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阮郎归 清明特写,赠全体冬菇 佳期如梦 匪我思存

0 Comment

“漂亮!”
看到小白球不偏不倚的落地,王燔宇脱口夸了句。阮正东不过笑笑,随手将球杆交给身后的球童,两个人往前走,球童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
难得晴好的天气,阳光灿烂照在草地上,茵茵似碧绒绿毯一般,连绵起伏,果岭前视线开阔,可以看到远处高大的乔木。几排水杉树刚得了一分绿意,遥看似水彩轻染,还没有洇化开来。
“晚上你请客,你这笔可挣的不少。”
王燔宇直笑:“多谢多谢,那是一定要请你的。”
“叫上你哥,你哥不正好回来开会么?”
王燔宇一听就直摇头:“他去了可不好玩了,我们家老大什么都好,就是胆子越来越小,成天有事没事就把我拎去训一顿。老爷子都没这么排揎过我,他倒好,横竖瞧我不顺眼。”
走到果岭下,王燔宇一转脸,瞧见远处几个人,忽然“咦”了一声,说:“东子,那不是你的妞?”
阮正东回头一看,还真是。随手摘下手套交给球童,大步流星走过去。
佳期耐着性子正陪笑,手里一根球杆横竖拿着不顺手,又要顾忌怎么跟人回话。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你在这儿干嘛?”
抬头一看,阮正东。
佳期很少看他戴帽子,又戴了墨镜,阳光下只能看见他的侧脸,眼睛仿佛微微眯着。
她说:“陪客户打球。” “你会打吗?”他扫了她两眼:“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刚学……”
没说到两句话,王燔宇也踱过来了,这些人都认识他,纷纷跟他打招呼:“王总!”还有人忙着跟他寒喧:“这阵子短见,王总在忙什么呢?”
“瞎忙呗。”王燔宇介绍:“这位是阮正东,我发小。”
阮正东三个字差不多让几个人眼睛顿时发直,连忙陪笑着与阮正东握手,阮正东不过敷衍一下,略站了站,就说:“我约了朋友吃饭,要先走一步。”
王燔宇暗自好笑,脸上却不露出来:“咱们一块儿出去吧。”
坐了电瓶车出了球场,阮正东才给佳期打电话:“你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我这里还陪客户呢……”
“陪什么陪啊,你快出来。就你那技术,也不嫌丢人现眼。”
“不行,老总说了,这合同……”
阮正东不耐的打断她:“我朋友今年的广告代理还没定呢,你快出来,请我们吃个饭,说不定他就交你们公司了。”不由分说把电话扣了。
王燔宇在一旁直笑:“哎,我们今年的广告预算可是两千万,被你一句话就送了人,你这是为博红颜一笑,峰火戏诸侯呢你?”看阮正东臭着脸,赶紧举手:“得,得,当我没说。”
过不多大会儿,佳期果然出来了,站在俱乐部门口张望。没有看到熟悉的迈巴赫,只好低头掏手机。
“笨!”阮正东喃喃的骂了句,终究还是接了电话:“银色跑车,你左手边,车牌0033。”
佳期果然看到了,一溜小跑过来,拉开车门还是气喘吁吁:“王总!”又对阮正东笑了笑:“谢谢啊。”
“王总约了人,今天没空跟咱们吃饭。”阮正东说:“下星期叫你同事去他公司签合同吧。”对王燔宇说:“你不是约了人么,还坐这儿干嘛?”
王燔宇直笑:“我马上就走。”
佳期被太阳晒得脸发红,上车之后才觉得热,把外套脱了,问阮正东:“你怎么换这车了?”
阮正东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人家的车,我借着开开。”正说着电话响了,他用蓝牙于是接了:“什么事?”
“我那车刚买,你悠着点开。” “废话。”
“还有,你把我一个人撂这儿了,我怎么回去啊?” “打电话叫你司机来接。”
“你怎么这么重色轻友啊,不兴这样的啊。” “那叫我司机来接你,总行了吧?”
“不敢!不敢!我还是蹭车回去得了。对了,晚上你还吃不吃饭啊?”
