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正文 第13章 寿礼 誓不为妃 云外天都

0 Comment

第一十三章寿礼
可不合作,能行吗?我看了看他身边那个仆从,虽然我没练过武,但眼光还是有的,因为我的父亲就是一个武林高手,看他行走不带尘土,几乎脚不沾地的样子,我就知道,他的功夫,可比司徒高了不少,那么,让司徒保护我的念头就想也不要想了。
我一向是识实务为俊杰的,只略微想一想,就想通了,谁管他是什么人,咱们只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至于深一步的交朋结友,就想也不要想,既使他有多深的水,又有什么关系?
我笑道:“林公子既然如此有诚意,在下再推辞,就显得虚伪了……”
主子还没答话呢,少浩倒眼光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嘴角边全是冷笑。
林瑞喜道:“好的,这样,我先下一半定金,家母寿辰将至,望甄公子能给在下设计一件特别一点儿的礼物给家母……”
说着,随手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我,我一看,眼珠子快突了出来,因为那是五千两的银票,还是一半定金,这位,也太有钱了一点吧?
少浩道:“公子的东西,设计得可要特别一点,要不然……”
我看他恶狠狠的样子,深感责任重大,忙赌咒发誓,外加吹牛:“您放心,我设计的东西,没有第二样,绝对是巧思妙意,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
心里却想,什么东西会天下间独一无二,难道天上的月亮吗?我可不能给你摘天上的月亮下来,既然思绪漂远,那赌咒发誓就没了那么坚定,仿若玩笑一般,我自己都感觉到了,忙定一定神,想再说一遍……
林瑞却笑笑,打断我的话道:“我相信你……”
少浩道:“公子,就这样,你也相信?”
这仆从,怎么老和我过不去?我瞪了他一眼,心想,如果司徒与半桶水的小福子联手,不知打不打得赢他?
那名叫少浩的仆从仿佛不知道我横眉竖眼的望着他,又道:“公子,你难道忘了?”他却没有直接说忘了什么,却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向林瑞嘀咕了几句。
林瑞面色沉重的望着他,又望了望我,又回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语言……
看见那仆从目露凶光,双手在袖中紧握,虽然听不懂,但我一样的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他们不是西楚人,是大齐人,第二件,那死仆从正怂恿他的主子杀人灭口呢。
我想,与其让他们以为我孤立无源,可以随时被拿走性命,还不如给他们一点历害瞧瞧,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让那仆从以后看见我就绕着道儿走……
不过,想虽然是这么想,如今我还没有这么历害,最多也就让那仆从不敢轻易下手罢了。
我微微一笑道:“在下知道两位远道而来,必定身怀重要之事,在下与司徒娘娘尚说得上话儿,有什么要帮手的,两位尽管开口,在下看在银子的份上,一定尽力而为……”
那仆从听了,脸色更加寒若万年冰块,他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如果我出了什么问题,司徒娘娘必定不会善罢干休,司徒后面还有他爹大将军呢……
林瑞倒仅仅笑了笑,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扇子,意态萧洒的扇了扇……
他道:“姑娘误会了,在下只不过是为了家母的寿宴,寻找合适的寿礼,并无其它要事,多谢姑娘了……”
他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叫我姑娘,我知道,他这是向我示警呢,要我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就把我女扮男装到处招摇撞骗的事扬得周围都知道。
我笑了,道:“公子,我知道公子来自远方,为令堂堂寿宴竭心尽力,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公子办好寿礼,公子落下如此多的定金,在商言商,在下必定不会让公子失望的,至于其它的事,在宫中,我只不过是小小尚仪,陪伴在贵妃娘娘身边打杂而已,那些个宫里头正常与不正常的事,只要不惹到司徒娘娘身上,我不会理,也懒得理……”
那仆从见我说得如此直白,赤裸裸一个见财忘义的小人,反而松了一口气,目光闪闪的望了望他的公子,再也没有说话。
林瑞摇着扇子,笑了,他眼中反而露出赞赏之色:“那么,十天之后,我来取货,不知你能否完成?”
