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正文 第11章 有骨气的小福子 誓不为妃 云外天都

0 Comment

第十一章有骨气的小福子
宫中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天,这几天内,敬事房的公公把小福子调了过来,我又把一个间谍给打发走了,心中特别高兴,可这种高兴只维持了一天,因为,那小福子仿佛他不是奴才一样,除了我指使他以外,连司徒指使他做事,他都一脸死了老娘的表情,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我明白了,难怪他被人调入藏书阁,最冷清的角落,原来是这样……
这一天,我把小福子叫到跟前,久久的打量他,半天没出声,把他打量得心底发毛,我才说:“小福子,我知道,你肯定糟遇了不少事,我也不管你来宫中,有什么目地,但有一条,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珍惜你那条命,又有谁会珍惜你呢?”
小福子垂着双眼,久久没有出声,抬起眼来,却是莹光闪闪,他轻声道:“我知道了……”
我没有再理他,径自走开,暗自感叹,这小福子,本是性情中人,本有机会成为人上人,又耐何成为人下之人。
隔了几天,我回了一趟将军府,把父亲留给我的书籍翻了几翻,因为我记得,里面好像有一本武功秘笈,叫九阴真经什么的……
初一看到父亲给我的遗物,我倒真是吓了一跳,想不到穿到这世界之后,倒真有九阴真经的武功秘笈,不过,我又不想学,有什么用?在我们那时代,武功有什么用,一颗子弹就什么都了结了,再说了,我是智慧形的人物,要那么些个武力干什么?
我找了一个空闲,把九阴真经递给小福子,让他去学一学,我可没什么好心,只不过想陪养一个好一点的护卫罢了,瞧他那样儿,半天不出声,良久,才抬起眼来,那眼光,仿佛我是他老娘……
他接过书,也没向我道谢,直接放入怀里,径自走了,倒把我唬得一怔一怔的,心想,这个小福子,倒真有些性格。
一转头,我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直到过了一个月,眼瞅着周围没人,小福子期期挨挨的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已经过了第一重了……”
刚一开始,我还不明白他在讲什么,过了良久,才反映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努力努力,继续努力……”倒有点在说,学习,学习,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不这么说,能怎么说,我又不会武,不能指点他,只有靠他自己摸爬滚打,如果走火入魔,练功出了岔,那只能是他自己的事,我说了,我没安什么好心,不是吗?
只不过自从我跟他谈了那一席话之后,对旁人神色之间恭敬了很多,使得司徒娘娘想把他调到别处的念头儿也渐渐的熄灭了,只不过,对其它人,他除了尽本份之外,一件多余的事都不做,可对我,我还没开口,他就把所有的事连擦凳都给做了,两相比较,相差太远,司徒对他就有点埋怨,她又不能怪我,只有横眉竖眼的对他,一见面就没有好气儿,因而,到了以后,这怨结得越来越深,两人成了死对头。
处理好小福子的事之后,这宫中,倒不像我看过的宫斗书一样,整天斗生斗死的,风平浪静,除了张媚儿时常来窜一下门儿之外,其它的麻烦倒还没有,我就想,我是不是来错了,这风平浪静的,司徒娘娘自己也能处理好,想着想着,我又想着向她辞行来着,可一想,这一回可不像将军府那么容易脱身了,入宫的宫女都有编制,有品级的起码三年才能外放,看来,还要守三年才行,我又郁闷了一回,三年,耽误我多少事儿啊,三年,那品玉坊的老板都不记得还有我这么个设计师傅了……
想起品玉坊,那可是京城首一首二的玉器坊,全国开了不少的店,听说有长公主月昭做后台,每年不知赚多少,在将军府的时候,我经常女扮男装同他们打交道,因为,我设计了不少图纸给他们,还挺受欢迎的,从他们那儿,赚了不少钱。
为了不让品玉坊的老板忘记我,这一次出宫,我拿了几张最近设计的图纸,换装之后,向品玉坊走去。
一进门,品玉坊的掌柜的看来在接待什么重要的人物,竟离开了柜台,点头哈腰的给人端茶倒水,坐在椅子上的两人丰神俊朗,有着不凡的气势,一看就不是人间凡品……
我忙用纸在脸上挡着,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熟人,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人……当然,我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用纸在脸上遮挡,正想偷偷的退下,以后再来,哪想到那平时眼神儿不太好的掌柜已经看到了我,欢天喜地的走上前来:“甄公子,您可来了,您可好些天没来了,您看,可有好多活儿等着您呢,来来来,快进来……”
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拉着我就往屋里头带,还好不是拉着我挡着面容的那只胳膊,还能暂时挡一下。
我在品玉坊化名甄柏岭(既真白银,取个好彩头……),是品玉坊的自由设计师之一。
我挡着面,就想步入内室,可不想,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熟人就问了:“老板,什么人值得您这么热情,连我们都不顾了?”
