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蔷薇公主

0 Comment

[伊朗]

朋友!我是中国的王子。我也和你一一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正当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害了重病。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有一天,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把我托付给他说:&ldqu

朋友!我是中国的王子。我也和你一一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
正当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害了重病。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有一天,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把我托付给他说:我这病已好不了啦。我死后,遗下这中国和许多家产,但因孩子还小,所以很不放心。我死后,请你执掌国事。等到我这孩子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你叫他和你的女儿结婚,再把王位让给他。
不久,父亲便死了。
我的叔父遵奉父亲的遗嘱,执掌国事,更抚养了年幼无知的我。我因为从小在王宫里只知和一班女人游玩作乐,所以生性非常柔顺和善。
时光冉冉地过去,我不觉已到了十六岁了。正在生日那天,有一个名叫摩白拉克的黑奴向我说道:王子!从今以后,你是个成人了。依照成约,你得向叔父要求继承王位。唔,我伴你同到你的叔父那边去吧。说着,就带我到大客厅里去。
叔父身旁围着许多贵族,坐在工座上,转过头来向着我。我便向叔父要求继任王位。但叔父却回答说:我已经召集许多星相家替你卜过命运,知道你今年还不能接任王位。明年一定让给你,所以,你再等一年吧!唔,今天你就这样回去吧!没有法子,摩白拉克便伴我回来了。
可是,过了三天,摩白拉克忽然一面哭着,一面走来报告我一则意外的消息道:王子!你那可恶的叔父,计划着要害你。因为许多贵族和群臣见你成长了,个个非常心喜,所以,你的叔父便觉得不快乐了。
因为这事过于奇怪,我,时几乎昏去了。幸有摩白拉克在旁扶着我,并且又安慰我说:王子!不用担心。只要我这摩白拉克在世一日,他们决不会亏待你的。
摩白拉克一面这样安慰着我,一面伴我到父亲在世时所住的房间里去。他搬开一把椅子,移开地毡,忽然现出一个很大的地洞。
摩白拉克叫我蹲下去,看看地上那个洞。我蹲下去一看,只见下面有四间房间,房间里面,叠着许多透明而藏着黄金的壶,用金锁锁着。仔细一看,那些壶口上有金板盖着,金板上又有两只用宝石做成的紫檀木猿坐着。
我数数那些壶,一共有四十把,但在第四十把的壶口上,却没有金板,也没有紫檀木猿,摩白拉克,为什么有这样多的猿坐着呢?并且,为什么独有第四十把的壶口上,没有猿呢?我因为好奇,就这样问摩白拉克。

  朋友!我是中国的王子。我也和你一一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正当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害了重病。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有一天,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把我托付给他说:“我这病已好不了啦。我死后,遗下这中国和许多家产,但因孩子还小,所以很不放心。我死后,请你执掌国事。等到我这孩子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你叫他和你的女儿结婚,再把王位让给他。”不久,父亲便死了。

朋友!我是中国的王子。我也和你一一样是从小娇生惯养的。

  我的叔父遵奉父亲的遗嘱,执掌国事,更抚养了年幼无知的我。我因为从小在王宫里只知和一班女人游玩作乐,所以生性非常柔顺和善。

正当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害了重病。父亲或许自知已将不治了。有一天,他把自己的弟弟喊到病床前,把我托付给他说:“我这病已好不了啦。

  时光冉冉地过去,我不觉已到了十六岁了。正在生日那天,有一个名叫摩白拉克的黑奴向我说道:“王子!从今以后,你是个成人了。依照成约,你得向叔父要求继承王位。唔,我伴你同到你的叔父那边去吧。”说着,就带我到大客厅里去。

我死后,遗下这中国和许多家产,但因孩子还小,所以很不放心。我死后,请你执掌国事。等到我这孩子到了十六岁的时候,你叫他和你的女儿结婚,再把王位让给他。”

  叔父身旁围着许多贵族,坐在工座上,转过头来向着我。我便向叔父要求继任王位。但叔父却回答说:“我已经召集许多星相家替你卜过命运,知道你今年还不能接任王位。明年一定让给你,所以,你再等一年吧!唔,今天你就这样回去吧!”没有法子,摩白拉克便伴我回来了。

