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正文 第14章 大齐宣王的名声 誓不为妃 云外天都

0 Comment

第一十四章大齐宣王的名声
深宫之中,有关朝堂之上的种种消息还是不太灵通,但渐渐的,有些消息也通过外戚传入了宫内,比如,齐国太后半月之后大寿,皇上派了他的弟弟三皇爷入齐国祝寿,齐国将谴二皇子宣王回拜等等。
我虽然身在深宫之中,可这二皇子齐瑞宣的名气实在太大了,不管在哪儿,总听见有人在议论他,宫中妃嫔原本大部分都是官宦之女,都朝堂上的事多少都听了一点,尤其是那齐国二王子。
他之所以能出名,除了他俊美无匹的容颜之外,我想,是因为他暴躁无比的坏脾气,以及那压倒一切的气势,还有那到处招风惹蝶的荒唐行为。
听说,他每到一个地方,不管停留多久,就算一个时辰也好,总有一两个女子失踪,还个个儿都是绝代佳人,而这些个佳人,过了不长时间,又都会出现在他的府第宣王府出现,还个个说是自己愿意跟他走的……
典型的抢男霸女以后还让人找不到把柄。
不过这位宣王倒有一样好,脾气虽暴躁,但却打得一手好仗,只除了在江南一战中在司徒大将军手下败过一次之外,就从来没有败过,因而,我想,那齐王之所以对他的荒唐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半因为如此吧?
至于他暴躁无比的坏脾气,听人说,连他的父王,都无可奈何,他是庶出,母妃出生低贱,生于宫中,这样的女子,肯定是经常受人欺辱的,但他不同,十岁那年,他看见一位比母妃高阶很多的娘娘欺辱于他的娘亲,他竟仗剑而上,一剑就剁下了那位娘娘的头颅,事后,也不知怎么的,此事却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了了之,但他的凶暴之名却从齐王的宫中传到了西楚的宫中……
从此以后,却没有人再敢欺辱她的娘亲,何止不敢欺辱,简直是有仇没仇的,看见了他们娘儿俩都要绕着道儿走,谁也不想不明不白的没了脑袋,是不……
这位宣王,人人都没有提到的是他的智谋,都认为他是一个鲁莽冲动的王子,但我却不这么认为,从种种迹象看来,此人有勇有谋,必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能一剑跺下那名宫妃的头颅,自己却没有获罪,这样一份能力,就说明他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而且,能让那些女子跟他走,而没有丝豪不愿,这份魅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当然,这些只不过是我私下的想法,宫门深深,我又没有机会见到那位二皇子,出了宫,我还忙着大赚其钱呢,哪有空管那些闲事?
大家传着宫中的流言的时候,我在忙着把林公子要的珠宝设计出来,我想了想林公子的身份地位,他不凡的举止,他的母亲,必定也是一个极为高贵的人,她这样的人,什么东西没见过,珠宝设计成什么样子,都会入不了她的法眼,但这又怎么能难得到我,我可比他们多了近千年的知识,再说,我还指望着他们以后照顾我的生意呢,怎么能不尽心尽力?我设计了一个酣态可鞠的胖娃娃手拿寿桃向人拜寿的样子,乍一看,很普通,但是,那个寿桃内含机关,可以张开,张开之后,里面冉冉升起一朵桃花,桃花瓣上,写着四个小字寿比南山……
我将设计好的图样交给品玉坊,才松了一口气,其余的事,就由品玉坊来做了,自然,我会给他们一些手工费的。
连交货我都交给品玉坊的人来做,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位莫名其妙的林瑞公子与他那凶神恶煞一般的仆从,我也想过,大齐太后的寿辰快到,这么巧,他们又给母亲选寿礼,是不是与大齐皇室有什么联系?可这念头在我脑中一闪,我就把它给弄熄了,是不愿意去想,一个想着永远都不会见面的人,还有什么可想的?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有空闲下来,宫中的生活,其实挺好混的,在一个不太受宠,而位置却极尊的贵妃娘娘手下,既没有麻烦,又不会卷入宫廷争斗之中,太后在上一次接见之后,除了我们上面拜见,她已经好长时间没传召了,娴妃娘娘还是那样宠冠六宫,无人能与她争锋,只有宁贵妃经常来串串门儿,感叹几句不明不白的话。
我可清楚着呢,这宁贵妃,可使了不少的手段了,连自己身边的宫女都送到了皇上的床头,可还是没有什么结果,皇上还是宠爱娴妃,一如既往。
其实,我想,她这是瞎折腾,一个帝王如此宠爱娴妃,这个帝王而且还是一个薄情寡义的君王,宠爱的又是一个一无已出的妃子,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而这个原因,肯定不是由于她长得美若天仙,或是体态妖娆这么简单的,在我看来,不管多么精美的菜式,天天吃,吃他几年,怎么都会厌了的,何况,还有其它精美无比的菜式,天天在他的面前晃呢?