掌柜的笑道:“您看,我还差点忘记介绍了,这一位,不就是设计那波海灵珠的设计师傅吗?您想要的东西,就是他设计的,今儿个您在这里,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也好让他再改改?”
那人笑道:“您这位设计师傅好像不太愿见我呢,您看,他那脸挡得严严实实的……”
掌柜一把拉下我手中的稿纸,陪笑道:“他哪是不愿意见您,只不过,刚好稿纸挡住了面而已……”
我忽然镇定下来,心想,这个人,怎么会是一位太监,既然不是一名太监,那么,他那天就是假冒进宫的,他应该怕我才是,怎么反而是我怕他?……只是……他万一杀人灭口……。
这个熟人,就是那天我迷路之后被我千挑万选选中的带路人,小太监,不过,不知道他叫什么,没问……
那人看了看我,一怔,道:“原来是你……” 我嘻嘻一笑,道:“可不就是我?”
那人笑了,轮到我一怔,他笑起来脸上充满阳光,仿佛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他身上,我竟然以为他是一个太监,可真是瞎了眼。
他道:“人生何处不逢君,想不到今天见到了你……”
我看见他眼中的欣喜倒不是假冒的,一颗心放入肚中,杀人灭口的事他不会做罢?
掌柜的早把雕成碧波灵珠的玉佩拿了过来,递到他手中。
那碧波灵珠是以海中波涛衬出一颗珠子的样式,样式乍一看普普通通,但那珠子是南海黑珍珠,指拇大小,极为难得,更为难得的是,那颗珠子被巧匠一剥为二,珠内竟还雕了一尊佛像,合上,却严丝密合,一点都看不出来。
掌柜的把玉佩递给他,还没向他介绍呢,他随手按了按,那珠子应声而开,倒把我吓了一跳,这人的眼力,也太好了一点,心里怀疑,他是不是事先知道?
正想问他,掌柜的倒先问了:“客官,这件东西,您以前见过?”
那人摇了摇头,道:“从没见过……” 掌柜的道:“那您怎么?”
那人笑了,却没答他的话。
我忽然明白,某些人,天生有一种能力,能看破一些东西,而他,就属于这种人……
而且是姿质极佳的那种。
这样的人,也极为可怕,可我不怕,我又没惹他什么,再说了,以后还不知有没有交集呢,怕什么?
我端正了一下思想,问他:“客官还有什么要改进的,尽管说出来,我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第三章偶遇
一路上皇宫内景物富丽堂皇,四周围奇花异草充斥其间,暖暖的傍晚的风吹在脸上,我不由得诗兴大发: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遥窥正殿帘开处,袍祷宫人扫御床。
旁边这公公拍掌叫好,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有一时的恍忽,这人是个太监吗?为何我稍微觉得他有点气势不凡?而且有一股一鸣惊人的气势,我一咬牙,既使搞错了,那就错到底吧!揭穿了,我可要吃不着兜着走。于是我把他是不是太监这个问题抛诸脑后,反正有贵妃娘娘罩着我不是吗?
他用一种崭新的眼光望着我:“这真是一首好诗,是你做的吗?想不到你身为女子,文采居然如此的出众!”我穿过来的那个社会,女子有文采的不多,女子无材便是德还是在社会各界奉行,当然,官宦人家的小姐除外。
我得意洋洋的想点头承认,可心中的警铃大作,这种出风头的事,我不是一向不做的吗?出头椽子先乱的至理名言我可是记得牢牢的。除了容貌不让人看上之外,文采我也不想让人看上,当然,我的容貌也没有几个能看得上,我脸上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这是我们贵妃娘娘作的,我只不过记熟了,触景生情的念了出来,让您见笑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疑色,似信非信的望着我,我的眼睛坦白无辜的回望他,他叹了口气,看来相信了我的说话,饶有兴致的道:“你说的贵妃娘娘,是不是新近晋封的司徒娘娘,不愧为有名的才女,做出来的诗文采非凡啊!”
他的脚步加快了几步,想必是想早一点赶到紫宁宫去见那位文采非凡的贵妃娘娘,我不禁恨恨的想,就凭你,一名太监,也有如此的心思?看贵妃娘娘不把你给一脚踢出来。在我的怂恿下,我估计贵妃娘娘会的,而且还是亲自动手。
贵妃娘娘,也就是司徒明珠对我有一种变态的保护欲,她总认为我弱不禁风,一吹就倒,任何人只要对我稍有不敬,她就会表面微笑,暗中发飙,有时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份之想?我们那个时代,不但流行男同志,那个,女同志不也有所闻?不过,司徒明珠也就精神上有些个依赖我,倒没做出其它什么动作出来。
两人正在路上走着呢,皇宫可真大,我跟着他走来走去,也没搞明白这到底是到了哪儿,正思考着,这是哪儿呢,就听见前面有劈劈拍拍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一听,这声音,熟,我也经常用来对付将军府那些个不长进的下人,这不就是打耳光的声音吗?
