我独自在房里写暑假作业时,突然听到窗户的毛玻璃发出叩、叩的声响。打开窗户一看,真锅先生站在窗外,手上还抱着一个纸袋。“我带蒸地瓜来。肚子饿了吧,要不要一起吃?出来吧!”真锅先生微笑地说,他恢复正常了。看到这样的真锅先生,我才发现自己早就饿了。“这是后越屋家的老板娘亲手做的,刚刚才送来,是在水壶里蒸的哟。用水壶蒸的地瓜最好吃了。那个老板娘是煮地瓜的天才,她拿来送我,可是我不想自己一个人独享,想和你一起吃。她送来两个,刚刚才回去的。”于是,我和真锅先生并肩坐在真锅印刷厂与我家之间的石块上,一起吃蒸地瓜。蒸地瓜又软又甜,真的很好吃。吃了几口后,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掉起眼泪,真锅先生便说:“我替真由美向你道歉吧!她真是个大笨蛋。可是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是开始做晚上的工作以后,头壳才变坏了。”我擦擦眼泪,抬起头看着真锅先生。他嘴里吃着地瓜,眼睛却看着别的地方。“这地瓜很好吃吧!”他转过头来,看着我说,“小阳要不要去游泳?”“没有大人陪的话,我不能去游泳。”我说。真锅先生先是无言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儿才说:“这样吗?我白天忙,所以也不能陪你去。不过,如果是星期六、日……可是星期日你妈妈在家。对了,小阳,你没有朋友吗?”“在学校上学的时间里,当然会和同学一起玩,但是放假的时候,就不太有。”“没有比较合得来的朋友吗?”我默默地摇摇头。“是吗。那你一定很寂寞。你大概不大喜欢暑假吧?”“我喜欢暑假。可是,有没有暑假都一样。”真锅先生又是沉默地点点头。才说:“有没有暑假都一样吗,小阳真的很孤单呢!”真锅先生又沉默起来。我很害怕继续被他同情,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同情,感到不知所措,所以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老实说,我的确很寂寞,但是学校的同学大多很爱玩、爱闹、爱恶作剧,而且经常莫名其妙地虐待小动物,全身脏兮兮的又没有礼貌,根本不是我想一起玩的对象;当然也有少数人不是那样,可是这些人又只知道读书、补习,我和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共同的兴趣,当然也不会想找他们玩。所以说,我的寂寞和真正的寂寞是不大一样的。“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看书,不太和同年龄的小孩子玩,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小阳也是这样吗?”我不大懂真锅先生的意思,也没有他那样的想法。“原来小阳也是孤独的啊。”他自言自语着,我则默默地吃蒸地瓜。接着他说,“我真的很喜欢小阳,觉得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因为小阳是个好孩子,从来不会忘记事情,以后一定是个好人。所以,小阳,以后不管有什么困难,一定都要告诉我,好吗?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全力帮助你的。”在我的记忆中,从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很高兴听到他这么说。我知道真锅先生对我说的话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有那样的心意。“我们去吃东西吧,好不好?晚餐不能只吃蒸地瓜吧?你想吃什么,我的工作己经做完,下班了。”“可是,我刚刚才吃完这个。”我拍拍手上的地瓜屑说。受到刚才真由美那些话的影响,我今天不太想让真锅先生请我吃晚饭。但是真锅先生好像并不明白我的心情。“这样吗?肚子还不饿吗?那我们等一下再去吃好了。现在去海边走走好不好?不过己经黄昏,不能游泳了。”真锅先生说。从我家到海边的沙滩走路大约要七、八分钟,我们到达沙滩时,大阳己经西斜,风也转凉了,但仍然还有十来个人在游泳。海边的小路上,卖拉面的摊子已经开张。千滨这个地方的名字,以前好像写成星滨,据说是因为这个海滩的细沙形状有如星星。