只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原因是什么,但绝对不能用塞给皇上几位美女就能解决的。
过了很长时间以后,证实了我这一想法,但真相揭出来的时候,却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又过了几天,我把应承小福子的增长功力的药丸交到了他的手上,不料这一幕,恰好被司徒看到了,她现在功力提升了不少,脚步轻轻的,竟让我没有防备到。
当时,司徒倒是一句话都没说,还笑了笑,尽管那笑容阴森森的,让人害怕,我还以为没什么事了呢,哪想到她竟接连几天不理我,连不得不要传达什么旨意,也叫人代传。
直到我叹着气,把几颗一模一样的药丸递到她的手里,她才对我说了一句话:“那小福子有什么好?有了我,不就够了?”
我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你一个贵妃娘娘,能周围走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做什么事,都是利字当先的,你与小福子相比,当然是小福子对我有用得多,起码他学好武功,可随时到宫外保护我,让我不再受到诸如姓林的仆从那样的气。
当然,我是不会这样说的,如果这么说,岂不捅了马蜂窝?
捅马蜂窝让人蛰,这样的事,我也是一向都不做的……
我忙笑道:“小福子算什么,怎么比得了咱俩从小到大的友谊,他的功力不如你,我才给他药丸的,你的武功这么高,又何需药丸?
司徒还是挺好骗的,说到底,她虽然是贵妃娘娘,又有一身武功,可也就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儿,还是一个喜欢吃醋耍赖的小女孩儿,怎么比得了我这个二十五六从现代穿过来的加上穿越几年的岁数怎么都有三十几岁的老人精?
司徒的气平了一下,被我恭维了几句,又高兴起来,问道:“这几天,街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以前在大将军府,我们俩经常性女扮男装的在街上逛,有了这么好武功的一位保镖在身边守着,以我的性格,怎么会不惹事生非,没架找架打?
看起来,她倒挺向往以前那种生活的……
看她的样子,我有些个心酸,想,才十五岁的小女孩儿,在我们那个年代,还在读书呢,还在追星呢,可如今,却死气沉沉的被皇上当收藏品一般的收在了宫内,还以为是给了她与大将军无上的容耀,无上的恩宠,可在我看来,无非是大将军战功赫赫,功高震主,为了防止他有任何异动,把他的女儿拿来做了质子而已,就如同大齐国江南一战败了之后,把三皇子送入西楚做质子一般。
可转眼之间,我就把这心酸抛到了脑后,各人有各人的选择,你认为不可思议的,她却甘之如饴,只要她高兴,又管得了那许多?
再说了,我一个无依无靠的穿越人士,又管得了那许多事?管好自己就算不错了。
这一天,我正在计算这一个月赚了多少银钱呢,那群芳阁,我把利益都分给了那些妓女,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只不过担了一个虚名而已,其实那间妓院,只不过是我一时赌气买下来的,也没准备让它赚多少钱,毕竟,头上戴着一个老鸨的名字,是不太好听的,何况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呢?
我最主要的来源还是为品玉坊,藏珍阁,等地方设计一些图纸,赚一些银钱,如今来到这宫里,什么都要打点,上次寿宴上我与司徒联手骗的赏赐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还好,这次有林瑞的五千两银子先顶顶……
我正胡思乱想着,想到哪里去找个赚钱的项目……
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我走了出去,看见宫娥们急急忙忙的往大厅赶,一问,才知道,圣旨下了……
我忙与宫娥一同前去接旨,前头是带领的是司徒娘娘,跪倒了一大片。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大齐派使前来,百官同乐……,今特选司徒贵妃从旁伴驾……”
搞了半天,为了迎接大齐特使,皇上搞了一个狩猎大会,要司徒前去伴驾啊!