不久,父亲便死了。

  可是,过了三天,摩白拉克忽然一面哭着,一面走来报告我一则意外的消息道:“王子!你那可恶的叔父,计划着要害你。因为许多贵族和群臣见你成长了,个个非常心喜,所以,你的叔父便觉得不快乐了。”

我的叔父遵奉父亲的遗嘱,执掌国事,更抚养了年幼无知的我。我因为从小在王宫里只知和一班女人游玩作乐,所以生性非常柔顺和善。

  因为这事过于奇怪,我,时几乎昏去了。幸有摩白拉克在旁扶着我,并且又安慰我说:“王子!不用担心。只要我这摩白拉克在世一日,他们决不会亏待你的。”

时光冉冉地过去,我不觉已到了十六岁了。正在生日那天,有一个名叫摩白拉克的黑奴向我说道:“王子!从今以后,你是个成人了。依照成约,你得向叔父要求继承王位。唔,我伴你同到你的叔父那边去吧。”说着,就带我到大客厅里去。

  摩白拉克一面这样安慰着我,一面伴我到父亲在世时所住的房间里去。他搬开一把椅子,移开地毡,忽然现出一个很大的地洞。

叔父身旁围着许多贵族,坐在工座上,转过头来向着我。我便向叔父要求继任王位。但叔父却回答说:“我已经召集许多星相家替你卜过命运,知道你今年还不能接任王位。明年一定让给你,所以,你再等一年吧!唔,今天你就这样回去吧!”没有法子,摩白拉克便伴我回来了。

  摩白拉克叫我蹲下去,看看地上那个洞。我蹲下去一看,只见下面有四间房间,房间里面,叠着许多透明而藏着黄金的壶,用金锁锁着。仔细一看,那些壶口上有金板盖着,金板上又有两只用宝石做成的紫檀木猿坐着。

可是,过了三天,摩白拉克忽然一面哭着,一面走来报告我一则意外的消息道:“王子!你那可恶的叔父,计划着要害你。因为许多贵族和群臣见你成长了,个个非常心喜,所以,你的叔父便觉得不快乐了。”

  我数数那些壶,一共有四十把,但在第四十把的壶口上,却没有金板,也没有紫檀木猿,“摩白拉克,为什么有这样多的猿坐着呢?并且,为什么独有第四十把的壶口上,没有猿呢?”我因为好奇,就这样问摩白拉克。

因为这事过于奇怪,我,时几乎昏去了。幸有摩白拉克在旁扶着我,并且又安慰我说:“王子!不用担心。只要我这摩白拉克在世一日,他们决不会亏待你的。”

  于是,摩白拉克便开始讲道:“因为你的父亲与那青魔王沙其克是好朋友,所以,每年总去看他一次。每当动身去的时候,你的父亲总带些中国的珍宝去,过一个月回来的时候,每次带回这样一只猿来。一年一年地积起来,就积得了三十九只。所以,你的父亲曾和那青魔王有过三十九年的来往。

摩白拉克一面这样安慰着我,一面伴我到父亲在世时所住的房间里去。

  “有一次,我向你的父亲这样问:‘国王!你带了非常值钱的中国珍主去,却拿回了这样不值钱的木猿来,究竟是什么打算呢?’他就这样回答我说:‘摩白拉克!这是秘密,但不妨单单告诉你吧。这木猿,实在是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护符。在这猿的身上,有许多有力的鬼跟着。但是,这些猿在没有积到四十只以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不能使鬼发生作用。’”

他搬开一把椅子,移开地毡,忽然现出一个很大的地洞。

  摩白拉克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随即继续说道:“所以,王子,我们一定要得到一只紫檀木猿。等到猿的数目到了四十只的时候,我们便能借鬼的力量,扑灭你那可恶的叔父了。所以,今天晚上,我们立刻去寻那青魔王沙其克吧。沙其克一定肯援助我们的。”

摩白拉克叫我蹲下去,看看地上那个洞。我蹲下去一看,只见下面有四间房间,房间里面,叠着许多透明而藏着黄金的壶,用金锁锁着。仔细一看,那些壶口上有金板盖着,金板上又有两只用宝石做成的紫檀木猿坐着。

  于是,我们便化装了,在那天夜里走出王宫,向北走去。后来走了一个月光景,我们走到了一处没有人的荒野地方。摩白拉克便说道:“王子,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的国家了。你瞧,这里便是青魔王的国家。