我算了算制作时间,点了点头道:“必定耽误不了您的事儿的。”
那仆从少浩道:“公子,时候不早了,我们应该……”
林瑞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告辞了。”
他们两人与我约定了取货日期后,我急急忙忙的往宫里头赶,眼看规定的入宫时辰快到了,如果再不回去,被某些人抓住了,可不得了……
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宫里面,值班的总管太监看见我进来,道:“尚仪大人,再过一阵,可就要关宫门了,您可得快点。”
我笑了笑,随手摸了一个小瓷瓶递过去道:“李公公,这不,我可想着您呢,知道您爱这鼻烟壶,朝月坊刚刚进的新货,就给您带了一件过来……”
这样的小东西,在我身上,每天起码带了十件八件的,这里的公公哪一个没收过我的礼,礼虽不大,可它暖心窝儿啊,也花不了多少银子,有些时候,这些个东西,它比银子的效用还大呢。
看看那李公公眼睛笑得差点不见了,伸手几乎是从我手里把鼻烟壶给抢过去,就知道了。
赶回紫宁宫,司徒贵妃娘娘见我回来,松了一口气,我看见她的样子,不禁笑问:“你不会以为我不回来了吧?”
她倒老实,道:“有时候难免会这么想,只不过不是今天,今天宫里头闹贼,你出去没多久,就有一个蒙面人擅闯宫廷,那些侍卫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有些担心罢了。”
我倒有些感动,安慰她:“哪会出什么事儿,我只不过在街上遇到了熟人,聊了几句罢了。”
司徒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问,我告退之后,回到我自己的那间小屋里头休息。
坐在桌边,刚倒了杯茶,总感觉今儿个这屋里头少了些什么,转念一想,才明白,少了一个时常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的小福子,怎么我回来有半个时辰了,也没见到他?
我饮了一口茶,笑道:“躲什么躲,还不快出来?”
小福子探头探脑的从屏风后面现身,我道:“今天那擅闯宫廷的人,不用说,肯定是你啦?只不过他们搞错了,不是有人闯入,而是有人想偷溜出宫。”
小福子喃喃的咕哝几句,我没听清楚,听不清楚也知道他想讲什么,我道:“你那功夫练成那样,还想跟我出宫,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小福子道:“我这不是怕你有危险吗?本来想偷偷溜出去的,谁知道那明月海的功夫那么高,把我拦了个正着。”
我问他:“有没有受伤?” 他笑了,自得的道:“能够伤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我放下心来,打了个哈欠,笑了笑:“知道功夫不高,还不快快去练,对了,我忘了问你,你那九阴真经练到第几重了?”
小福子惭愧的道:“才第三重……”
我倒吓了一跳,看来他也是一个极好的练武材料,我记得我听父亲生前说过,他练九阴真经练到第三重,也花了一年的时间呢,这才几个月,小福子的功力就增加得这么快?
我想着想着,睡意袭来,喃喃的道:“你的武功还待提高啊,等过几天,我配几幅药给你,提升一下你的功力,到时候,也不会被那明月海抓住了……”
小福子应了一声,叫了一个小宫女进来,把我扶到床上,盖上被子,我听到小福子对那小宫女叮嘱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楚,迷迷糊糊睡了。

第一十四章大齐宣王的名声
深宫之中,有关朝堂之上的种种消息还是不太灵通,但渐渐的,有些消息也通过外戚传入了宫内,比如,齐国太后半月之后大寿,皇上派了他的弟弟三皇爷入齐国祝寿,齐国将谴二皇子宣王回拜等等。
我虽然身在深宫之中,可这二皇子齐瑞宣的名气实在太大了,不管在哪儿,总听见有人在议论他,宫中妃嫔原本大部分都是官宦之女,都朝堂上的事多少都听了一点,尤其是那齐国二王子。
他之所以能出名,除了他俊美无匹的容颜之外,我想,是因为他暴躁无比的坏脾气,以及那压倒一切的气势,还有那到处招风惹蝶的荒唐行为。
听说,他每到一个地方,不管停留多久,就算一个时辰也好,总有一两个女子失踪,还个个儿都是绝代佳人,而这些个佳人,过了不长时间,又都会出现在他的府第宣王府出现,还个个说是自己愿意跟他走的……
典型的抢男霸女以后还让人找不到把柄。
不过这位宣王倒有一样好,脾气虽暴躁,但却打得一手好仗,只除了在江南一战中在司徒大将军手下败过一次之外,就从来没有败过,因而,我想,那齐王之所以对他的荒唐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半因为如此吧?