听完圣旨,我悄悄问传旨的老公公,当然又塞了不少银子给他:“除了我们娘娘,还有哪位娘娘会去?”
那老公公不动声色的把银子塞入口袋,道:“老臣只管传旨,其它一概不知。”
我气歪了鼻子,差点把那银子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来,这个老匹夫,收了东西,不办事。
正想着,老公公又说:“老臣还要到青凤宫传旨呢,就不打扰各位了!”
我转恨为喜,在心里骂道:这只老狐狸,难怪在宫里头混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混到皇上面前风光去了,青凤宫,不就是娴妃娘娘的寝宫吗?
这位老公公,就是曹公公曹海,皇上的总管大太监……
又想,看来,这次伴驾,只是司徒与娴贵妃,皇上看来还是挺看重司徒大将军的,我转念一想,想起那宣王在司徒大将军手下吃了败仗,或许,这才是皇上要司徒伴驾的真正原因吧,那么,司徒是不是可以见到她的父亲了呢?

第一十七章大将军
狩猎大会过后,我与司徒回到了宫中,过了几天,外面的消息渐渐重新传到了宫中,我才明白,为什么司徒有此荣幸伴驾的真正原因,因为,齐国宣王回国之后,边境忽然兵力大增,厉兵秣马,一幅来势汹汹的样子,西楚朝野俱震,准备派兵前往准备。
我想,可能皇上也不是个愚蠢的主,一早有所查觉的,要不然也不会忽然之间对司徒大加宠爱,只怕也想起了司徒将军的好处来了,不用说,司徒大将军出征的时候到了,可怜啊,我想起战场的血流成河,心想,还好我不是个男人,这一切八杆子都打不到我身上……
我暗自心想,咱们这个皇上不是扣了人家一个质子吗?怕什么?难道质子也被人家救走了?不太容易吧?
不知道怎么的,我想起那做由我设计的玉器,上次去品玉坊的时候,竟然没被人取走,品玉坊有行规,没被人取走的玉器过了时间以后,就成无主之物,倒让我白白得了五千两银子。
果然,战争的消息一个月内就从边疆断断续续传了过来,皇上为了安慰边疆战士,让身处深宫中的女人缝制战袍衣物送上战场,宫中一切用度都裁减了不少,看来边关战事不太顺利,宫中的妃子们每见一次皇上,脸色就沉重一次,仿佛会传染一样,连低等级的宫女们都满脸沉重,见了面,都不敢说话,点点头就过去了,乌云密布,风雨欲来,宫中的气压低得不能再低,我也不敢随便往宫外跑,如今不比往常,个个儿的心气儿都不太好,一个不小心,成了某位贵人的出气筒,可不太好。
司徒的担忧之色溢于颜表,整天问我:“你说,爹爹会不会怎么样?爹爹会回来吗?”
我只好强作镇定,安慰她:“不怕,你爹武功高强,打不过,跑回来还是可以的!”
我得承认我不太会安慰人,在现代有把小声哭泣的邻居小娃娃哄得嚎啕大哭的惨痛经验,经我这么一说,她更加担忧,扯住我的袖子,差点哭了:“慧如,师父不在了,怎么办?怎么办?”
其实,我对这场战争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自从我父亲暗夜之中被人杀死之后,我就知道,大齐迟早会动手了,甚至我有时候怀疑,是不是大齐的人派人刺杀了父亲?他们早就知道,江南一战行军布战的就是我这个便宜老爹?但更让人疑惑的是,咱们西楚的皇上对于这件事竟无声无息不了了之……
不过我想,大齐想吞并西楚还不可能,因为它的东面还有一个大梁国虎视眈眈的望着呢,这就是典型的三国鼎立的局面,谁也不会太快打破平衡,因为谁都怕另外两国联起手来。
这一战,根据我看了不少历史
小说的经验,最多也就是西楚元气大伤,割地赔款。想到这里,我有些担忧,总有人要为这场战争负责的,司徒大将军,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对他的女儿,又会产生什么后果?重要的是,会不会牵扯到我的身上?你看,我是不是自私自利之极?