我数数那些壶,一共有四十把,但在第四十把的壶口上,却没有金板,也没有紫檀木猿,“摩白拉克,为什么有这样多的猿坐着呢?并且,为什么独有第四十把的壶口上,没有猿呢?”我因为好奇,就这样问摩白拉克。

  可是,我因为什么也没见到,就说道:“可什么也没有啊!”于是摩白拉克就一面笑,一面从衣袋里摸出药来,涂在我的眼上。忽然,便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国家展现在我的眼前;同时,非常奇怪,又有一群容貌像人的鬼,走近我们的身旁来,领我们到魔王沙其克的宫里去。

于是,摩白拉克便开始讲道:“因为你的父亲与那青魔王沙其克是好朋友,所以,每年总去看他一次。每当动身去的时候,你的父亲总带些中国的珍宝去,过一个月回来的时候,每次带回这样一只猿来。一年一年地积起来,就积得了三十九只。所以,你的父亲曾和那青魔王有过三十九年的来往。

  那魔王见了我,非常快乐,说道:“王子!你来,我很觉光荣。我和你的父亲是老朋友呢!此后,我也想和你结为知交,怎样?我有一件事要托你办一办,你肯么?你如果办得好,就把第四十只猿给你。”

“有一次,我向你的父亲这样问:‘国王!你带了非常值钱的中国珍主去,却拿回了这样不值钱的木猿来,究竟是什么打算呢?’他就这样回答我说:‘摩白拉克!这是秘密,但不妨单单告诉你吧。这木猿,实在是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护符。在这猿的身上,有许多有力的鬼跟着。但是,这些猿在没有积到四十只以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不能使鬼发生作用。’”

  我在魔王前低下头,答道:“无论什么事,我没有不肯办的。”魔王就高兴地叫我走近去,一面交给我一张纸,一面说道:“你去找到画在这上面的蔷蔽公主,伴她到我这里来。”

摩白拉克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随即继续说道:“所以,王子,我们一定要得到一只紫檀木猿。等到猿的数目到了四十只的时候,我们便能借鬼的力量,扑灭你那可恶的叔父了。所以,今天晚上,我们立刻去寻那青魔王沙其克吧。沙其克一定肯援助我们的。”

  我看那张纸上画有一个从来不曾见过的美丽的公主。我看了一会,说道:“可以,一定替你找来。”说罢,便退出了魔王的宫殿,和摩白拉克两人同到远迢迢的印度国去。

于是,我们便化装了,在那天夜里走出王宫,向北走去。

  后来,足足有七年,我和摩白拉克两人,备尝一切的艰苦,一路走着。有一天,当我们走到一座村庄的人口时,有一个瞎眼乞丐在行乞。但出出入入路过的人,个个只装不见,径自走过。我看那乞丐很可怜,便掏出一块钱来给他。

后来走了一个月光景,我们走到了一处没有人的荒野地方。摩白拉克便说道:“王子,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的国家了。你瞧,这里便是青魔王的国家。”

  那乞丐再三道谢后,问道:“先生可是旅行到这里来的人么?似乎不是这村庄上的人呢。”

可是,我因为什么也没见到,就说道:“可什么也没有啊!”于是摩白拉克就一面笑,一面从衣袋里摸出药来,涂在我的眼上。忽然,便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国家展现在我的眼前;同时,非常奇怪,又有一群容貌像人的鬼,走近我们的身旁来,领我们到魔王沙其克的宫里去。

  我回答说:“是的,我是旅行到这里的,找一个人,已找了七年,始终找不到。”

那魔王见了我,非常快乐,说道:“王子!你来,我很觉光荣。我和你的父亲是老朋友呢!此后,我也想和你结为知交,怎样?我有一件事要托你办一办,你肯么?你如果办得好,就把第四十只猿给你。”

  于是,那乞丐说道:“我的家里,虽是坍得不像样的破屋子,吃的东西也没有,但请和我一同去,好么?”

我在魔王前低下头,答道:“无论什么事,我没有不肯办的。”

  我们不加拒绝,便跟着那乞丐一同走去。

魔王就高兴地叫我走近去,一面交给我一张纸,一面说道:“你去找到画在这上面的蔷蔽公主,伴她到我这里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