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鸿雁传书

0 Comment


  亲爱的孩子,一百多天不接来信,在你不出远门长期巡回演出的期间,这是很少有的情况。不知今年各处音乐会的成绩如何?李兹的朔拿大练出了没有?三月十八日自己指挥的效果满意不满意?一月底曾否特意去美和董氏合作?即使忙得定不下心来,单是报导一下具体事总不至于太费力吧?我们这多少年来和你争的主要是书信问题,我们并不苛求,能经常每隔两个月听到你的消息已经满足了。我总感觉为日无多,别说聚首,便是和你通讯的乐趣,尤其读你来信的快慰,也不知我还能享受多久。十二张唱片,收到将近一月,始终不敢试听。旧唱机唱针粗,唱头重,新近的片子录的纹特别细,只怕一唱即坏。你的唱机公司STUDIO
99[九十九工作室]前日来信,说因厂家今年根本未交过新货,故迟迟至今。最近可有货到,届时将即寄云云,大概抵沪尚需二三个月以后,待装配停当,必在炎夏矣。目前只能对寄来新片逐一玩赏题目,看说明,空自向往一阵,权当画饼充饥。此次巴黎印象是否略佳,群众反应如何?Etiemble(埃蒂昂勃勒]先生一周前来信,谓因病未能到场为恨,春假中将去南方养病,我本托其代收巴黎评论,如是恐难如愿。倘你手头有,望寄来,妈妈打字后仍可还你。Salle
Gaveau[嘉沃室]我很熟悉,内部装修是否仍然古色古香,到处白底描金的板壁,一派十八世纪风格?用的琴是否Gaveau[嘉沃]本牌?法国的三

  聪,五月十七日航空公司通知有电唱盘到沪。去面洽时,海关说制度规定:私人不能由国外以“航空货运”方式寄物回国。妈妈要求通融,海关人员请示上级,一星期后回答说:必须按规定办理,东西只能退回。以上情况望向寄货人STUDIO
99[九十九工作室]说明。倘能用“普通邮包”寄,不妨一试。若伦敦邮局因电唱盘重量超过邮包限额,或其他原因而拒收,也只好作罢。譬如生在一百年前尚未发明唱片的时代,还不是同样听不到你的演奏?若电唱盘寄不出,或下次到了上海仍被退回,则以后不必再寄唱片。你岳父本说等他五十生辰纪念唱片出版后即将寄赠一份,请告他暂缓数月,等唱盘解决后再说。我记错了你岳父的生年为一九一七,故贺电迟了五天才发出;他来信未提到(只说收到礼物),不知电报收到没有?我眼疾无进步,慢性结膜炎也治不好。肾脏下垂三寸余,常常腰痠,不能久坐,一切只好听天由命。国内文化大革命闹得轰轰烈烈,反党集团事谅你在英亦有所闻。我们在家也为之惊心动魄,万万想不到建国十七年,还有残余资产阶级混进党内的分子敢如此猖狂向党进攻。大概我们这般从旧社会来的人对阶级斗争太麻痹了。愈写眼愈花,下回再谈。一切保重!问弥拉好!妈妈正在为凌霄打毛线衣呢!

图片 1

  个牌子Erard-Gaveau-pleyel[埃哈-嘉沃-波莱叶尔]你都接触过吗?印象怎样?两年多没有音乐杂志看,对国外乐坛动态更生疏了,究竟有什么值得订阅的期刊,不论英法文,望留意。Music&Musicians[《音乐与音乐家》]的确不够精彩,但什么风都吹不到又觉苦闷!

  五月底来信及孩子照片都收到。你的心情我全体会到。工作不顺手是常事,顺手是例外,彼此都一样。我身心交疲,工作的苦闷(过去)比你更厉害得多。

《亚平回忆录》中和同学、朋友书信交往《日记》摘抄

  两目白内障依然如故,据说一般进展很慢,也有到了某个阶段就停滞的,也有进展慢得觉察不到的:但愿我能有此幸运。不然的话,几年以后等白内障硬化时动手术,但开刀后的视力万万不能与以前相比,无论看远看近,都要限制在一个严格而极小的范围之内。此外,从一月起又并发慢性结膜炎,医生说经常昏花即由结膜炎分泌物沾染水晶体之故。此病又是牵丝得厉害,有拖到几年之久的。大家劝我养身养心,无奈思想总不能空白,不空白,神经就不能安静,身体也好不起来!一闲下来更是上下古今的乱想,甚至置身于地球以外:不是陀斯朵伊夫斯基式的胡恩乱想,而是在无垠的时间与空间中凭一些历史知识发生许多幻想,许多感慨。总而言之是知识分子好高骛远的通病,用现代语说就是犯了客观主义,没有阶级观点……其实这类幻想中间,也参杂不少人类的原始苦闷,对生老病死以及生命的目的等等的感触与怀疑。我们从五四运动中成长起来的上辈,多少是怀疑主义者,正如文艺复兴时代和十八世纪法国大革命前的人一样,可是怀疑主义又是现社会的思想敌人,怪不得我无论怎样也改造不了多少。假定说中国的读书人自古以来就偏向于生死的慨叹,那又中了土大夫地主阶级的毒素(因为不劳而获才会有此空想的余暇)。说来说去自己的毛病全知道,而永远改不掉,难道真的是所谓“彻底检讨,坚决不改”吗?我想不是的。主要是我们的时间观念,或者说time
sense[时间观念]和space
sense[空间观念]比别人强,人生一世不过如白驹过隙的话,在我们的确是极真切的感觉,所以把生命看得格外渺小,把有知觉的几十年看做电光一闪似的快而不足道,一切非现实的幻想都是从此来的,你说是不是?明知浮生如寄的念头是违反时代的,无奈越老越是不期然而然的有此想法。当然这类言论我从来不在人前流露,便在阿敏小蓉之前也绝口不提,一则年轻人自有一番志气和热情,我不该加以打击或则泄他们的气;二则任何不合时代的思想绝对不能影响下一代。因为你在国外,而且气质上与我有不少相似之处,故随便谈及。你要没有这一类的思想根源,恐怕对Schubert[舒伯特]某些晚期的作品也不会有那么深的感受。

