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第二章 透明人的小屋 岛田庄司

0 Comment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棉被里休息。不久之后妈妈回来了,她稍微打开我的房门。“小阳,肚子饿了吗?”妈妈用道歉的口吻小声问道,所以我平静地回答:“不饿。”“听说你在学校吐了。真的吗?”妈妈又问。“嗯。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说。接着,妈妈就独自待在厨房里收抬东西、洗东西,然后准备午餐。她为我煮了稀饭,并且把稀饭端进我的房间。她把稀饭放在我的枕边,好像想对我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我的房间。那一天,妈妈好像没有再和真锅先生碰面。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妈妈也都好像没有和真锅先生见面、说话。这件事情对妈妈的伤害到底有多大,我是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体会到的。那天之后的第二天,我没有去真锅印刷厂,所以不知道真锅先生的情形。两天后正好是星期六,中午放学后我就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就看到妈妈孤单地坐在昏暗的厨房餐桌旁。她看到我回来了,就叫了一声:“啊,小阳。”她的声音有气无力。我觉得有点古怪,便仔细端详她的脸,发现她的眼中有泪。“怎么了?”我问。“没有,没什么。”妈妈说。妈妈不再说话,我和她都沉默着。可是,我觉得她好像很想说些什么,所以就站在她的身边等她开口。果然,妈妈还是说了。她说:“真锅先生呀——他今天要去外国了。”“什么?”我说着,并且呆站了,“那么印刷厂呢?”“好像卖掉了。以前就曾经说过,有个叫金田的人想接手印刷厂。”这么快!这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打击,让我脑袋一片空白。“真锅先生怎么……”“他要从G巷坐船……”妈妈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时钟,才又说,“再四十分钟就要出发了。”我的脑子无法思考,茫茫然地走向玄关。“小阳。”妈妈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你要去哪里?”“我想去隔壁看看。”我说着,就赤脚走到水泥地上,穿好鞋子。出了门,就可以看到隔壁了,那里曾经是真锅印刷厂。我走到隔壁,看看印刷室的情形,印刷室里的机器没有转动,整个印刷室里静悄悄的。在我的记忆里,这个印刷室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像死了一般的安静。透过玻璃窗看,也不见卯月君在里面。我觉得这栋建筑物死了。离开窗边后,我信步走到后院。后院里有小屋。小屋的门上有一张用大头针钉住的白纸,纸上写着这样的字:“小阳,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陪伴。这个小屋里所有的模型玩具及组合飞机,全部送给你。很抱歉,那个要装引擎的模型飞机还没有完成,本来很想完成那架飞机后,和你去千滨试飞的。请你要保重了,要好好照顾你妈妈。真锅平吉。”读信的那一瞬间,我的泪腺像爆炸了一样,眼泪夺眶而出,我的心里非常悲伤,悲伤到几乎站不住。几天以前这个小屋还是我的一切,我生活的意义所在,小屋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觉得每天的生活都很有意思。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走进小屋问真锅先生:今天做了什么新的东西?我总是在这里和真锅先生相聚,几乎没有一天不见面的。可是,我还没有离开这栋房子,他却已经离开这块土地了。失去了真锅先生,我的未来会怎么样呢?我还能生活得很好吗?这样问自己,其实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我得到的答案是“不行”,那么我还活得下去吗?我大概会被强烈的悲伤击垮,以至于奄奄一息,甚至死亡吧?看到真锅先生留下来的信的那一瞬间,我才确实的感觉到从此以后我是一个人了;我的未来将是孤独的,每一天都得过着寂寞的生活。我想我一定无法适应那样的生活。“小阳!”妈妈的声音。我把头转向声音的方向。妈妈在矮墙的另一边——不,正确的说法是“她应该是站在矮墙的那一边”,因为我只听到声音,并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视线。“小阳!”妈妈的声音很凄厉,她在我的背后叫唤。我没有理会她的叫唤,只是一味地向前跑。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必须赶快去阻止真锅先生。如果不阻止他,那一切就完了。我全力跑向F车站,并且一边跑,一边摸索裤子的口袋。口袋里有一枚一百圆的硬币和几枚十圆硬币。这些钱足够买到G车站的车票了。不快一点的话,真锅先生的船就要开走了。到了F车站后,我很快地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一张区间车票,通过剪票口,两步并一步地跑上天桥。