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 | 不破楼兰终不还!楼兰古国消失的真相竟然是这个?

0 Comment


(一)
  相传在那遥遥的大漠边关,风卷狂沙满天泥的沙漠之中,在巧合的天相之时,在绝妙的天景之幕,会有一股清逸的泉水缓缓的从时空之门开启而落入沙尘凡间,落入人们绝望的心里………
  丝绸之路众所周知,那是一条连接外贸交易的纽带之路,商业的繁华茂盛,人们的物品开阔交流,新鲜好奇及五花八门的事物都由这条神奇之路带进流出,人们交换着不同的饰物,了解着各地的文明习俗。建元二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是开阔此路的第一人,打通西域的意义,不仅丰富了中国人的地理知识,扩大了中国人的地理视野,而且直接促进了中国和西方物质文化交流。中国精美的手工艺品,特别是丝绸、漆器、玉器、铜器传到西方,而西域的土产如苜蓿、葡萄、胡桃(核桃)、石榴、胡麻(芝麻)、胡豆(蚕豆)、胡瓜(黄瓜)、大蒜、胡萝卜,各种毛织品、毛皮、良马、骆驼、狮子、驼鸟等陆续传入中国。西方的音乐、舞蹈、绘画、雕塑、杂技也传入中国,对中国古代文化艺术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人们知道它的美丽可知道它路途的辛苦及恐怖吗?时空泉的传说就是由这里流传开来的,也由此揭开了丝绸之路的神秘及为人不知的神奇天地!就在此刻我诉说起这段故事时,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条通往沙漠的大门,闪烁着浩黄色的微光,我顺光而上,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队长长的沙漠之舟,高高的驼峰上背负着商人们的货物,我在哪里?我呢?此刻的我换装变身了,头带纱巾飞逸飘扬,还有面纱轻遮半脸之上,洁白的好似印度古国的服饰,衬托出我的妩媚,手上的叮当饰物敲击出梦的弥漫。低头俯看身下,天哪!一匹白色的骆驼,白色的绒毛仿似天上的云朵,而我却坐于这朵白云之上……印度女郎?还是阿拉伯姑娘?我想着笑了,马上又沮丧起来,我就是想说个传说而已,老天,为什么把我的人也连同故事一起带入了个这个传奇的世界来了呢?我左顾右盼发现右边走着一个人,手牵着我的白色骆驼,我张口想问他这是个什么年代,什么地方,谁知道只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来,怎么了,还失声了?我急切的想着:完了,完了,我美妙的声音呀哪去了?那个人听到了我的叫声回头对我说道:“莎娅琪朵,前面就快到楼兰国了。”我怎么听得懂他的话呢?楼兰国?是不是那传说中的楼兰古国呀?我的天,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之间吗?我突然像被雷打了似的懵了。(史记上说:往返于丝绸之路上的商队,中段主要是西域境内的诸线路,它们随绿洲、沙漠的变化而时有变迁。三线在中途尤其是安西四镇(640年设立)多有分岔和支路。中道:起自玉门关,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经罗布泊(楼兰)、吐鲁番(车师、高昌)、焉耆(尉犁)、库车(龟兹)、阿克苏(姑墨)、喀什(疏勒)到费尔干纳盆地(大宛)。玉门关楼兰(为鄯善所兼并,现属新疆若羌县)吐鲁番(高昌):高昌故城、雅尔湖故城、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焉耆(尉犁)库车(龟兹):克孜尔千佛洞、库木吐喇千佛洞阿克苏(姑墨)喀什(疏勒…………)这就是此故事的时间背景,我依稀记得书上就是这么写的,未必现在的我穿过时光隧道来到了丝绸之路上的楼兰古国?老天爷,我就是想说个故事而已嘛?你要这么玩我,我就不说了总行吧?我心里默默的念着,回到我该回的地方去吧,希望再睁开眼睛时就像做了个梦啊!