至于他暴躁无比的坏脾气,听人说,连他的父王,都无可奈何,他是庶出,母妃出生低贱,生于宫中,这样的女子,肯定是经常受人欺辱的,但他不同,十岁那年,他看见一位比母妃高阶很多的娘娘欺辱于他的娘亲,他竟仗剑而上,一剑就剁下了那位娘娘的头颅,事后,也不知怎么的,此事却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了了之,但他的凶暴之名却从齐王的宫中传到了西楚的宫中……
从此以后,却没有人再敢欺辱她的娘亲,何止不敢欺辱,简直是有仇没仇的,看见了他们娘儿俩都要绕着道儿走,谁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没了脑袋,是不……
这位宣王,人人都没有提到的是他的智谋,都认为他是一个鲁莽冲动的王子,但我却不这么认为,从种种迹象看来,此人有勇有谋,必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能一剑跺下那名宫妃的头颅,自己却没有获罪,这样一份能力,就说明他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而且,能让那些女子跟他走,而没有丝豪不愿,这份魅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我私下的想法,宫门深深,我又没有机会见到那位二皇子,出了宫,我还忙着大赚其钱呢,哪有空管那些闲事?
大家传着宫中的流言的时候,我在忙着把林公子要的珠宝设计出来,我想了想林公子的身份地位,他不凡的举止,他的母亲,必定也是一个极为高贵的人,她这样的人,什么东西没见过,珠宝设计成什么样子,都会入不了她的法眼,但这又怎么能难得到我,我可比他们多了近千年的知识,再说,我还指望着他们以后照顾我的生意呢,怎么能不尽心尽力?我设计了一个酣态可鞠的胖娃娃手拿寿桃向人拜寿的样子,乍一看,很普通,但是,那个寿桃内含机关,可以张开,张开之后,里面冉冉升起一朵桃花,桃花瓣上,写着四个小字寿比南山……
我将设计好的图样交给品玉坊,才松了一口气,其余的事,就由品玉坊来做了,自然,我会给他们一些手工费的。
连交货我都交给品玉坊的人来做,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位莫名其妙的林瑞公子与他那凶神恶煞一般的仆从,我也想过,大齐太后的寿辰快到,这么巧,他们又给母亲选寿礼,是不是与大齐皇室有什么联系?可这念头在我脑中一闪,我就把它给弄熄了,是不愿意去想,一个想着永远都不会见面的人,还有什么可想的?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有空闲下来,宫中的生活,其实挺好混的,在一个不太受宠,而位置却极尊的贵妃娘娘手下,既没有麻烦,又不会卷入宫廷争斗之中,太后在上一次接见之后,除了我们上面拜见,她已经好长时间没传召了,娴妃娘娘还是那样宠冠六宫,无人能与她争锋,只有宁贵妃经常来串串门儿,感叹几句不明不白的话。
我可清楚着呢,这宁贵妃,可使了不少的手段了,连自己身边的宫女都送到了皇上的床头,可还是没有什么结果,皇上还是宠爱娴妃,一如既往。
其实,我想,她这是瞎折腾,一个帝王如此宠爱娴妃,这个帝王而且还是一个薄情寡义的君王,宠爱的又是一个一无已出的妃子,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而这个原因,肯定不是由于她长得美若天仙,或是体态妖娆这么简单的,在我看来,不管多么精美的菜式,天天吃,吃他几年,怎么都会厌了的,何况,还有其它精美无比的菜式,天天在他的面前晃呢?
只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原因是什么,但绝对不能用塞给皇上几位美女就能解决的。
过了很长时间以后,证实了我这一想法,但真相揭出来的时候,却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又过了几天,我把应承小福子的增长功力的药丸交到了他的手上,不料这一幕,恰好被司徒看到了,她现在功力提升了不少,脚步轻轻的,竟让我没有防备到。
当时,司徒倒是一句话都没说,还笑了笑,尽管那笑容阴森森的,让人害怕,我还以为没什么事了呢,哪想到她竟接连几天不理我,连不得不要传达什么旨意,也叫人代传。
直到我叹着气,把几颗一模一样的药丸递到她的手里,她才对我说了一句话:“那小福子有什么好?有了我,不就够了?”
我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你一个贵妃娘娘,能周围走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做什么事,都是利字当先的,你与小福子相比,当然是小福子对我有用得多,起码他学好武功,可随时到宫外保护我,让我不再受到诸如姓林的仆从那样的气。
当然,我是不会这样说的,如果这么说,岂不捅了马蜂窝?
捅马蜂窝让人蛰,这样的事,我也是一向都不做的……
我忙笑道:“小福子算什么,怎么比得了咱俩从小到大的友谊,他的功力不如你,我才给他药丸的,你的武功这么高,又何需药丸?