来到月台后,我才利用等车的时间,坐在椅子上稍微调整一下呼吸。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流过我的脸颊。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再摸摸口袋,没有手帕。当我用手背擦拭脸颊时,心中的悔意一涌而上。我到底做了什么事呀?我一定对真锅先生说了非常残酷的话吧?真锅先生愿意为我们母子而活。他为了让我高兴,每天不是买杂志,就是买漫画书,或是买模型玩具给我。每完成一件新的组合玩具,他就会立刻告诉我,并且拿给我看,然后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很会做模型玩具,可以说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为我做了许多玩具,可是我却对他说“我不相信你”。单纯为了这句话,我就该向他道歉。否则,我将很难原谅自己。火车进站了,我快速地跳上车。因为想在火车到达G站后,能够立刻下车,所以我就站在车门旁。火车起动,没多久就隐约可以看到成排房舍后面的日本海了。我想着:真锅先生的船会从G巷出发,然后横越那个海面,去外国吧?※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因为真锅先生,我才能有之前那样的生活。如果没有他的话,像我这样一个没有爸爸的小孩,会过怎样的日子呢?我没有朋友,只能和妈妈相依为命,日子非常辛苦而无趣。真锅先生出现以横,我的生活才有乐趣可言,所以我必须感谢他才对,可是却一直没有发现到这一点,直到他要走了,我才知道自己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他。我实在太愚蠢了。火车进站,车门一开,我就快速地飞奔而出。我跑过月台,通过剪票口,闪过站内的人潮,全力向前冲。G港在车站北口的方向,所以一出北口,就可以看到一整排的计程车。可是我没有钱坐计程车,以前也没有独自坐计程车的经验,所以只能穿过车站前的马路,往G港的方向跑去。在奔跑的途中,我的胸口疼痛起来,一股令人感到不适应的气味从体内往上冲到嘴巴,好几次因为不舒服而想停下脚步,也觉得自己绝对跑不到港口。我真的真的很不舒服,不舒服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觉得再也走不动了。可是,我一定得向真锅先生道歉,就算死,至少也要对他说一声“对不起”。跑了三十分钟左右后,终于看到港口了。我在心里祈祷着,希望来得及见真锅先生最后一面。我跑过海关跟码头的一些建筑物后面,抄近路往码头跑去,并且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越过栅栏。我不舒服得几乎要昏倒了,眼前的建筑物变得朦胧,而且像跑马灯一样地在我面前旋转着,白色的大船和各色彩带形成的屏风阻挡在前方,更占满了我的视线。岸上的送行者与船上的旅客之间,有许多五彩的色带。送行者与旅客的手里各执着彩带的一端,这是船将起航前的最后一刻。后来我曾数度来到港口送船出港,但是之后所看到的彩带,都没有这次的多。我觉得我痛苦得快死了,很想蹲下来休息,可是,我不能休息,因为船马上就要开了。后来回想当时的情形时,觉得那个场面仿佛一场诡异的梦。我眼前色彩缤纷的彩带,就像大水形成的瀑布一样,矗立在我眼前。那条大瀑布随着船的移动,缓缓的流动着。华丽的色彩流动、送行者的叫唤声、闷热的天气,再加上我自身的疲累,让我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晕眩。白色的大船发出汽笛声,已经慢慢的往左边的方向移动了;彩带形成的屏风因为船的移动而变形。我努力的探出身子,视线投注在二层楼高的甲板上,认真的寻找真锅先生的身影。挤在大人人群中的我,虽然一下子被人群淹没,一下子又被排挤在他们的身后,但是视线却一直没离开甲板。这是看到真锅先生的最后机会了,所以从F市开始,从那间小屋开始,我就不断地在跑。终于看到个子小小的真锅先生了。他穿着黑色的裤子,白色的猎装外套,他的手上并没有握着彩带,一个人垂头丧气地靠着栏干,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真锅先生!”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但是四周闹哄哄的,他不可能听见的。于是我一边叫,一边转头看四周,寻找有没有比较高,比较容易被看到的地点。停车场有一辆卡车,我立刻跑向卡车,并且从卡车的后方跳到货箱上。“真锅先生!”我一边大喊真锅先生的名字,一边大力地挥动双手。叫喊的声音仍然派不上用场,但是站在卡车上挥动双手的样子,终于让真锅先生看见我了。他的身体很快地离开栏杆,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并且挥动双手回应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看到了神。“真锅先生,我相信你——!”我叫道。“上次的事,真对不起——我是相信你的——!”我又叫了一次。但是,我的声音仍然无法传到他的耳朵里。真锅先生一手放在耳朵上,身体往前倾,一副在问“你在说什么呀?”的表情。“真锅先生,我是相信你的,我真的相信你呀——对不起,我对你说了那样的话——!”