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星星形的细沙都被捡走了,早己看不到星星的形状,所以星滨才会变成了千滨(“千”与“星”的日文发音相同——棒槌学堂注)。我把脚埋进细沙里。真锅先生说:“这个海滩真好。虽然小,但是很漂亮。”我点点头。老实说,我没有去过别的海滩,这个海滩是不是真的很漂亮,我并不是很清楚。“大自然的力量真的太神奇了,竟然能够创造出这么美好的地方;没有人工的雕塑,却拥有最完美的造型。这是人类无法了解的神奇力量。”我们走向守望塔。抬头看天空时,天上还没有什么星星,和看流星时那个深夜的天空截然不同,好像两个不一样的地方。“真锅先生。”我说。“什么?”“刚才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啊,他吗?他叫赤座。”“赤座先生吗?”“嗯。”“是工作上认识的人吗?”“嗯。他以前在商工会议所工作,不过,现在在G市开了一间小酒馆。是一间有点奇怪的酒馆。”真锅先生说着轻轻地笑了。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所以稍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赤座先生和真由美小姐认识吗?”真锅先生抬头看看天空,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我:“好像认识吧,我也不太清楚。”“噢——”我说。“我对那个女人的事没兴趣。”真锅先生说。我们走到守望塔下面。这个塔台相当高,真锅先生爬上还很新的木头阶梯,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入塔台上小屋木门的钥匙洞。他转动一下钥匙,然后拉开了门。※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门窗都紧闭的塔台小屋,内部一片昏暗,所以我们进入屋内后,真锅先生并没有立刻关门。屋内很闷,热气中还混杂着一股木材的味道。真锅先生走到靠海边的窗户旁,用棍子撑起垂下来的窗板,于是屋内一下子亮了起来,海风也从窗户吹进来,把热气赶出门,屋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低了好几度。这间塔台小屋是去年夏天才完成的,所以屋内墙壁和地板的木材木纹都还很清晰。真锅先生从印刷厂搬来的旧沙发,孤零零地靠在墙边。这间塔屋里,除了这个旧沙发外,窗边还有两张摺叠椅,让人可以坐在窗边看海。真锅先生把门关起来,然后一边张开摺叠椅,一边说着话。张开椅子时的咔吱声,让我听不清楚他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好像在说和透明人有关的事。“透明人?”我问。“什么?”真锅先生反问我,并且将椅子拉过来,用手指示我坐下。那只手是戴着灰色手套的左手。我坐下来后,他就说:“透明人是很悲哀的。”说完,他靠着没有装玻璃的窗户看着大海。远远的海面上,好像有一艘油轮,油轮的位置很靠近地平线,所以我估计油轮大约离我们有五公里远。“因为没有人能看见他们,所以也没有人意识到他们的存在,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而且,不管他们多么优秀,完成了多么伟大的工作,人们也不会夸奖他们,不会给他们鼓励。因为人类只会给看得见形体的人鼓励。透明人不仅没有形体,也没有名字,所以谁也不会给他们掌声。”“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名字吗?”“不,他们原本是有名字的,但是,变透明以后,就会失去原有的名字。当他们变成透明以后,他们只有一个名字——透明人。”“变成透明以后,可以恢复原来的样子吗?”我问。“只有一次机会。”真锅先生说。“只有一次?”“嗯。”真锅先生看着海,回答我的问题。“地球人吃了变成透明人的药以后,身体就会变透明吗?”“嗯。”“身体变透明以后,要怎么样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呢?”“大概五个小时后。