  嘿,我睁开眼睛了,依旧骑在雪白的骆驼上,那个人依旧牵着我的骆驼,我想这样子肯定是回不了我的时代了,唯有咬牙待在此地再做打算了。正在绞尽脑汁的想问题时,那个牵骆驼的哥哥说话了:“莎娅琪朵,你的这头‘云朵’很乖呀,这次一路上可没有发脾气呢?”说完还摸了摸这头骆驼。“我的天,这骆驼叫‘云朵’?还是我取的?我怎么不把它叫‘天’呢?”我摸着头依旧想张口说话,可是就是发不了声音,唯有“啊啊啊”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从小就是我教你骆驼的习性和本事,还将云朵一起带大,我也很喜欢它。”我可能穿越到哑巴姑娘身上了,我无可奈何的一愁莫展。“唉呀,莎娅琪朵,为什么自从那次你从驼背上摔下来,就不肯说话了呀?”“什么?我不肯说话?我的天,你得要我说得出呀?我现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了,我有很多疑问要问,我有很多问题想提,可是我说不出,却听得懂你们这咿咿呀呀的语言,这是怎么回事呀?”我又在心里说着这番话。那个人又接着说道:“这次从长安回来,货物是满载而归呀,路上也很顺利的,没有强盗和土匪。”“什么?……还有强盗和土匪?这么说就是这次我命大咯?”“不过,话说回来,遇到也不怕,因为我们有你呀?”这话一出口,我听得头发都竖直了:“有我?我会啥?会十八般武艺?会弯弓射大雕?会飞刀击剑?我的天!”“莎娅琪朵,你的拳脚功夫还真不愧是你父亲从中原请来的师父做你的老师,真是值呀?”“拳脚功夫?”我伸开自己的双手,又紧握拳头,嘿!还真有点小力气,好像还有点肌肉呢?那我会点啥呀?会轻功水上漂不?正想着呢,这个人又说话了:“特别是你的轻功,那可是无人可敌呀?”“我的天,我会千里传音吗?我怎么想啥他说啥呢?我也是要醉了,可是现在还不知道他叫啥呀?“莎娅琪朵,我鞔格其卡虽比你年长,但是看着你一天天的长进,我非常的佩服,可是看着你不说话了,我又非常的痛苦,你总是叫我鞔格哥哥,跟本没把我当成下人看待。”“喔,他叫鞔格其卡,他是下人,而我叫他哥哥,我是个不见外也待人随和的女人吧!呵呵,又知道了点想知道的了。神奇玛利亚呀!老天爷!……路途继续,我还在想我是谁?莎娅琪朵?楼兰古国?我的身份?家庭?背景?具体年代?迷茫呀迷茫………难道这一切和时空泉的传说有关吗?既来之则安之吧………
  (二)
  风沙满天的路程总是难受的,我用手掐着时间算着点,怎么还没到楼兰古国呢?我曾恍惚间听闻过的地方,那应该是个有着如同阿拉伯建筑的国家吧?圆形的房顶,方正的房间,七彩的墙壁,华丽的雕刻,优美的纱缦,柔情妩媚的姑娘和豪情四溢的小伙子。想到这我突然的看了看鞔格其卡,他怎么像个女人似的秀气温雅呀?难道是我想错了?俗语说得好:“梦想很美妙,现实很残酷呀!”我唯愿这想象能达到那一半的美妙我也就心安啦………“快看,快看,前面出现楼兰的宫阁飞延了。”有人叫道,终于要到了,起码我能把我自己好好的了解一下了。
  骆驼队逐渐进入了楼兰古国的镇上,这座位于罗布泊旁的国家,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烤肉的香味,夹杂着大饼的叫卖声,人群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真的是圆形的屋顶耶,那七彩的墙壁上雕刻着凤舞云霞的图腾,路的两旁高高矗立着胡杨树,枝叶繁茂遮阳避阴。木质的住房家具古朴精美,有些房屋的窗外门前晾晒着飘逸的彩纱轻缦,随风舞动着叮当的节奏,挑动着我激情的脉搏。我突然觉得我饿了,不行,我得吃大饼,我要吃大饼呀,我指着那叫卖的大饼,咿咿呀呀的叫闹着。鞔格其卡听见了笑道:“莎娅琪朵,你要吃大饼?”我点点头,心想:“本姑娘饿了,吃个大饼不行呀?”“你最不喜欢吃这个了,怎么今天看见大饼如此欣喜若狂呢?唉,自从你摔了后就开始变得不像原来的你了,感觉是……两个人似的。”我要醉了,那这饼你是买还是不买呀?我依然不停的对他指手画脚的诉说着,他摇摇头说:“快到家了,忍忍吧!”我恨不得从骆驼上飞身而下,给他狠狠的踢一脚。就在我这么想时,突然间就这么跳起来了,一个轻转悠扬的起身落地,我也是呆了。鞔格其卡直直的和我面对面的对视着,我真不可能踢他呀,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那卖大饼的小贩面前,拿起一个就跑,妈呀,这饼好重。后面传来一阵追喊的声音:“哎,哎,莎娅琪朵小姐,你怎么也会抢吃的呢?不可思议呀?”“别闹了,别闹了,给你钱。”鞔格其卡看着我拿着大饼已经飞身上了座骑,摇头叹道。我得意的笑,哎哟,这饼真的是又重又硬,什么做的呀?我的天,咬了半天还真是太硬了,像烤干了又爆晒后的面包干似的,我唯有望而兴叹呀,白白的浪费了我失去淑女风度的勇气。鞔格其卡看着我的样子,偷偷的笑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他得意的笑了。