我竭尽所能地大声喊着。我想真锅先生并没有听到我的叫声,可是他好像很高兴,他用力地对着我点了好几次头,并且把双手放在嘴巴上,围成喇叭的样子,对着我大声叫着。可惜我同样听不到他的声音。因为船一直在缓缓移动,为了能跟着船前进,我只好跳下卡车,在码头的混凝土地面上小跑步着。其他来送行的人,也缓缓地向前移动。没有多久,彩带纷纷断裂,船逐渐偏向右转,驶向外海。船的角度变了,真锅先生的身影也慢慢偏远。我一直挥着手,直到完全看不到真锅先生为止。彩带形成的屏风也消失了,大量的彩带碎屑在波浪中起起伏伏。船改变了方向,船屁股朝向码头这边的送行者,此时送行的人也纷纷转头,与船的方向背道而驰,准备离去。只有我与人潮的方向不同,我仍然站在原地,看着船消失的方向。直到船已经远去,只剩下拳头般的大小了,我还是站在码头上。周围的人群早已散去,我走到码头的边边,坐在粗大的铁桩上,一直看到船身完全消失为止。船身消失的地平线,是距离我五公里远的海面。这是真锅先生以前教我的知识。想到这一点的同时,我也想起了他的表情、声音,这个教我各种知识的人,现在已经离开我的身边,从此以后我必须独自生活了。可是,我真的能够独自生活吗?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问自己这个问题并回答这个问题,都是很痛苦的事,所以我甚至有了不如现在就跳入海里自杀的念头。可是我太累了,甚至拿不出自杀的力气。我想起和真锅先生一起看流星,等待地球通过和流星交会点的那个夜晚,想起当天他所说的种种和宇宙有关的事情。我感觉到在巨大的宇宙之前,自杀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渺小了,实在不能拿来相比,所以就不再去想自杀的事情。我努力地叫自己想:在一颗向宇宙前进的小星球上,有一艘向前航行的小船,真锅先生现在正在那艘小船上,所以总有一天我会再见到他的。真锅先生就这样从我的眼前消失,一九七七年的夏天也结束了。

上午的阳光很强,我在那样的阳光下往家的方向走。因为在保健室吃过药了,所以除了胃还有点怪怪的之外,并没有其它不舒服的感觉。偶尔和我擦身而过的大人,都会以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这个时间在学校以外的地方走动,让我觉得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好悲惨。看到家了,我家就在田地的对面。妈妈现在应该在屋子里吧?今天就这样回家,吃一点妈妈煮的午饭后,乖乖地躺在床上休息吧。我这么想着,并且决定等一下回到家里,立刻掀开棉被躺下来休息。因为,我还得好好地想一件事。这个时间回家,妈妈一定会很讶异,所以我到家时,小心地拉动玄关的玻璃门,尽量不要发出声音,然后小小声地说:“我回来了。”没有听到妈妈的回应。我脱鞋走讲屋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背上的书包拿下来后,我又走出自己的房间寻找妈妈。可是妈妈不在家。我家很小,不可能漏看了哪里,看来妈妈是出去了。应该是出去买东西了吧?于是我回到房间,打开壁橱,拉出被褥。正要换睡衣的时候,我突然犹豫起来,便坐在榻榻米上思索。我想到,如果现在换上睡衣,很可能今天就不会再出去了。其实我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正常,一直待在家里躺着的话,一定很无聊吧?我觉得那样太亏待自己了。我可不想在房里躺一整天。马上就是吃午饭的时间了,虽然我现在还不饿,但是到了吃饭时间还是得吃点东西,一直待在家里的话,是没有东西吃的。我想去告诉真锅先生,让他知道我现在回到家了。于是我走到玄关,重新穿上鞋子,顶着快到正午的大太阳,走出家门。我信步走进真锅印刷厂,靠在印刷室的窗户上,看着印刷室里的情形,真锅先生不在印刷室里。印刷室的窗户很大,所以我可以一目了然地看清楚里面的情形。我的耳朵听到印刷机转动的声音,印刷室里只有卯月君在看顾运转中的机器。于是我绕到后院的小屋前。小屋的门没有上锁,所以我想真锅先生或许在屋子里,便走到门的前面。锁头没有挂在门上,如果门闩也没有拉上的话,这个门总会微微地往前推出一公分左右的缝隙,此时只要靠在门边,就可以看到门内的情景。我站在门边,看向屋内。我想,如果真锅先生在里面的话,我再出声叫我先是蹒跚地倒退了几步,离开了门边,然后一个转身,往家的方向跑去。当我跑到家与真锅印刷厂交界的花丛时,有人大声地叫住了我。“小阳!”我回头看,真锅先生已经从屋内出来,站在门旁叫我。妈妈并没有出来。我再度转身要跑回家,真锅先生快速从小屋的门边跑来,追着我。“小阳,等一下。”真锅先生一边喊着一边跑向我,并且在我快到家的时候,捉住了我的左上臂。他的力量很大,让我觉得手臂很痛。“好痛!”我大声叫,并且用力地甩掉他的手。“啊,对不起。”真锅先生说。他又说,“小阳,你怎么了?”真锅先生的呼吸有一点急促。我没有怎么了,我心想。我的心脏跳得好快,无法控制的不快感,让我觉得不太舒服。“你怎么没有去学校呢?”真锅先生问。“今天早上我在教室里吐了,所以老师让我提早回家。”我说。“怎么了?吃坏肚子了吗?”真锅先生担心地说。“不要你管!”我说。真锅先生哑然地看着我。“我妈……”我说。我很激动,也很生气,可是,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你妈妈……”真锅先生说着,好像很挣扎的样子,“我对你妈妈……”很明显的,真锅先生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想说的话。