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遇到魔障怎么办?做到这点最重要!

0 Comment


遇到魔障怎么办?他说:我心如地,不可转也

鸠摩罗什大师详传

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是天竺国人。他的家庭世代为国相,而父亲鸠摩炎却辞掉了相位,离家修行。后来,鸠摩炎东度葱岭,被龟兹王迎为国师。

图文:皆仁法师

图片 1

龟兹王的妹妹,貌若天仙,聪慧无比,许多王侯公子前来求亲,她都不嫁。鸠摩炎出现后,她一见钟情,龟兹王就为他们缔结良缘。

说真的,如果在修行的路上没有遇到几次魔障,你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你是修行人。

鸠摩罗什(西元 344 ~ 413
年),龟兹国人,自幼聪敏,七岁跟随母亲一同出家,曾游学天竺诸国,遍访名师大德,深究妙义。他年少精进,又博闻强记,于是备受瞩目和赞叹。他在东晋时,来到我国,从事译经,成为我国一大译经家。由于译文非常简洁晓畅,妙义自然诠显无碍,所以深受众人的喜爱,而广为流传,对于佛教的发展,有很大贡献。

婚后不久,王妹便怀上了罗什。这时,她自感有超人的神悟,忽然无师自通地掌握了天竺语,甚至对佛学中的驳难之辞都非常精通,众人万分惊讶。达摩翟沙罗汉说:“你所怀的必是个有智慧的儿子,这是舍利弗已经证明了的。”

图片 2

龟兹国智慧之子

罗什七岁时,便随母亲出家当了小沙弥。他跟从师父学习佛经,每天能背诵千偈经文,当天就通达《毗昙》的全部内容。

以前有一位师父在寮房里,刚打完坐准备下座,才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奇大无比的脸出现在窗户前,十分恐怖。

鸠摩罗什的父亲鸠摩炎,天竺人,家世显赫,世代为相,其父鸠摩达多,倜傥不群,驰名遐迩。鸠摩炎天赋异禀且有高节,本应嗣继相位,然而他不但推辞不就,而且毅然出家。随后东度葱岭到龟兹国,龟兹王非常敬慕他的高德,便亲自到郊外迎接,并延请为国师。

罗什九岁时,母亲带着他来到宾,在此遇到了德高望重的法师脖头达多。脖头达多是宾王的堂弟,他博学多才,识见精深,精通经、律、论三藏及九部经,是当时最有学识的高僧。他的声名传播西域各国,四方的学道者闻风而来。罗什拜他为师,跟着他学习《杂藏》及中、长二《阿含经》,经文共有四百万字。

她收摄身心,灿然一笑对它说:“你吓不倒我的,我真的不怕。”

鸠摩罗什的母亲,是龟兹王的妹妹,聪敏才高,能过目不忘且解悟其中妙义。其身体有红痣,依命相之法来说,正是必生贵子的特征。已届双十年华,虽有各国显贵竞相提亲,但她却不肯答应。等到一见鸠摩炎,十分倾心,决意嫁他。

达多常常称赞罗什天资杰出,宾王听说后,请罗什入宫,召集了一些信仰其他宗教的论辩师,与罗什相互攻难、辩论。起初那些论辩师轻视罗什年幼,后来被罗什一一挫败,只得服输。宾王因此对罗什非常尊敬,起居、供给都以高僧身份礼敬。

那张脸见吓她不到,就立刻消失了。

当鸠摩罗什的母亲怀孕时,不论记忆或理解,都倍增于从前,甚至能无师自通天竺语,众人都感到非常的讶异。有位阿罗汉达摩瞿沙说:“这种现象,必定是怀有智慧的孩子。舍利弗在母胎时,其母智慧倍常,正是前例。”等到鸠摩罗什出生时,其母便顿时忘却天竺语。

罗什十二岁时,又随母亲回到龟兹国,这时许多国家都来聘请罗什,给以很高的爵位,罗什没有答应。母子俩在月氏北山遇到一个罗汉,罗汉对他母亲说:“你要好好守护这个小沙弥,他若能在三十五岁时不破戒,一定能大兴佛法,度无数人,将与阿育王之师优波掘多无异;若是戒律不全,就不会有太大的作为,只能做个聪明卓俊的法师而已。”

图片 3

不久,鸠摩罗什的母亲想要出家,但丈夫不允许,后来又生下一个男孩,名叫弗沙提婆。当她出城游览,看到荒冢间枯骨散乱各处,于是深深思惟色身是苦本,就立誓要出家修行。但是丈夫鸠摩炎坚持不答应,于是她绝食抗议,经过六天,气力衰竭,命若悬丝。她的丈夫,只好忍痛答应。然而她在尚未落发前,坚决不吃任何食物,于是即刻命人剃除头发,方才进食。隔天,正式受戒,进而修习禅法,专精不懈,终于证得须陀洹。

后来,罗什又随母亲来到温宿国。当时温宿国有一个和尚,具有非凡的论辩能力,名振各国。他手击王鼓发出誓言:“谁能在论辩中胜我,我就斩下首级来谢他。”