转过几个花丛,我与这位公公看到,一个小监正跪在地上被人打耳光呢,哎,他领的这耳光比我在将军府给下人的可重得多了,两个五大三粗的太监,手拿竹片一声一声的打着他的面颊,他那脸被打得肿得奇高,眼睛都快成一条缝了,我一看,心就软了,心想,这是谁啊,这么心狠手辣,我在将军府,下人罚得最重的时候,也就甩他一拍掌了事,我这个人有一点不好,心一软,就想多管闲事,于是,走上前,才发现,那树荫下面,还立着一位佳人,正津津有味的欣赏人家打耳光呢!
我一看,这佳人,生得当真美,美得冒泡,从她身上穿的衣服来看,必定是一个宫妃了,只不过,是一个比较低等的美人而已,她旁边的宫女手上拿着一支断了的发簪,我明白了,这小太监,必定是弄断了她那发簪,挨了打呢。
我仔细一看,她那发簪也不是什么上品,只不过普普通通的蝴蝶发簪而已,至于吗?
于是,我笑了笑,走出花从,谁曾想,人还未开口呢,那位美人已经望到了我,看到我身上所着宫服的等级,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这位姐姐,是不是紫宁宫的明尚仪,我早就想拜会司徒娘娘了呢,可巧了,今儿了就在这里遇见了姐姐……”
我汗了一把,这宫中信息的传播速度也太快了一点,简直快得过网络,就这一会儿,司徒贵妃娘娘的大名就传遍宫中,连带我,也出了一回虚名?对于一个低等的美人来说,贵妃娘娘身边的女官地位可比她还高呢,虽然名义上她是主子,我是下人。
我笑了笑,正想问她姓甚名谁呢,她倒乖觉,自动报上:“我是王美人啊,明姐姐,不如,没事儿了,我想去拜访一下司徒娘娘,您能引见引见吗?”
得,这就开始拉帮结派了,结党营私了。
我望了望被打得极惨的那位小太监,向王美人行了一个宫礼,笑了笑道:“王娘娘,这位小公公什么地方得罪了您?”
王美人一看我的脸色,忙让行刑的人停止的用刑,叹了口气对我说:“明姐姐,你看,我这支簪,可是皇上送给我的,被他这么一弄,就没有……”说完莹然欲滴,伤心得仿佛死了老娘。
我笑了笑,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只簪来,道:“今儿个初次见面,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给娘娘的,不如这只簪就送给娘娘做个见面礼,你看,可好?”
王美人知道我的潜台词,我是想为那小太监求情,再一看我手中那支簪,可比她那只不知好了多少倍,她喜滋滋的接了,也不管那支破簪是皇上送的了,忙吩咐道:“小福子,今儿个看在明姐姐的份上,就饶了你吧,下次,可要小心点……”
小太监用肿成了一条缝的眼睛满是感激的看着我,我没注意,正胡思乱想呢……
我心想,看来这皇宫的财物也不太好刮,你看,一个宫妃连这样一支簪都喜了个眉开眼笑,这只不过是我为品玉坊设计的产品的其中的一件而已。皇宫里的佩饰,怎么还比不上品玉坊的?还是,这个宫妃品级太低,好东西都到不了她手上?进宫没几天,财没刮到,倒送出去了一件,我就沉浸在在皇宫刮不刮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的左右摇摆的心情之中,心中一阵后悔,这刮不到财物,来宫中,干嘛呢,不由得在心底把司徒明珠骂了个底朝天,脸色也就不好起来。

第一十七章大将军
狩猎大会过后,我与司徒回到了宫中,过了几天,外面的消息渐渐重新传到了宫中,我才明白,为什么司徒有此荣幸伴驾的真正原因,因为,齐国宣王回国之后,边境忽然兵力大增,厉兵秣马,一幅来势汹汹的样子,西楚朝野俱震,准备派兵前往准备。
我想,可能皇上也不是个愚蠢的主,一早有所查觉的,要不然也不会忽然之间对司徒大加宠爱,只怕也想起了司徒将军的好处来了,不用说,司徒大将军出征的时候到了,可怜啊,我想起战场的血流成河,心想,还好我不是个男人,这一切八杆子都打不到我身上……
我暗自心想,咱们这个皇上不是扣了人家一个质子吗?怕什么?难道质子也被人家救走了?不太容易吧?