“小阳,我……”真锅先生才开口,我就打断他的话。“你怎么可以对我妈妈那样!”我说。我还是小孩子,并不了解真锅先生和妈妈那些动作的意义。可是我认为女生被那样对待,一定会很不高兴。学校里有些男生会掀女生的裙子,那些男生被认为是最差劲的学生,他们功课不好,粗鲁又肮脏,很被瞧不起。想到妈妈竟然也像女同学一样被掀裙子,我就气得全身发抖。所以那时我只觉得自己的妈妈被人无礼地欺负了,那是绝对不可原谅的行为。我完全被愤怒的情绪控制住了。而且,做那种事的人竟然是真锅先生!他是一个大人,而被欺负的人是我的妈妈。这怎么可以?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那可能是妈妈自愿的。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并不是班上的女同学。可是我那时的想法是:绝对不可以让人看到自己的内裤,而真锅先生竟然对妈妈做了那样的事!“对不起,小阳。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妈妈。”如果是平常的话,真锅先生这些话一定对我别具意义,但是那时我只觉得他在说谎,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我认为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就不会做那种事。因为我就绝对不会去掀班上我喜欢的女同学的裙子,会被我掀裙子的女生,一定不是我喜欢的女生。“你骗我!”我第一次用这种粗鲁的态度和真锅先生说话。“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真锅先生痛苦地说,但是我一点也不在意他的感受。“你喜欢我妈妈,所以才会杀死真由美小姐吗?”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呆住了。他在原地站了半晌,才说:“为什么我要杀死……”“因为我妈妈要你杀死她。”真锅先生听了我的话后,似乎深受打击,不发一语地呆立着。“我知道,我终于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那些像谜一样,让人想不通的事情,都是真锅先生你制造出来的。”真锅先生不发一语。他眉头紧蹙,静静等待我接下来的发言。“我竟然还那么相信你。”这句话我说得很小声,真锅先生因为没有听清楚,而“唔?”地回答。“那天晚上——二十日的那天晚上,真锅先生吃了可以变成透明人的药,然后去了G市艾尔辛诺饭店的401号房。因为你变成透明人了,所以谁也没有发现你。你进入401号房后,摇醒还在睡觉的真由美小姐,让她也吃了变成透明人的药。于是真由美小姐也变成透明人了。”真锅先生好像大吃一惊般地睁大双眼,那种表情好像在说“真是不敢相信”。看到真锅先生那样的表情,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猪测是正确的。“你把她带出401号房。当时你们身上都没有穿衣服,是全裸的,因此你们是完全透明的,所以不管是饭店里的员工,或是饭店里其他客人,都看不到你们两个人。”真锅先生只是沉默。“只有这样做,才有可能发生那样的失踪事件。”我很肯定的说。这是我在误健室床上想出来的结论。“然后,你们两个人就来到F市。因为你们彼此也看不到对方,所以你并不知道真由美小姐途中曾经和你分开,跑到我家的事。她用棉被压着正在睡觉的我,想要进行报复。可是,她最后并没有杀死我,因为我没有做什么让她恨到想杀死我的事。所以……”我暂时沉默下来,思索接下来要怎么说。以前真锅先生说过,变成透明人的药的药效是五个小时,真锅先生一直在等待我往下说,我可能沉默太久了,他便忍不住开口催促:“然后呢?”“然后,你就把真由美小姐带到佐多岬,用刀子刺死她,并且把她的尸体推落到下面的礁岩海面。”真锅先生点了一下头之后,又是长长的一阵沉默。我认为我所说的就是事件的真相。只有我能破解这个事件的真相,所以说完上面的话后,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不过,我对真锅先生的愤怒,却越来越强烈。真锅先生一直不说话,持续沉默着。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承受这样的沉默,所以心情变得很糟。“我要回去了。我今天很不舒服。”我说。“小阳。”真锅先生说。“干什么?”“小阳,你真聪明,我很佩服,真的很佩服。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你如果去外国的话……”“我不要去了。”我断然地说。“唔?”“我说我不要去了。我才不要和你去外国。”一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露出悲伤的表情,并且闭上嘴巴。他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要杀死真由美?只因为你妈妈要求我那么做吗?”真锅先生说。“因为你恨她。”我说。“我恨真由美?”“对。并不是因为妈妈要求你,而是因为你恨真由美小姐。”“你认为我恨真由美?”“你打过她的头。不是吗?”真锅先生悲伤地看着我:“那是因为……因为她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我才会打她。”