我决定,我得早做准备,于是,我又出了一趟宫,卖了不少的药材,西楚宫中,对药材的管制还是不太严格,只要你不把毒药喂入人家的口中,人家是不怎么管你的。
我的便宜老爹,不但是一个武林奇材,而且对行医问药也极为精通,我虽然不喜欢学武,但对这些倒研究了个通透,还有青出于蓝的趋势。
我配制了一些调理疗伤的药物,在小福子不经意的用小石头把娴妃娘娘身边的宫女弄得跌倒跌断了手骨之后,好心的送给她,当然,这药材效力极好,手骨痊愈极快,快得引起了娴妃娘娘的注意……
自从上次宴席之上比赛之后,我反复琢磨,觉得一个让皇上如此倚重,既使她可能不是操纵杀手集团的主要人物,而是知情人,但一与杀手扯上关系,又怎么可能不会武功?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武功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废了,我还坏心眼的想,莫非是皇上偷偷给她下了药?
娴妃娘娘果然派人来找我,要我给她医治旧患,我才知道,我的猜测,竟是真的,她的武功真的被废,她倒没希望我能恢复她的武功,只是要我把她的手上的伤疾医好。
说真的,如果让我给她恢复武功,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是治手患,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她的手一天比一天的好,她面对着我,笑容也越来越多,我想,她可能心中也有了希望,希望我可能,也许会给她恢复武功?只要我有了利用价值,我想,如果以后发生什么事,我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我隔几天就给她上一次药,还与她谈医论道,看来,她也是个精通医理之人,但还是被我说得一楞一楞的,她没有告诉我她的武功是怎么废的,我也不问,一去就跟她云山雾罩的乱侃,侃得她心中七上八下,既有希望也怕失望。
尽管我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功夫,可那一天还是来得太快了一点,大齐很快的击败了西楚,司徒大将军十万兵士,损失过半,连大将军都中了箭伤,被抬回府。
皇上震怒,他没有一句安慰将士的话,反而下了一道罪诏,将大将军软禁在府,不准外出……
宫门深深,我们得不到消息,,以前满脸笑容的人宫女太监们如今看见紫宁宫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宫内的吃穿用度眼看越来越差,宫内各人的脸色变得如此之快,使我这个看惯世态炎凉的现代穿越人都感觉心底冰凉,到了后来,紫宁宫的人不准随便外出,除了我从将军府带来的下人之外,基本上,紫宁宫的宫女们都被管事太监用各种理由抽调走,连小福子,也身不由已的被人带走了。
只有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他才偷偷的来到我这里,陪我坐坐。
可能我与各位公公宫女们的关系平时还过得去,他们倒也没有多为难我,只不过不准我与司徒外出而已。
我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开始,更大的风暴,只怕还在后头。

第一十九章背叛
来到青凤宫中,说得好听点是被娴妃娘娘看上,说得不好听点是弃主求荣,无耻小人行径,所以,青凤宫中各位大宫女,小宫女望着我的眼神多半是不善的,虽然不敢当面把我怎么样,但我知道,她们背后,指不定怎么编排我呢,就连与我同一个屋的宫女琼花,也不大愿意搭理我,我死气白脸百折不饶的搭讪,她一般就回两字:是或不是。
到了后来,我只好放弃,心想,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古板的女子,我自背叛我的主子,关你什么事,你是江姐啊还是刘胡兰,值得你这样去维护社会正义吗?难怪娴妃娘娘把我与她安排在一个地儿,敢情她知道有这么个宫女在这儿,我怎么也翻不了天去。
不过,娴妃娘娘倒没怎么为难我,还单独给我建了一个药房,看来对我能否恢复她武功,还是抱有希望的。
在紫宁宫,与司徒娘娘在一起,我是一人之下,十几人之上,可到了这儿,是个人都可以支使我,我也甘之如饴,毕竟保住了小命,不是吗?