  我高高的坐在“白云”上,拿个大饼,手都拿酸了,这饼做个武器暗箭的,飞出去那绝对的有杀伤力呀!这楼兰古国的特色肯定是一饼多用。不知不觉的来到一座精美豪华气派的房屋前。“莎娅琪朵,快下来,到家了。”鞔格其卡叫道。“到了?到了吗?天哪,这是皇宫吧?还是什么宰相大臣的府邸吧?”我心里这么想着,一个轻飞缓缓落地,这雕栏画栋的外墙,云舞叶飞的木柱,还有那精雕细刻的木门,真是美得不要不要的了。门口迎出一些人来,看着我们开心的笑着,给我们热情的拥抱,可把我给震住了,反正不管那么多了,我也只有傻笑着再加上“啊,啊”的叫。“我的女儿呀,总算平安归家了,感谢神的护佑。”一位衣着体面,气度不凡的男人给了我个热情的拥抱,他叫我女儿?我就该叫他父亲咯,不过我还是发出“啊啊啊”来。“唉,还是没有好呀,这一跤摔到大脑的语言中驱了吧?话都说不出了,唉!”这位男人又感叹道。“好了,好了,只要人没事就好,暂时的失言以后总会治好的。”又来一位衣着华美,富态优雅的女性拉着我的手对那位男士说道。“她是……不会是我妈吧?”还刚开想,结果就出来了:“太太,快把女儿带进去吧,好好休息吃个饭。”“快,快,我要吃饭,别的先不管了啊,别饿死了。”我急急的拖着这位太太的手狂奔而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那个嘣硬的饼子哐啷掉在地上发出如此的声响,难怪我无法吃下咯。人们开始各做各的事了,有的给骆驼喂食、洗洗刷刷的;有的将货物搬下卸货;忙忙碌碌的人群在我面前去去来来的,而我已经吃饱,躺在精致的好似贵妃椅上根本就不想动了,眼前开始模糊起来,沉沉睡去……
  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柳梢头了。我睁开眼睛,看着屋内的布置,粉色的纱缦纹帐,洁白的床单和枕套,刺绣着金边花饰的被子,精美编织的地毯上,有各种不同的色彩刺绣其间,交织出彩幻的空间,让我沉醉。从梦幻中回来,我依旧是在楼兰古国呀!我起身来到窗前,打开木质雕花的窗户,迎面吹来一阵清风,带着古国特有的花香,仰望满天的繁星点点,苍穹之内四海腾跃着无边无际的星灯,那弯弯的月亮呀,未知的时空呀,何时你才能流下那股股的清泉,让我早点回到我该去的时光吧!看来这个故事还得由我来演绎才能完美的结束。我自言自语地喃喃说话。咦?我不是哑巴呀!喔,原来我只是不会说楼兰语而已,但是能听懂。这个传说中有个男主人公叫达格明,我得找到他才行,因为传说中时空泉出现的时候和地方必须有莎娅琪朵和达格明两位同时在才能看到这传奇的情景。就这么想着、算着、疑惑着、徘徊着,又躺在那温暖美丽的床上睡去了,好爽呀!
  第二天起来,有下人们帮你打水洗漱,伺候得非常的周到和细致,我这现代人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于是多看少说,反正也说不出楼兰古语,慢慢去摸索着他们的套路,渐渐的去习惯,因为此刻的我是……莎娅琪朵嘛!“莎娅琪朵小姐,莎娅琪朵小姐。”听到有人叫我,我一看是鞔格其卡。“嗯,嗯,嗯?”这是我的回答。“快,我们到正厅去吧,今天有大量的商家来取货,就有你想看的达科冕宁先生的儿子呢?”“达科冕宁?达格明?呵呵,说曹操曹操到呀!”我屁颠屁颠的和他跑开了。心里在想:这小伙子帅不?这楼兰古国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和性格呢?不会都和鞔格其卡似的秀气吧?呵呵,本小姐是不幸中的万幸呀,起码在这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空间中能看看帅哥。穿过长长的木质刻雕走廊,我无心欣赏两边的花草藤树,提着好像是印度服饰的长纱裙缦,一路飞奔。“哎,莎娅琪朵小姐,你别起飞了啊?我跟不上。你放心,你父亲是楼兰最大的商家,他们都是分销商,都会排着队等候,一时半会是不会回去的,起码要到晚上了,因为我们还要请宴呢?”鞔格其卡气喘吁吁的说到。喔,我懂了,莎娅琪朵的父亲是………就像现代社会的大供销商,然后批发给那些小商家去卖,等于是供货商和卖家的关系。耶,又得到点情况了。我这么想着也同时放慢了速度,心里默念:淑女,淑女,保持,保持!现代人别在古代失了态啊!快到正厅时,我刚想猛冲出去寻找那位达格明小伙子,却被鞔格其卡一把抓住:“小姐,你这么公然的跑上正厅会吓到大家的。”什么?我很丑呀?会吓到大家?什么个意思?我急急的发出“啊啊啊”的声音询问到。“你又不记得教导了吧,家眷们的女性不能轻易出面于公众场合,除非请你出来。”“啊,三从四德?就像古代的中国?”我又懵了。“好啦好啦,说是这么说,可是你看看你,在你这哪有什么规矩和方圆呀,否则你父亲也不会让你学功夫了。我的意思是别吓到你想看的达格明了。”鞔格其卡一口气说出来,还不带断句的,真是人才呀,楼兰古国的言语真是神速。“喔,是这么回事?你不干脆就说别吓到我心里的男神就好了嘛!”我和他躲在正厅旁的偏厅中的纱缦下偷偷摸摸的往正厅张望着。