“你说你是为了我吗?”“是的,我为了你,和你的妈妈,我们一起去外国吧……”“我不要去!”我又说了一次不去,心想:真锅先生真是不死心呀!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不去了吗?“我妈妈也不去!”我又加了这么一句。“你讨厌我吗?”真锅先生用微弱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讨厌!”我很清楚地说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而且,你也不喜欢我妈妈,所以也不喜欢我,更不会重视我们。”我的话让真锅先生一时无言以对,好一阵子之后才说:“小阳,你真的把我想成那样吗?我是这样的……这样的为你们着想,每天都想着如何让你们有更好的生活……”我看到真锅先生的眼眶里闪烁着泪光。“你知道我是多么为你们着想吗?我每天都在想怎么让没有爸爸的你能够过得更快乐,怎么做能够让你得到更多喜悦。我总是随时在想这些问题,也准备全力为你而活。可是,你竟然这么说……我一直努力地想保护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伤害,所以才会不能原谅真由美说了那些话。你还小,任何事都和你无关,可是她却因为恨你妈妈,就对你说了那些残酷的话,所以我才会动手打她。”※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所以你就杀死她。是吗?”我说,“因为杀死她,妈妈会被警察抓走,那不是更危险吗?真锅先生是为了逃避警察,才想去外国的。可是一个人在外国会很寂寞,所以你想带妈妈和我去。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们,你只是在为自己着想。”积蓄在眼眶中的沮水终于决堤而出。我看到大颗的沮水从真锅先生的眼中滑过脸颊。真锅先生咬着嘴唇,轻轻地、非常无力地摇摇头。我第一次看到真锅先生这个样子,他一向是有精神、开朗、充满信心的人,然而现在的他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木然地呆站在那里。我也一样,愤怒的情绪与意外的打击,让我变得不像原来的我。真锅先生叹了一口大气,然后擦掉脸颊上的泪水,一边吁气,一边说:“这该怎么说呢?一个人确实会很寂寞……可是真的是那样吗?你妈妈……”真锅先生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地说,“这难道是天意吗?”听到真锅先生这么说,原本沉默的我便说:“什么意思?”“小阳,我一直很犹豫,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看来所有的事情都是早有定论的。既然如此,就这样吧!我再怎么犹豫也……还是不行的。”说到这里,真锅先生轻轻一笑,然后再说,“我太自作多情了。看来完全不是那样。不过,就这样吧!所有的事情都决定好了。谢谢你让我了解到这一点。你妈妈好像也不是很想去外国,她说如果小阳想去的话,那么她也会去。所以……既然你的结论是这样,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谢谢你,小阳,这样我也好下定决心。不过,有一件事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深深爱着你们,谁也没有办法取代我对你们的爱。”我低头想着真锅先生说的话。但是,我觉得现在还是没有办法相信他。“我要回去了。今天我不太舒服,我生病了,我要躺在床上休息。”我说。“嗯,这样吗?好吧,回去好好休息,万一病请加重,就不好了。”真锅先生说。“再见……”我转身,背对着真锅先生。“小阳,你能相信我吗?”真锅先生落寞地说着,但是我完全不予理会,“小阳。”真锅先生又大声地叫我,这次我回头了,并且看见真锅先生的眼中满是泪水,“小阳,我现在就和你说再见,我决定自己一个人走了。”“你要去哪里?”“去外国。小阳,你要好好照顾你妈妈,随时帮助她,从此以后,你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拜托你了,请你也帮忙我照顾她。”因为我和他的距离已经有点远了,所以他大声地喊着。“那印刷厂怎么办?”我有点讶异地提出问题。“要卖给别人。”我不相信这句话,因为我认为事请应该不至于此,这是真锅先生用来威胁我的话,“这些日子我很快乐,真的。或许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这个小城市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能够认识你们母子,和你们一起在这里生活,真的让我觉得很快乐、很幸福。谢谢你了。”可是,我仍然背对着说这些话的真锅先生,并且离他越来越远。我认为他在威胁我,以为说那些话就可以改变我的决心,和他一起去外国。他说那些话的用意,不仅是希望我改变心意,和他一起去外国,也希望我不要去报警。我心里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人和外太空有关。我觉得这个说法很不可思议,可是真锅先生说得合情合理,又举了很多证据,所以我也渐渐相信他说的是事实。