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军警】侠 棍(小小说)

0 Comment

侠 棍(小小说)
  
  侠棍这个名字是他父亲起的,原来他叫狗剩,觉得不响亮,便改成侠棍。意思是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子。他父亲的人生哲学是:宁给好汉牵马坠蹬,不给熊包当祖宗。当年曾给恶霸当了几年打手,曾红极一时。后来吃喝嫖赌,挥霍个精光。赶上土改,划为贫农。他父亲当年,是生产队贫农代表,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剧烈时期,身价倍增。队里每逢开会,连大队书记都要征求他意见:“贫协的同志,还有什么要补充吗?”得到点头允许,才好散会。
  侠棍没文化,斗大的字,不识一筐。嘴拙得像棉裤腰,不会说话。两只耳朵却很灵,眼睛也很尖。文革时期,他监视着五类分子,最会盯门缝,贴墙脚。鸡毛蒜皮的屁大小事,也要向他父亲汇报。他父亲借机在会上发言,批判,训话,他在一边,两手卡着腰,站得高高地,一边瞧着父亲,一边瞅着被他父亲呵斥的人,一付得意洋洋的姿态,努起嘴巴,撅得老高,一动一动地对着你,像在发着共鸣。
  他最得心应手的三句话,也是跟他父亲学的:“反对贫农,便是反对革命!”“你不老实,就给你戴上帽子!”“贫下中农管不了你,真反了你了!”在那个时代,还真有用,威力不小,吓得五类分子一声也不吭。
  刚进入改革开放,他父亲便归天了。他也一落千丈,风光不再。他学的那三句话,再也震不住人。连富农家的孩子也敢回他句:“有能耐你就给我戴上帽子吧!”“咋啦,还怕你不成?”……气得他两眼冒金星,嘴哆嗦成一团,不知该如何应对。碰了几次钉子,他晓得世道变了,他这一套已镇不住人了,便慢慢收敛起来。
  
前年回乡,路上碰到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在路边拾着柴草。一看,竟是侠棍,面孔憔悴苍老。他瞅见我,还认得,主动打着招呼:“你又回来看家了?我算服了你们了:富农还是富农。我现在还是贫下中农……”
  
  

童年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太阳从东方升起,一个男孩出生于江西省乐平县浯口乡杨溪村,一个农民的家庭。当时奶奶和祖奶奶把他捧为掌上明珠,满月之前便唤来算命先生为这个小宝宝算命,算命先生说:这男孩命带长生,并且有一定的文星,小时候克金。所以奶奶给我取小名—长金

五年后,我大伯许春铨病故,下半年全村在祠堂内上谱,因为在封建社会长子不能缺后代,我父亲是老二,我是第一个长孙,长孙过继与长房,这样我就上谱于许春铨脚下,成为了大伯的儿子。我上谱的学名叫许相钱。两年后我父亲同两个弟弟分家时,我父亲就分得了两份田地,每份是八亩三分,我家就有了十六亩六分。加上我父亲勤劳能干,不但种好了十几亩田地,而且在农闲时搞搞其他的副业,比如买卖小猪等等,因此一家三口的生活绰绰有余。他就把多余的钱或粮放租给一些生活贫困的家庭,这样既解决了贫民的燃眉之急,又增加了我家的收入。在我八岁那年我便进入了私塾念书,二个半月我就读完了“人之初”“百家姓”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