司徒还是挺好骗的,说到底,她虽然是贵妃娘娘,又有一身武功,可也就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儿,还是一个喜欢吃醋耍赖的小女孩儿,怎么比得了我这个二十五六从现代穿过来的加上穿越几年的岁数怎么都有三十几岁的老人精?
司徒的气平了一下,被我恭维了几句,又高兴起来,问道:“这几天,街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以前在大将军府,我们俩经常性女扮男装的在街上逛,有了这么好武功的一位保镖在身边守着,以我的性格,怎么会不惹事生非,没架找架打?
看起来,她倒挺向往以前那种生活的……
看她的样子,我有些个心酸,想,才十五岁的小女孩儿,在我们那个年代,还在读书呢,还在追星呢,可如今,却死气沉沉的被皇上当收藏品一般的收在了宫内,还以为是给了她与大将军无上的容耀,无上的恩宠,可在我看来,无非是大将军战功赫赫,功高震主,为了防止他有任何异动,把他的女儿拿来做了质子而已,就如同大齐国江南一战败了之后,把三皇子送入西楚做质子一般。
可转眼之间,我就把这心酸抛到了脑后,各人有各人的选择,你认为不可思议的,她却甘之如饴,只要她高兴,又管得了那许多?
再说了,我一个无依无靠的穿越人士,又管得了那许多事?管好自己就算不错了。
这一天,我正在计算这一个月赚了多少银钱呢,那群芳阁,我把利益都分给了那些妓女,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只不过担了一个虚名而已,其实那间妓院,只不过是我一时赌气买下来的,也没准备让它赚多少钱,毕竟,头上戴着一个老鸨的名字,是不太好听的,何况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呢?
我最主要的来源还是为品玉坊,藏珍阁,等地方设计一些图纸,赚一些银钱,如今来到这宫里,什么都要打点,上次寿宴上我与司徒联手骗的赏赐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还好,这次有林瑞的五千两银子先顶顶……
我正胡思乱想着,想到哪里去找个赚钱的项目……
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我走了出去,看见宫娥们急急忙忙的往大厅赶,一问,才知道,圣旨下了……
我忙与宫娥一同前去接旨,前头是带领的是司徒娘娘,跪倒了一大片。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大齐派使前来,百官同乐……,今特选司徒贵妃从旁伴驾……”
搞了半天,为了迎接大齐特使,皇上搞了一个狩猎大会,要司徒前去伴驾啊!
听完圣旨,我悄悄问传旨的老公公,当然又塞了不少银子给他:“除了我们娘娘,还有哪位娘娘会去?”
那老公公不动声色的把银子塞入口袋,道:“老臣只管传旨,其它一概不知。”
我气歪了鼻子,差点把那银子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来,这个老匹夫,收了东西,不办事。
正想着,老公公又说:“老臣还要到青凤宫传旨呢,就不打扰各位了!”
我转恨为喜,在心里骂道:这只老狐狸,难怪在宫里头混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混到皇上面前风光去了,青凤宫,不就是娴妃娘娘的寝宫吗?
这位老公公,就是曹公公曹海,皇上的总管大太监……
又想,看来,这次伴驾,只是司徒与娴贵妃,皇上看来还是挺看重司徒大将军的,我转念一想,想起那宣王在司徒大将军手下吃了败仗,或许,这才是皇上要司徒伴驾的真正原因吧,那么,司徒是不是可以见到她的父亲了呢?

第三十五章司徒失踪
我知道,整件事情,肯定与那林瑞有关,但可笑的是,我却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花了这么大的手笔,分别缠住我与小福子,难道就是为了司徒?他知道,如今唯一挂念司徒的人就是我与小福子了,他必定也知道,小福子经常偷入冷宫去见司徒,为了不让我们坏他的好事,他竟然动用了如此多的力量,去阻止我们?
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以他的能力岂不是轻而易举?