以前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透明人,不过,那是因为我的知识太过贫乏的关系吧!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科学无法说明的现象,像天上的繁星一样多,若非真锅先生的教导,我对很多事情会一直盲目下去吧!在真锅先生的教导下,我懂了许多事情,他让我对这个世界大开眼界,而他教我的许多事情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这个世界上有透明人。真锅先生告诉我: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上就有透明人了。因为老早以前就有一种药会让人吃了之后变透明,所以地球上早就有透明人,这些透明人存在于世界各地,只因为他们是透明的,所以大家才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我们这个城市里也有透明人吗?”我问。“有。”真锅先生很肯定地回答。我又问:“那你看过吗?”“我没有看过,因为他们是隐形的。可是,我知道他们应该是存在的。在日本就有很多透明人。”真锅先生一脸正经地又说,“透明人如果自己不说,那么谁也不会发现他的存在。不是吗?他们是不会被人看见的呀!况且,自己是透明人的秘密一旦被人知道,就会有很多麻烦降临吧?在这种顾虑下,他们是不会对任何人说出这个秘密的,即使是好朋友也不能说,因为说了就会有危险。所以现今的世人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透明人。”“可是,真锅先生你为什么知道呢?”我问。“这是秘密。”真锅先生说,“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你的。透明人的身上背负着极大的秘密,那与重大的任务有关。”“是什么样的任务呢?”我又问。“那任务就是让全人类都能得到幸福。这世界上不是有许多非常贫穷,饿了没有东西吃,生病了也没有钱看医生的可怜人吗?透明人的任务就是让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得吃,并且得到医生的照顾,不会因为贫穷而出卖自己的小孩子。”“哦?真了不起!”听到我这么说,真锅先生便接口说道:“小阳,你长大以后,也要做那样的人才好。”我“嗯”了一声,接着说:“可是世界上并没有透明人呀!”于是真锅先生便说:“因为你还小,还不了解这个世界,才会这么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奇怪事情。例如有些人会莫名其妙就突然死了;这种事你听说过吧?”“有呀!我还看过在没有任何人动手的情况下,有人的手腕或额头会莫名其妙地流血,或插入人背部的叉子会自己转动。”我说。于是真锅先生便说:“有人只要用手握着电线,电线上的灯泡就会发亮;握着连接马达的电线,马达就会转动。只要意念专一,不用动手甚至可以让时钟上的指针停止不动;还有人可以暂时飘浮在半空中不掉下来。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就算有透明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那么,透明人是怎么来的呢?”我问。“如果要把普通的地球人变成透明人的话,就要给他吃让细胞透明化的秘密药方。”真锅先生说,“那样一来,地球人也会成为外星人。老实说,很久以前就有那种药了。”※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现在哪里有透明人呢?美国吗?”我又问。真锅先生却说:“不。大家都以为美国是很了不起的国家,其实不是那样,那个国家根本没什么了不起。那里发生过很多暴力事件,处处可见以外貌轻蔑别的种族的歧视行为。在那个国家里,有钱的人是越来越有钱,没有钱的人几辈子都翻不了身,根本别想往上爬。这种情形己经很久了,所以那个国家己经没有中间阶层,不是富人,就是穷人。”真锅先生又说,那个国家的人也会虐待女性。女医生很少,女人绝对找不到好工作,永远做不了大事,很多女人不得不做起夜间的工作。那个世界充满矛盾,是什么事情都只用钱来解决的污秽世界。那里的人过着不平等的生活,也没有希望。那个国家简直糟透了。“噢。”我说,“可是那里拍了很多好看的电影。”结果真锅先生说:“美国人用好莱坞来欺骗世人。他们花钱在好菜坞制造美国的假象,让世人以为美国就像电影里一样,其实那都是骗人的。真正的美国是一个内部已经腐败的国家,是连灵魂都腐烂了的地方。那样的国家不会有真正的发明。刚才说过的那些奇人,例如用念力让叉子转动、可以飘浮在半空中的人,都是在苏联或中国发现的。腐败的美国绝对不可能有那种奇人。还有,会让人变透明的药,也是在苏联发现的,美国人根本还不知道这件事。”“哦?是发现的?不是发明的吗?”我问。“嗯,是发现的。不过,也可以说是发明的。小阳,你知道马达是怎么来的吗?”真锅先生问。我说我不知道,他便接着说,“那是巴黎万国博览会时,有一次错把电通到发电机上,造成发电机不寻常的转动,才有了马达这种机器。因为发电机是人类发明的,所以马达也可以说是人类的发明吧。”哦?马达和发电机原来是同样的东西吗?我这么问时,真锅先生便回答我是的,可以说是同样的东西,所以说,透明人的药也一样,一半是发明的,一半是发现的。我叫做阳一,妈妈的名字叫千鹤,我没有兄弟姊妹,是妈妈的独子。