如果这算是小菜一碟的话,那当年罗什大师遇到的魔,也许就是更上一筹了。

当时,鸠摩罗什年方七岁,也跟随母亲一同出家。鸠摩罗什依从老师学经,每天背诵千偈,一偈有三十二字,总共三万二千言,如此背诵完《阿毗昙经》,老师为鸠摩罗什解释经义,没想到鸠摩罗什早已自己通晓妙谛,不须逐句指导。

罗什来到温宿国后,提出两个问题进行问难,温宿国和尚当即迷闷自失,无法回答,只好叩头至地,归依罗什。罗什因此声誉鹊起,名震四方。龟兹王还亲自来到温宿国,迎接罗什回国。罗什在龟兹国讲经说法,没有人能与他抗衡,受到人们的敬仰。

话说,当年罗什大师从小乘改宗大乘之后,好不容易得到《放光般若经》,心中很是欢喜,于是就开始恭读。

参学弘化菩萨心

后来,罗什的母亲要去印度,临行前对罗什说:“大乘佛教博大精深,应该大力阐发。而弘扬佛法到东土,只有依靠你的力量了。但这一切都对你自身没有什么益处,你该怎么办呢?”

谁知道这时候,魔突然出现前来扰乱,把牒片(当时的经文是刻在铜牒上的)上面的文字全都遮蔽住了,他只见眼前的牒片上一片空白,并无半个文字。

由于鸠摩罗什的母亲是龟兹王的妹妹,因此全国人民都特别供养他们母子。鸠摩罗什的母亲深怕丰厚的利养,影响修行的道业,所以带着儿子走避他国。此时,鸠摩罗什的年纪才九岁,他随着母亲渡过辛头河到罽宾国,遇见了名德法师槃头达多,鸠摩罗什依止他学《中阿含经》、《长阿含经》,共四百万言。槃头达多每每称赞鸠摩罗什的神慧俊才,罽宾国王听到了赞誉,即延请鸠摩罗什进宫,同时召集许多外道论师一同问难鸠摩罗什,结果外道全被折服。因此,罽宾国王更加敬重鸠摩罗什,并以上宾之礼供养他。

罗什回答说:“菩萨之道,在于忘我利人。若是能使大乘佛法流传各地,能洗去我的蒙昧和世俗,即使让我吃尽人间之苦也无遗憾。”于是罗什留在龟兹国。

罗什大师心如明镜,知道这是魔之所为,他习学大乘经典的誓愿更是坚定。

当鸠摩罗什十二岁时,母亲又携带他返回龟兹国。鸠摩罗什的高名远播,有许多国家争相延聘他,但鸠摩罗什都丝毫不动心。当时,罗什的母亲带领着他到月氏北山,有一位阿罗汉见到鸠摩罗什,非常惊异地告诉罗什的母亲:“应当常守护这位小沙弥,假如他能到三十五岁而不破戒,那么将会大兴佛法,度无数众生。”

龟兹国王为罗什建造了金师座,还铺上锦褥,请罗什升座讲经说法。罗什说:“我的师父还未能领悟大乘佛经,我打算亲自去找他,不能在此久停。”不久盘头达多大师从很远的地方来了。龟兹国王问:“大师在远方怎能知道这里的事情?”

当他心志坚定时,魔也悄悄离去了,铜牒上的文字又重新显现出来。

不久,他们母子到达沙勒国,小小年纪的鸠摩罗什,竟然轻而易举地把佛鼎放在头顶上。此刻,他心中暗自忖道:“佛鼎的形体非常大,为什么这么轻呢?”才有这种念头,马上感到佛鼎的重量太大,力气不够,不觉失手,佛鼎立即掉下来。他的母亲问什么缘故,他回答:“孩儿的心有分别执着,所以佛鼎有轻重的差别。”

达多说:“一是听说我的弟子悟出了非常之理;二是听说大王弘扬佛法,所以不畏艰难危险,从远方来到贵国。”

他全然不当一回事,就把刚才的经历当作是吹过沙丘的微风一般,完全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鸠摩罗什跟随着母亲,在各地参学和弘化,不仅在佛法方面更上层楼,而且名满天下。

罗什看到师父来了,心里非常高兴,就为师父讲说《德女问经》,达多对罗什说:“你在大乘经中看到什么特殊的东西了,如此崇尚它?”

图片 4

龟兹王还亲自前往温宿国,迎请鸠摩罗什母子回国教化。龟兹国原属小乘的教法,鸠摩罗什广开大乘法筵,听闻者莫不欢喜赞叹,大感相逢恨晚。此时,鸠摩罗什正值二十岁,于是在王宫受戒,从卑摩罗叉学《十诵律》。

罗什为师父讲解说:“大乘佛经博大精深,明‘有法皆空’,而小乘教偏颇,多有漏失。”

这时,空中又传来一个诱惑的声音道:“你是有大智慧的人,又何必读这样的经文呢?”