原标题:少年科学粉每日一题 |
不破楼兰终不还!楼兰古国消失的真相竟然是这个?

在中国古代丝绸之路上,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国度,最早被记载于《史记》中的楼兰古国。楼兰,一个梦幻般的名字,一个神秘的国家。唐代边塞诗人王昌龄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带给我们的楼兰是漫天飞舞的狂沙,艰苦卓绝的生存条件;而素有西部歌王之称的王洛宾先生一句“楼兰姑娘你去何方”,却又让我们对楼兰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也许是因为它的神秘,才让更多的人抱着猎奇的心态去挖掘那段消失在时空中的璀璨文化。

图片 1

图片 2

撰文/李文潇

楼兰复原图

中国古代写边塞的诗歌中,我们经常能看到“斩楼兰”、“破楼兰”这样的话。比如:“不破楼兰终不还”、“辞君一夜取楼兰”、“愿为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等等。这个叫做“楼兰”的西域古国,它前后存在了不过百年,却让无数的文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为之心醉神迷。

从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国开始,楼兰古城慢慢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沧海桑田多变幻,它曾经的繁荣与辉煌,在饱经战火摧残和历史变迁后,当那美丽的绿洲消逝在茫茫流沙之中时,留给我们的思考却是久久不能停歇。

那么,楼兰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引起人们如此浓厚的兴趣?为何一个偌大的国家就这么神秘消失在沙漠中了?