1969年—1973年

  近一个多月妈妈常梦见你,有时在指挥,有时在弹Concerto[协奏曲]。也梦见弥拉和凌霄在我们家里。她每次醒来又喜欢又伤感。昨晚她说现在觉得睡眠是桩乐事,可以让自己化为两个人,过两种生活:每夜入睡前都有一个希望——不仅能与骨肉团聚,也能和一二十年隔绝的亲友会面。我也常梦见你,你琴上的音乐在梦中非常清楚。

1969年:

  从照片上看到你有一幅中国装裱的山水小中堂,是真迹还是复制品?是近人的抑古代的?

2月16日:“今天去了胡蓉琴家”

2月27日:“早上去张巧兰家吃饭”

3月2日:“下午七点左右到了永寿”

3月6日:在永寿,我帮同学分析了阶级斗争形势,认为他们这里“1.阶级阵线不清;2.民主革命不彻底;3.贫下中农抬不起头,没有掌握住印把子”。

3月13日:“天不亮,就由同学们将我送上汽车”

4月1日:“接到高奇、晓明自永寿的来信”

6月21日:“中午,用短促的时间给永寿的朋友们写了一封信”

7月17日:“突然接到永寿女同学的来信”

8月23日:“永寿的朋友近日来信件频繁”

8月26日:“昨日已经来到永寿”

9月5日:“马上就要离开朋友们返回凤翔了”

9月22日:“一个个朋友们都要远走高飞了”“胡蓉琴同学也要走了”

10月7日:“今天晚上接到蓉琴的来信”

10月17日:“今天接到胡蓉琴弟弟的来信”

10月24日:“22日接到永寿巧兰的来信”

10月30日:“由五曲湾回来,接到蓉琴的来信”

11月26日—28日:“今天又接到四川(胡蓉琴)的来信,并寄来了像片”“她说她象一只鸟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朋友的温暖”。

12月2日:“今天下午,接到俊兴友的来信”

12月3日:“今天,接到杨俊玲同学的来信”

12月9日:“今天接到胖子、凤春的来信,他们为我的平安而高兴”

12月24日:“今天还接到俊玲和他弟弟的来信,并寄来一张照片”

12月26日:“今天下午,大队民兵集训的时候,接到张巧兰同学的来信”

1970年:

1月7日:“今天把给川民、俊兴的信寄了” “锁琪今日来信,告诉了他的一些情况”

1月11日:“今天接到胖子的来信”,胖子在来信中说“盼望风雨同舟的您能早日归来,回到古城西安,回到亲人的身旁,希望您早日归来,是我们永寿朋友的最大幸福,回来吧!”“亚平,您是知道的,一个人的美好愿望如果不能实现,那他会怎样”。

1月15日:“忽然间接到胡蓉琴的来信,因为好久不见她的来信了”“同时也接到张巧兰自西安的来信”“她很伤心,不知何故”“在我所交的朋友中,我觉得她是最知心的”

1月19日:“前两天,接到川民的来信,说他要复员,叫我无论如何也得回西安”

1月26日:“早上接到二黑的来信”

2月6日:“突然接到(苏)明祥的信,匆匆忙忙的回了一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2月12日:“今天,张巧兰、唐有惠同学到我家,几个月没见面了,心里储存了很多的话”

2月22日:“突然接到马存新和胡蓉琴的来信,分别三年多了,这是第一次通信啊”

2月26日:“昨天接到小红(杜秋红)的来信”

3月2日:“中午的时候,接到锁琪和川民的来信。川民已经分到了我们厂,真叫人高兴啊”“我现在要写信,要写许多信”

3月17日:“新建是十五日回来的,还捎来了小红(杜秋红)的来信”

3月23日:“今天接到马存新同学的来信,寄来照片一张,分别已久,同学的变化挺大的”

4月2日:“昨天接到二黑和明祥的两封来信,真是高兴极了,明祥来信非常的悲伤,他的命运不比我们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