我和妈妈住在F市外围的一间平房里,若用现在的话来形容我们的住处,可以说那是一间两房两厅的房子,而房子就坐落在一整片田地的一角。F市像是邻近G市的附属品,除了旱地、水田外,什么也没有;车站前一条约五十公尺长的老旧商店街,就是F市唯一有经济活动的地方。这里一到冬天,从日本海吹来的寒风,就会带来大量的雪,厚重地堆积在商店街两侧的屋顶上,让整条商店街在冬季的时候,像一条雪做的隧道。我家院子里有柿子树和无花果树。可是,无花果树是从屋子里的地板下长出来的,所以后来请真锅先生来把无花果树砍掉了。我家的采光很不好,屋子里老是阴阴暗暗的,其中最阴暗的地方就是厨房的位置。冬天的时候,那个地方特别冷,所以我很不喜欢在那里吃饭。因为家里阴暗,所以放学后我不喜欢待在家里,老是喜欢跑到隔壁的真锅印刷厂,在那里待到天黑才回家。天黑才回家的原因是只要开了灯,就会觉得这个房子和别人家的没什么两样。那时虽然家里空无一人却不觉得特别寂寞,更棒的是没有罗嗦的父母。然后我会在家里写作业,看点电视之后才睡觉。有时白天我也会在运转个不停又吵杂的印刷机旁写作业。真锅先生的印刷室一角,有一套他接待客户,和客户谈生意时用的沙发;那套沙发上虽然经常积了一层灰尘,但我还是喜欢趴在上面写作业。印刷室的窗户很大,采光非常充足,所以即使不开灯,也能清楚地看到印刷品上的小字,而且我很喜欢印刷机飘散出来的油墨味。那时,我经常想:等我长大了,也来开一家印刷厂吧!真锅印刷厂的主要工作,是印制工商会议所的月报和业界的刊物,偶尔也接一些零星的单笔生意。印象中,真锅先生的印刷机好像每天都在运转,晚上听到印刷机转动声的日子好像也不少。因此,我认为真锅先生的生意很不错,收入应该相当丰厚。不管我什么时候去印刷厂,真锅先生对我都是和颜悦色的。真锅印刷厂除了真锅先生外,还有一位年轻的助理,真锅先生叫他卯月君,所以真锅先生在工作的时候并不寂寞,可是每次我去,他都还是会露出高兴的表情来迎接我。他不仅会特地买糖果给我吃,还会去买儿童漫画杂志,连真锅先生几乎每天带我去吃晚饭,给我零用钱等事,也没有不高兴的表示。每天,当印刷厂的机器停止运转,卯月君下班后,真锅先生就会带我去车站前的商店街逛逛,有时他会带我去西餐厅吃咖哩饭或蛋包饭,有时也会带我去小摊子吃关东煮,还曾经去海边的小吃店,吃刚捕获的、在热石头上烧烤的鲜鱼。不过,我们最常吃的晚餐,是从外面馆子叫来的猪排或鸡肉盖饭,然后就在印刷厂里吃。通常晚餐时间只有我和真锅先生两个人,卯月君偶尔也会加入,三个人一起吃。我们坐在接待客户的茶几吃饭。卯月君沉默寡言,用餐时间他几乎都不说话,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真锅先生在发言。真锅先生在说话的时候,通常我都会随声附和,可是卯月君就是一言不发。妈妈总在吃晚饭前就出门了,所以我的晚餐就是这样解决的。早餐则是和妈妈一起吃。但是,早晨时的妈妈总是一脸没睡饱的样子,她会对我说:啊——刚刚只睡了三个小时,为了我的皮肤好,等你去学校以后,我一定要马上回床上睡觉才行。妈妈说话的时候很喜欢损人,即使在和我开玩笑,也爱用嘲笑的口吻。那种时候,我虽然表面上陪笑,心里却觉得一点也不好笑。她也经常指着我说我笨,然后转过身偷笑。因为她说为了我,才会做这个那个,所以我并不喜欢和她一起吃早餐。妈妈和我独处的时候几乎是不笑的;但只要真锅先生也在,她就变得笑眯眯的,所以,我在妈妈身旁的时候,总希望真锅先生也能和我们在一起。妈妈好像对真锅先生很有好感,和真锅先生说话的时候,总是轻声细语的,不过,她却从不进入真锅先生的印刷厂,顶多只站在印刷厂外的栅栏或门口说话。可能是谢谢他照顾自己的儿子吧?妈妈偶尔也会邀请真锅先生来家里吃早餐,那时家里就会变得明亮起来,不仅妈妈的脸上会出现笑容,真锅先生也会变得比平日更活泼、更多话,也会讲笑话逗我们笑。所以我很喜欢真锅先生来家里吃早餐。有一天黄昏,真锅先生告诉我一个秘密。他说:“听说小阳的妈妈和爸爸分手了。”我不知道妈妈和爸爸分手的详细情形,只知道爸爸好像是一个爱喝酒的人。不过,这些并不是妈妈告诉我的,而是真锅先生告诉我的。真锅印刷厂偶尔还会出现一位名叫辛岛真由美的女人。这个人就像真锅先生的妹妹,和真锅先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每次看到我坐在沙发上,她就很明显地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然后在离我有点距离的地方,不以为然地对真锅先生说:“那个小鬼还在这里!”真锅先生好像并不喜欢她,对她总是不太客气,有时还很凶。我经常远远地就听到夹杂在印刷机运转声里的咒骂声。真锅先生对真由美小姐说:“罗嗦!不要再来这里了!”“可是,是那个孩子耶!他是那个坏女人千鹤的孩子。你知道吗?”她说。我很讶异。我见过真由美小姐好几次了,但并不知道她认识妈妈。“哥哥,你被骗了,快点醒醒呀!”她发出笑声,嘲弄地说着。有时妈妈也是这样,所以我最讨厌装得很开明,却一肚子坏心眼的女人。真锅先生快步从机器那边走出来,他抓住真由美小姐的手,想把她拖到外面。我听到他们在外面争吵了一会儿。争吵的声音从敞开的窗户传进来,可是在印刷机的运转声中,根本听不清楚他们争吵的内容。因为他们在外面争执的时间相当久了,卯月君好像不知道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处理,所以跑到门口,从玻璃门窥视外面的情势。看了一会儿后,他才回头看着我轻轻一笑,然后回到工作的岗位。从他的动作看来,他似乎也在为我操心。又过了一阵子,真锅先生终于回到印刷室了,他没有先去检视卯月君的工作,反倒走到我身边来。