药效过了之后,身体就会自动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只能恢复一次吗?”“有时候是因人而异的。有人吃了两次药,还能看到身体;也有人只吃了一次,就变成永远的透明人。”“好可怕哦。”“确实很可怕,没有事比那个更可怕了。可是,变成透明人之后,做了什么事情都不会被发现,所以那个诱惑是很大的,有人就是因为受不了这种诱惑,而吃了两次透明药,结果就永远无法复原了。”“无法复原的话,会怎么样?”“就只好以透明的样子活下去了。但是……”“一辈子都是透明的吗?”“对。不过,地球人变透明以后,很难活得长久。”“哦?为什么呢?”“你想知道?”“嗯。”我说。我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因为透明人的药,是用某种病毒制成的。小阳,你知道流行性感冒吧?”“嗯,我知道。”“流行性感冒的病毒,就是来自外太空的遥远宇宙。”“哦?真的吗?”我完全不知道这种事。“真的。以前我说过吧?宇宙空间里无所不有,病毒只是其中之一。病毒是飘散在宇宙空间里的生物,它们随着太阳风,被吹送到地球。太阳黑子增加的时候,太阳风就会转强。”“噢!”“随着大阳风来到地球外围的病毒,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纷纷降落到北极。”“唔?为什么?它们不是会在降落时和空气摩擦,而燃烧殆尽吗?”我想起之前在沙滩上看流星时真锅先生说的话,所以提出疑问。“物体才会与空气发生摩擦,并且燃烧殆尽。灰尘或病毒则是轻轻飘落,所以不会和空气发生摩擦,也不会燃烧。”“那样呀!”“所以,当太阳黑子增加时,流行性感冒的病毒也会活跃起来。病毒先是进入北极圈的候鸟——雁子的体内,随着雁子的迁徙,病毒于是散布到地球各地。例如病毒寄居在某些雁子的身上,当这些雁子迁徙到香港附近的某个村子时,病毒会先感染那里的鸭子和猪,接着又入侵人体,终于引发流行性感冒。病毒不会从雁子身上直接传染给人类的。”“为什么?”“病毒这种生物虽然会进入宇宙人体内,却不会进入人类身体组织。当病毒进入猪的身体后,病毒的DNA的某一部分与猪的DNA的某一部分交换之后,才变成可以进入人体组织的新病毒。”“嗯。”“从外太空落到北极圈的病毒有很多种,流行性感冒的病毒只是其中之一,肺炎的病毒也是来自宇宙。在众多已被发现的宇宙病毒中,有人在西伯利亚发现了一种含有让人体细胞透明化的酵素病毒。研究者把这种酵素从病毒中提炼出来,进行培植,并且重新组合遗传因子,加强它的透明化作用,终于研发出可以让人变透明的药。”“哇,那真的是从宇宙来的喽?”我说。“没错,透明人的药确实是从宇宙来的。不过,因为地球上的人类也是一种病原体,所以这种药会危害人体。它原本不会自己进入人体,但是人类强行将药服入人体后,人就会发高烧,最后因为高烧而死。”“哇,好可怕。”“对,所以绝对不可以吃那种药。虽然刚吃的时候不会怎样,但是后来就会发烧。那不是生病,身体却会渐渐衰弱。有些人变成透明人后,会在一、两年后死亡,活得最久的也不过是五年。”“哇,真的好可怕。”“想变成透明人,就必须冒很大的风险,所以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吃那种药。”“可是,只吃一次没有关系吧?”“嗯,只吃一次的话,大概会像得到感冒一样,可以自然地痊愈。”“小孩子呢?”“小孩子绝对不能吃,因为小孩子没有抵抗力。而且,小孩子不会变成透明人,只会死去。孩子的细胞无法透明化,所以绝对不能吃那种药。”真锅先生严加强调,好像眼前就有透明人的药一样。“死了以后还是透明的吗?”“不,死了以后,形体又可以被看见了。”真锅先生说。“可是,是全身赤裸的吧?”我问。“嗯。是的。”真锅先生笑着说。“那一定很难为情。”我说。可是真锅先生却摇摇头,然后说:“透明人一定会死在水里。“唔,为什么?”“因为最后强烈的高烧,会让透明人觉得身体像要燃烧起来一样,于是热切地想把自己投入水中,所以他们大体上都会死在海里。细胞很容易融于水中,而且葬生海中的尸体,也很容易被那附近海域的鱼吃掉,最后只剩下骨头。不过,如果在变成白骨之前就被发现,那么确实是裸体的。”“唔,这样呀。”我了解了。原来变成透明人是那么危险的事情。“所以呢,小阳你千万不要想吃变成透明人的药;绝对绝对不能吃,那是非常危险的东西。”真锅先生看着我的眼睛说。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