更加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用如此幼稚的手段来捉弄我,难道真的想看看我磨穿裤子,露出屁股蛋蛋的狼狈样?我怎么还在想这些。……
不过,我可丝毫没有认为他可能是看中了我,想方设法逗弄一下我……调戏,那个我,我只认为,这个林瑞真他什么的变态。
我暗骂了几句三字经。
我暗自思索,在屋里边踱来踱去,把小福子转了个头昏脑胀,我才停下脚步,我想,他如果真要在皇宫中把司徒换出去的话,宫内没有人接应是万万不成的,可这宫中,又有谁可以接应呢?还有,我与小福子的行踪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小福子还罢了,他住在宫外,直接可以监视,可是我身处宫中,只不过一时兴起,跑到宫外乱逛,这样,他怎么都知道了呢……
我想起了林瑞与他身边的那位少浩仆从,当时,他们讲了一种奇怪的大齐语言,与大齐本地的语言有相同也有不同,这种语言,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或许,他们真的与大齐有关,我想,与大齐有关的,现在不正有一位?娴妃娘娘……
只有她这样的地位,这样的能力,才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冷宫中的司徒换到宫外。我仔细一想,不禁满身都是寒意,这个女人,知道在我身上找不出什么蛛丝蚂迹了,把手伸到了司徒的身上,斧底抽薪,把司徒暗自带出宫去,这一下,司徒可要受苦了,我仿佛看到了司徒在十大酷刑之下哀嚎惨叫……
可如今,司徒在她的手里,我投鼠忌器,我又能怎么样?
可琼花,她不是说,她的师叔快来了吗?怎么说了好几天了,他就是没来呢?
慎定,一定要慎定,我深呼吸几口,缓缓的放松下来……
我越想越肯定,这娴妃娘娘与那林瑞肯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一个沉鱼落雁的娘娘与林瑞有暧昧关系,我心里边堵得慌,我咬牙道,让我捉到你们两个,仔细不扒了你们的皮,可我能扒了他们的皮吗?那娴妃娘娘就在我的跟前儿呢,我还不是只得俯首贴耳?
看来,如果司徒把一切有关于我们无任何背后势力的真相道出来的话,那么,娴妃娘娘下一个动手的将会是我。
我想,她会不会整成百斤的青虫给我吃下去呢?当然她不会放调味料什么的,也不会油炸蒸煮的……
想到此,我的胃不由自主的反了一下,可能脸色太过苍白,小福子担忧的望着我:“要不,我们尽快离开皇宫?”
这小子,才不管司徒呢,在他心目中,司徒就是一个经常想着和他打架的疯婆子,可怜了,司徒的花容月貌……
小福子咳了一声:“你听到了吗?”
我又为我经常性的在极为危险的情况下还胡思乱想的行为,愧疚了一下,我问小福子:“你能带我出宫吗?”
小福子斜睨我一眼,仿佛在称我的体重,我想,还好我不肥,他点了点头道:“你换上太监衣服,我们从守卫少的地方出去……”
看了看他的神态,我有点儿不自信,被箭射成蜂窝的感觉,可实在不怎么样,可现在,又能怎么样,除了脚底抹油之外?再说了,司徒都不在宫里了,我呆在宫里,还有什么用?
我马上收拾了一下细软,最主要的是把宫里边平时搜刮金银财宝包了一大包,那些个东西,我可放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的,也就是琼花姐姐的床板底下,你看,我挺聪明的不是?说是没有五千两银子还给林瑞,但是,两千两还是有的,反正欠五千两是欠,三千两也是欠,那还不如干脆欠着,再说了,如果还了,那我岂不真成了穷光蛋一个?所以还钱的时候,能赖就赖,这也是咱从现代厂家之间的债务纠纷之中学来的。但说了,我这银子,确实不是他那五千两银子中的一部分,他那银子,我确实早就花光了,这个,银子之间的分别,我可也是分得很清楚的……
不过,我想了一想,恋恋不舍的放下了金银,背如此重的东西,仿佛射成蜂窝的机会大了很多,虽然我爱金银,但更爱的是性命,我只拿了几张银票,揣入怀中。
对小福子道:“走吧……”
小福子侧耳一听,望了望我,道:“走不了了,有人来了……”
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走进来一个纤细苗条的身影,我看了看小福子,小福子明白我的意思,但他没动,我想,不就一个琼花吗?你点穴再怎么不济,也可以敲昏了她吧?
再往她身后看,身后跟了两三位太监呢,原来如此,错怪小福子了,看来,琼花是带人过来捉我们俩的,看来,我们俩画了虎皮充老虎的事被娴妃娘娘知道了,看来,等待我们的下场,不是老虎凳就是辣椒水。
我一看这架势,马上就想,琼花看来也背叛了她的主子,与娴妃娘娘同流合污了,把我与小福子的事告诉了娴妃,娴妃这才伙同林瑞,给我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但我总觉得,我心中尚有很多疑问,林瑞他是一个甘心为人下之人的人吗?琼花那脾气,那么容易倒戈?那出让我横跨墙头的戏,是他自作主张,还是娴妃娘娘主使?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