不知道怎么的,我想起那做由我设计的玉器,上次去品玉坊的时候,竟然没被人取走,品玉坊有行规,没被人取走的玉器过了时间以后,就成无主之物,倒让我白白得了五千两银子。
果然,战争的消息一个月内就从边疆断断续续传了过来,皇上为了安慰边疆战士,让身处深宫中的女人缝制战袍衣物送上战场,宫中一切用度都裁减了不少,看来边关战事不太顺利,宫中的妃子们每见一次皇上,脸色就沉重一次,仿佛会传染一样,连低等级的宫女们都满脸沉重,见了面,都不敢说话,点点头就过去了,乌云密布,风雨欲来,宫中的气压低得不能再低,我也不敢随便往宫外跑,如今不比往常,个个儿的心气儿都不太好,一个不小心,成了某位贵人的出气筒,可不太好。
司徒的担忧之色溢于颜表,整天问我:“你说,爹爹会不会怎么样?爹爹会回来吗?”
我只好强作镇定,安慰她:“不怕,你爹武功高强,打不过,跑回来还是可以的!”
我得承认我不太会安慰人,在现代有把小声哭泣的邻居小娃娃哄得嚎啕大哭的惨痛经验,经我这么一说,她更加担忧,扯住我的袖子,差点哭了:“慧如,师父不在了,怎么办?怎么办?”
其实,我对这场战争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自从我父亲暗夜之中被人杀死之后,我就知道,大齐迟早会动手了,甚至我有时候怀疑,是不是大齐的人派人刺杀了父亲?他们早就知道,江南一战行军布战的就是我这个便宜老爹?但更让人疑惑的是,咱们西楚的皇上对于这件事竟无声无息不了了之……
不过我想,大齐想吞并西楚还不可能,因为它的东面还有一个大梁国虎视眈眈的望着呢,这就是典型的三国鼎立的局面,谁也不会太快打破平衡,因为谁都怕另外两国联起手来。
这一战,根据我看了不少历史
小说的经验,最多也就是西楚元气大伤,割地赔款。想到这里,我有些担忧,总有人要为这场战争负责的,司徒大将军,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对他的女儿,又会产生什么后果?重要的是,会不会牵扯到我的身上?你看,我是不是自私自利之极?
我决定,我得早做准备,于是,我又出了一趟宫,卖了不少的药材,西楚宫中,对药材的管制还是不太严格,只要你不把毒药喂入人家的口中,人家是不怎么管你的。
我的便宜老爹,不但是一个武林奇材,而且对行医问药也极为精通,我虽然不喜欢学武,但对这些倒研究了个通透,还有青出于蓝的趋势。
我配制了一些调理疗伤的药物,在小福子不经意的用小石头把娴妃娘娘身边的宫女弄得跌倒跌断了手骨之后,好心的送给她,当然,这药材效力极好,手骨痊愈极快,快得引起了娴妃娘娘的注意……
自从上次宴席之上比赛之后,我反复琢磨,觉得一个让皇上如此倚重,既使她可能不是操纵杀手集团的主要人物,而是知情人,但一与杀手扯上关系,又怎么可能不会武功?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武功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废了,我还坏心眼的想,莫非是皇上偷偷给她下了药?
娴妃娘娘果然派人来找我,要我给她医治旧患,我才知道,我的猜测,竟是真的,她的武功真的被废,她倒没希望我能恢复她的武功,只是要我把她的手上的伤疾医好。
说真的,如果让我给她恢复武功,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是治手患,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她的手一天比一天的好,她面对着我,笑容也越来越多,我想,她可能心中也有了希望,希望我可能,也许会给她恢复武功?只要我有了利用价值,我想,如果以后发生什么事,我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我隔几天就给她上一次药,还与她谈医论道,看来,她也是个精通医理之人,但还是被我说得一楞一楞的,她没有告诉我她的武功是怎么废的,我也不问,一去就跟她云山雾罩的乱侃,侃得她心中七上八下,既有希望也怕失望。
尽管我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功夫,可那一天还是来得太快了一点,大齐很快的击败了西楚,司徒大将军十万兵士,损失过半,连大将军都中了箭伤,被抬回府。
皇上震怒,他没有一句安慰将士的话,反而下了一道罪诏,将大将军软禁在府,不准外出……
宫门深深,我们得不到消息,,以前满脸笑容的人宫女太监们如今看见紫宁宫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宫内的吃穿用度眼看越来越差,宫内各人的脸色变得如此之快,使我这个看惯世态炎凉的现代穿越人都感觉心底冰凉,到了后来,紫宁宫的人不准随便外出,除了我从将军府带来的下人之外,基本上,紫宁宫的宫女们都被管事太监用各种理由抽调走,连小福子,也身不由已的被人带走了。
只有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他才偷偷的来到我这里,陪我坐坐。
可能我与各位公公宫女们的关系平时还过得去,他们倒也没有多为难我,只不过不准我与司徒外出而已。
我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开始,更大的风暴,只怕还在后头。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