“小阳,对不起。”他抱歉地说,“真由美把你当成情敌了。”“唔?什么是情敌?”我正想问清楚,卯月君却叫了一声,真锅先生只好对我说“等一下”,然后走到里面去。真锅先生进去很久,我被漫长的时间压迫着,心里于是有“还是回家吧”的念头。但是,我一站起来,真锅先生就从印刷机佳面走出来,带我走到门外。我们走过院子,绕到后面的小屋那边。真锅先生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小屋门上的皮包形锁,让我进入小屋里。他知道我很喜欢这间小屋,所以常让我进去。这是真锅先生的秘密工作室,中央的桌子上,有一座黑色的大机器,机器上面有地球仪和天体仪。我曾经问过真锅先生那是什么机器,却没有得到回答。另外,不知道为什么,墙壁上还挂着人体解剖图和全身肌肉解说图。小屋的墙角有一个架子,架上摆着许多模型飞机,其中有些是真锅先生自己组合的。除了模型飞机外,架上也有模型船、机车、汽车,甚至还有小小的人体骨骼标本和人体模型,此外还有许多书。架上的那些书大多是杂志,有铁路模型杂志、电影杂志,和战斗机、外国汽车的图鉴。那一阵子真锅先生比较忙,没办法花太多时间在这些兴趣上,平常他只要一有空闲,就会来这间工作室做模型玩具。我对那些东西也很有兴趣,所以才会每天都泡在印刷厂里。真锅先生的左手总是戴着手套。冬天的时候,他戴着黑色皮手套,夏天就戴灰色布手套。他曾经对我说:因为以前出过车祸,所以现在左手不大能动。还说因为那个车祸,只好放弃工程师的工作。因为这个缘故,不管多热的夏天,他也绝对不会穿T恤。他总是穿长袖衬衫,然后卷起右手的袖子。虽然如此,真锅先生的手仍然十分灵巧,他所做的木工,足以媲美木匠,模型工作中再细微的作业也难不倒他。而且,他还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我常常请他教我算数。他比学校的老师更会教书,让我觉得跟他学习是一件愉快的事。所以我想:如果他能当老师就好了。我很尊敬真锅先生的这些才华,我想他如果双手健全的话,一定会是一个了不起的伟人。他说小时候曾经想当火箭工程师或发明家,我觉得他是有那种能力的人。※棒槌学堂の精校E书※真锅先生也知道,只要一让我进入小屋,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我的心情都会好转;所以每当我情绪低落,或为了某些事情而不高兴时,他就让我进小屋玩。这一天,他让我看他组合到一半的模型飞机,并且告诉我:等飞机组合好了,就带我去海边试飞。真锅先生坐在他偶尔在这里睡觉的床上,并且叫我坐在铁管摺叠椅上。平日真锅先生并不会在小屋里睡觉,但是,只要他高兴,他也会在这里睡。他拿起枕头旁边的汽车模型玩具给我,看着我玩了一会儿才说:“真由美的事,真对不起呀。”我抬头看他,然后点了一下头。“她实在太过分了,竟然对无辜的你那么说,真是个愚蠢的家伙!”那时真锅先生的眼神里,有我从未见过的憎恶眼光。“啧!真想杀了她。”真锅先生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语,让我吓了一跳。“她很嫉妒你妈妈。”“她认识妈妈吗?”当我这么说时,真锅先生的视线终于回到我身上。“嗯,她和你妈妈都在‘铃井’工作。大概是店里的事情让她们有一些不愉快吧!不过,大都和抢客人有关。小阳,你能了解这些吗?每个人都在为生存而奋斗哪!”“和我妈妈抢客人?”我问。但是真锅先生却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好像在思索什么。看了他的样子我还以为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幸好真锅先生很快就恢复正常,开口说:“用抢客人来形容,或许不是很恰当……”真锅先生说,“真由美很想嫁给一位筱崎先生。他是‘铃井’的客人之一,是我们这一带一家小酒吧连锁店的小开,相当有钱。”“哦?”“这个人去过‘铃井’几次,但是真由美却认真地把他视为目标。”“嗯。”但是,这和我或妈妈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明白。“真由美说那位筱崎先生对你妈妈很有好感……她就因为这样而生气。其实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小阳的妈妈确实是个美人,是她自己不如人呀!”“嗯。”我除了“嗯”之外,实在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只好静默不语。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应该要有“妈妈要被别的男人抢走了”的不安感才对,可是,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我会那样呢?大概是小孩子总是相信妈妈,认为她不会为了别的男人,就放弃自己的孩子吧。而且,我当时还是小孩子,根本看不透母亲。“真由美太笨了,老实说出这件事绝对会有麻烦的。那家伙的个性固执,根本不会听别人的。”接着,真锅先生用我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轻声说道,“能破坏的,就要破坏!那家伙本来就是一个背叛者。和那种家伙在一起是堕落的开始,绝对会完蛋的。”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