“今晚上算了,明天再说吧。” “明天我要去墨尔本。” “那你回来后请我吧。”
“要不今儿晚上你带她一块儿来。我也带上我女朋友,咱们四个人一块儿吃,多热闹。”
“扯淡,你兜这么一圈子你就是笑话我啊?”
王燔宇哧哧直笑:“得了,你到时候把车停哪儿了,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叫司机去开回来。”
“知道了。”
“还有,你那女朋友,到底叫什么公司来着?我得打电话跟他们交待一声。”
“你怎么这么罗唆啊?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挂了。”阮正东把电话挂断,又问佳期:“晚上吃什么?我都饿了。”
佳期说:“要不吃面吧,吃面最简单。”
“那好。”阮正东说:“去吃鳝爆面吧,我知道有家馆子,做得那个叫鲜。”
“你怎么什么好吃的都知道啊?” “我无所事事,成天只钻研这个,能不知道吗?”
一句话逗得她笑起来,忽然想起来问:“对了,你那朋友的公司,广告预算大概是多少?”
“不清楚,回头再问他吧。”他漫不经心的说:“你还是想着怎么吃鳝爆面吧。”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了点醉意,阮正东这才说:“宴无好宴啊,你还是老实说吧,到底有啥事,省得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王燔宇只是笑:“哟,就不兴没事吃个饭联络下感情啊?”
“扯淡!”因为喝过了酒,一双丹凤眼越发显得秀长明亮:“蒙谁呢?咱俩是不是一个大院儿长大的?咱俩是不是发小?你小子眼皮一抬我就知道你想干嘛。”
“行,那我不瞒你,我确实有事找你。” “啥事?”
王燔宇伸出拇指与食指,比了一比,阮正东笑了一声:“你的心倒不小,这么大的活儿,我可揽不了,你找别人去吧。”
王燔宇只是笑:“看看,又拿我当外人了不是?你不是揽不了,你压根是不愿意蹚这趟混水。”
“你小子,知道是混水还想拉我下水啊?”
“我就是不服气,这么大的活儿,凭什么让雷老二一个人吃独食啊?他也太横了。”
阮正东倒不以为然:“人家横是人家本事,你又是操的哪门子心?”
“操的钱的心呗,这年头,除了钱,还有啥值得操心的?”王燔宇语重心长:“不趁年轻赶紧挣点钱花,到老了,有钱也花不动了啊。”
“你这嘴里就没一句好话。”阮正东撂开手里的酒杯:“我跟雷老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可不愿意插这么一杠子,不地道。外人看着也笑话。”
王燔宇说:“你地道,雷老二可不地道,我听说去年那件事,可就是他给闹黄的,那又该怎么算?”
阮正东说:“不就一误会吗?”
“那咱们也跟他误会一次,不就成了?”王燔宇又说:“规矩我懂,中间所有开销都是我的。到账之后,你七我三。”
阮正东不置可否,只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谁知道水深水浅。”
王燔宇只是笑:“只要你肯出面,就没问题。”
阮正东笑了一声,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对了,我正想找你帮个忙呢。”
王燔宇十分慷慨:“行,你只管说!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阮正东倒笑了:“也没多大事,就我一战友,原来在部队跟我感情特好,铁哥们,没得说。后来转业开了一广告公司,前天请我吃饭,说是得罪市里的谁了,后来啊,我被他灌醉了。他说是得罪谁了我也给弄忘了,正好,你替我把这事给摆平了。人家做点生意不容易,该为人民服务的,就尽量为人民服务一下嘛。”
“这么点事,”王燔宇笑道:“你尽管放心好了。回头我就给我们家老爷子的秘书打个电话,三天之内,准给你回话。”
“行,那我先谢了啊。”
“咱俩谁跟谁啊,我还没谢你呢。对了,你那战友的广告公司叫啥名字,回头我告诉他们,多照应着点,市里有几个大项目不正招标吗?”
“别介,你也别太照应了。”阮正东赶紧说:“人家公司就那么些人,你一照应,人家该加班加点了。”
“加班加点还不好啊,多挣钱啊。” 阮正东叹了口气:“加班加点,会累着人。”
~~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