在青凤宫里,最高地位的宫女,是同为尚仪的紫兰(当然,我的尚仪职位早就被皇上撤了。)
与娴妃娘娘跟进跟出的,也是紫兰,说起来,紫兰的工作做得极为认真,她是一个精明之极的女子,办事井井有条,态度不卑不亢,往往是娴妃娘娘一个眼神,她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把事情办得妥妥贴贴,哪里像我,做尚仪之时,整天想着跑到宫外去赚钱,于是,我不由得反省了一下自身,感到挺对不起司徒的,想着,想着,我望着紫兰的目光就带了点儿崇拜,看着她日日夜夜兢兢业业的样子,我越来越崇拜,感觉到,想要做女官,就一定要做像她这样的好女官,要不然,还不如回家卖红薯……
于是,我就尽量的接近我的偶像紫兰,同时缅怀着过去的风光岁月,时常送点儿药给紫兰,哦,忘了讲了,上次被小福子弄得手骨断了的人就是紫兰,我看她似乎有武功,也不知小福子使了什么手段弄断了她的手骨?由此可见,小福子的武功似乎已经很高了,弄断人家的手骨还让人家能不查觉。
紫兰开始对我还有点儿不理不睬,有时还指使其它的宫女故意为难一下我,比如端茶递水的时候,使点小绊子,让我一下子扑到地上,又或者要我去抹干净古董上的灰尘,可那古董就无缘无故的掉了下来等等。
但我的态度逾加恭敬,全无怨言,我知道一个古今皆通的道理,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还有一句唯小人与女人难养已,何况两样都占全了呢?于是,我望着紫兰时用哈巴狗望着主人般崇拜而纯洁的眼光望着她,可能我的表情太明显,望得她都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到后来,对我的眼光也柔和了很多。
至于其它的宫女……?如果一个人整天拿着笑脸对着你的冷屁股,而且不管那屁股有多冷,你也会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吧?虽然你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恬不知耻?但心里边儿,对她的敌意,是不是少了一些?更何况这人口甜如蜜,什么好听就捡什么说,对女子打扮妆容,总能想出点儿新意来,提出点独特的见解,不管你穿一件衣裙子好,还是插上些新首饰好,她总是能找点儿特别中听的词儿赞得你喜不自禁,——在青凤宫,见到皇上的机会可比别的宫大了很多,不打扮好,怎么可能一遭飞上凤枝头?
与我同住一间房的琼花不就在我坚持不懈的搭讪之时,答话的时候多了几个字,由以前的“是与不是”变成,“应该是吧,可能是吧,应该不是,可能不是……”
你瞧,这转变是不是巨大的?
这一天,向紫兰用崇拜的眼光膜拜之后,我回到了那间双人小屋,已经很夜了,我看见那间小屋点了一盏小灯,灯光如豆,我知道,那位琼花小宫女被人点了睡穴,小福子又来了。
我托他打听的事,看来,有了结果了。
我推门走了进去,果然,看见小福子坐在桌旁,独自饮着茶,他看见我走进来,道:“要不然,你别管这些事了,我把贵妃娘娘救出冷宫,咱们逃出皇宫吧!”
我笑了笑道:“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是最不能受苦的,逃出皇宫以后,面临的永不止境的追杀,我可一点都不愿意受……”
小福子道:“我只是不愿意看见,你整天扮着笑脸去奉承那些人。”
我笑道:“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过了这件事以后,我们三个人可以开一个农庄,种很多的各式花草,空闲的时候,可以到各处去游历,大梁,大齐,我都没去过呢……”前世之中的勾心斗角,已经让我厌烦无比,更何况斗了之后,临了了,反而一无所有,让我深感,世事不能强求。
小福子眼中露出向往的神色,沉默不语,良久,才道:“我只是看不惯你这样委屈自己……”
我心中稍微感动了一下,暗道:你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行为,我可不是第一次作了,对我来说,只不过小儿科而已,怎么谈得上委屈?
我又想道,看来小福子的武功不止普通那么高了,竟可以大白天的躲在暗处观察?
我问道:“你查到些什么?”
小福子道:“我照你的要求,每天打听最近受皇上赏赐的各个官吏,最近边疆大败,每天获罪之人不知凡几,但受皇上赏赐的人却仅仅只有一位,就是附马爷薛长贵,理由,是伴驾有功,赏黄金千两……”
他提到附马爷的时候,脸色淡淡的,仿佛口中所讲的,只是陌生人,但我知道,他心中的痛苦。
我没有理他的痛苦,仿佛忘了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只是道:“哦,赏赐了他?”
我想起时常在娴妃娘娘的青凤宫出现的昭月公主……
我笑了笑:“想必,他这些日子,必定会睡得很不安稳了,不如……”
小福子看了看我道:“你能不能不那么笑?”
我笑得不美吗?我看见小福子的眼中稍微露出一点类似于恐怖的神色,才知道,我的笑容离美相差太远了。
我回过神来,望了望小福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翻:“你的武功,看来真是提高了不少?”
小福子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道:“你也该回家看看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