楼兰古城遗址位于新疆巴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的西北角,孔雀河故道南岸16千米。古城遗址呈正方形,边长在300多米左右,总面积约12万平方米。楼兰古城位于密集的雅丹地貌中,最显眼的建筑遗迹是古城中部的“洞房”,其墙壁是整个城市中唯一使用土坯垒砌而成的。专家认为,古城城市功能齐全且布局分明,城西是居住区,城东是行政和军事区,城市规划和发展显而易见。

楼兰——兵家必争之地

图片 3

在远古时期,楼兰就有人类居住繁衍。这里挖掘出的最早的遗迹,貌似是母系氏族公社时期的,这一时期女性的墓葬都比较豪华。随后他们进入了父系氏族阶段,挖掘出一些很好的男性墓葬,并有太阳形象出现,是一种古老的太阳崇拜。

楼兰美女和丝绸之路的不解之缘

图片 4

相传,楼兰女在丝绸之路上久负盛名,以致西域王公贵族纷纷娶楼兰女为妻。公元326年,割据敦煌的大军阀张骏趁天下大乱,派将军杨宣攻打鄯善。鄯善王元孟被逼无奈,不得不献出楼兰美女,这才平息了战争。

楼兰附近的太阳墓

图片 5

在公元前3世纪,楼兰邦国已经建立,并与中原地区有所往来。公元前2世纪,张骞为帮助汉王朝对抗匈奴而出使西域,他曾提到:楼兰是一个“临盐泽”的城郭,最重要的是,楼兰的地理位置乃是交通要道,要到西方去,必然要经过此地;要控制塔里木的政治军事局势、保证经济贸易,皇帝就应当把楼兰握在手中。当然,汉王朝的死对头

匈奴人,也是这样想的。接下来的数百年,汉朝和匈奴就在楼兰一地展开了拉锯战,今天楼兰归你,明日入我囊中。楼兰国王苦不堪言,只好派一个儿子到汉朝去当人质,又派另一个儿子到匈奴当人质。汉朝对楼兰的外交政策颇有不满,楼兰国王只得陈书于汉朝皇帝,心酸地解释道:“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

楼兰美女图

经过几番政治与军事的较量,最终,楼兰渐渐脱离了匈奴的控制,转而被汉朝控制。汉朝人诛杀了当时的楼兰王安归,并扶持亲汉的另一位人选称王。这是公元前77年的事。新王虽然有汉人扶持,但仍旧惧怕强大的匈奴,因此他抛弃原先易被匈奴骑兵进攻的都城,迁都到了罗布淖尔荒原南边的都迂泥,不肯再回楼兰。从地理位置上看,这里会比较安全。迁都后的新国家,改名为鄯善。

那么,楼兰女到底有多美呢?——上个世界八十年代,一个惊人的考古发现震撼全球。在新疆出土了一具古尸,距今约三千八百年历史。科学鉴定该女死亡时为四十五岁左右,身高1.55米,出土时古尸身着粗质毛织物和羊皮,头发色棕,皮肤红褐色富有弹性,眼大窝深,鼻梁高而窄,下巴尖翘。

那楼兰这边呢?汉朝就派军队到过去,将此地演变成了屯戍军区,既从事生产,又保障往来汉族人士的安全。鄯善国则在新的土地上耕耘,形成了新的气象。鄯善国存在了多久?从汉、三国、晋,直到北魏时期,鄯善一直有纳贡中原的记录。但不久,强大的柔然兴起,侵占了鄯善,并与北魏征战不休。其后,又有其他民族如高车(维吾尔族先民)攻打鄯善。在纷飞的战火中,鄯善逐渐衰落了……

中国考古学家通过人像模拟组合系统,利用出土尸体的额骨X光片绘制出了楼兰女复原图(见上图)。通过复原图,我们可以看出,楼兰女子容貌俊美。

古诗云:“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历史走到这一步,楼兰—鄯善,这一根敏感的古西域神经,终于断掉了。

图片 6

罗布泊干枯导致楼兰最终灭亡

楼兰美女复原图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