不久,鸠摩罗什的母亲决心到天竺修行。她辞别龟兹王说:“你的国运不久就会衰微了。”她只身前往天竺,勇猛精进,证得阿那含。

师父不解地问:“你所说的一切皆空,非常可畏,哪有舍弃有法而爱空的呢?”罗什耐心地摆出很多道理,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努力,终于使达多信服了大乘佛教。

罗什大师手捧铜牒,呵斥道:“你是小魔罢了,我已经看破你的真面目了,还是快快离去吧。我心如大地,是不会动摇的(我心如地,不可转也)。”

当她要天竺时,曾经对鸠摩罗什说:“大乘方等甚深的教法,要传扬到东土,全得仰赖你的力量。但是这件宏伟的事,对你而言,却没有丝毫的利益,要怎么办呢?”

达多感叹道:“你是我的大乘经师父,我是你的小乘经师父。”

魔悻悻然地消失不见了,大师也用了两年的时间广诵大乘经论,而且洞悉了个中的奥妙所在。

鸠摩罗什回答说:“大乘菩萨之道,要利益别人而忘却自己。假如我能够使佛陀的教化流传,使迷蒙的众生醒悟,虽然我会受到火炉汤镬的苦楚,我也没有丝毫的怨恨。”

这时西域各国,都非常敬服罗什杰出的才智,每当罗什讲经说法时,国王就长跪在讲座的一侧,让罗什踏着他的背登上讲座。

修行路上,逢魔不可怕,可怕的是心志不坚,随魔境而转罢了。

大乘小乘互为师

姚兴弘始三年年三月,有两棵树的枝干连生在一起,逍遥园中种的葱也变成了香草,人们都认为这是吉祥的征兆,有大智之人将要到来。这年五月,姚兴派陇西公硕德去讨伐后凉吕隆,九月吕隆上表归降,十二月二十日,罗什离开了滞留十八年的后凉,来到长安。姚兴待以国师之礼,二人常常整日交谈,研讨佛理,乐而忘倦。

微信公众号:念念随笔

鸠摩罗什继续留在龟兹国,不久,在佛寺的旧厢房发现《放光经》。他展开经卷读诵,突然只见空白的木牒,他知道是魔暗中作怪,而诵经的决心更加坚固。于是魔力失效,经文的字迹立即浮现,他便诵读学习《放光经》。

罗什到来后,被请入西明阁及逍遥园,翻译众经。罗什能够背诵许多佛经,又通汉语。他翻译的经文非常流畅。由于前人翻译的经书文义多有差错,没有做到忠实于梵文原著,于是姚兴便让道恒、僧肇等八百余位僧人,咨受于罗什,又请罗什重译《大品经》。罗什执梵文本,姚兴执旧译汉文,相互校译,新译本比旧译本文义圆通,众人心悦诚服,欣慰赞叹。

但是忽然听到空中传来:“你是有智慧的人,怎么需要读《放光经》呢?”

因佛教经义博大精深,劝人为善,是脱离苦海的津梁,治理世事的妙法,因此姚兴寄意于佛教十二部经,罗什为此著《通三世论》,以明示因果,王公以下各级官员,都钦佩赞叹他的风范。

鸠摩罗什说:“你是小魔,应该迅速离去!我的心意,如同大地,不可丝毫被转动。”

大将军常山公显、左军将军安城侯嵩,都笃信佛法,多次请罗什宣讲新译出的经书。后来罗什又陆续重译了《金刚般若》、《法华》、《维摩》等经,共三百余卷,译文流畅,充分表达出原著的精髓。于是各地的佛教徒,万里来集,佛法得到空前的发扬光大。

鸠摩罗什在龟兹国,读诵许多大乘的经论,两年的光阴,已能通达大乘教法的奥秘。

龙光寺的高僧道生对佛经有细致入微的研究,遇到疑难也来找罗什解决。庐山慧远,学贯群经,是佛学界的栋梁,对佛经中的疑难问题,也写信向罗什问询。

龟兹王为鸠摩罗什建造金师子座,上面铺着锦绣坐褥,恭请鸠摩罗什升座说法。但鸠摩罗什说:“我在罽宾国的师父尚未体悟大乘的妙义,我想要亲自前往为他解说,所以我不能久留此地。”

罗什在龟兹国时,曾跟从卑摩罗叉律师受戒律,后来卑摩罗叉来到关中,见到罗什非常高兴,问他道:“你在汉地,大有胜缘,受法的弟子有几人?”罗什说:“汉地的经、律还不齐全,新译出的佛经及各论书,都是我译出的。有三千徒众,都从我受佛法。”

不久,鸠摩罗什的师父盘头达多,不远千里来到龟兹国。

罗什临去世前说:“我所译出的经、论共有三百余卷,只有《十诵》这一部,还未来得及删改。希望我所译的经书能够流传于后世。今天我在众人面前,从心底里发出誓言,若是我所传译的经文没有大的差错,在焚烧尸身后,舌头不会焦烂。”

龟兹王问盘头达多:“您为何从遥远的地方光临本国?”

东晋义熙五年八月二十日,罗什卒于长安,在逍遥园中按外国风俗,将尸身焚化。薪火息灭后,罗什的尸身都烧成了灰,只有舌头没有烧坏。

盘头达多说:“一来听说我的弟子鸠摩罗什有非凡的体悟,二来听说大王极力弘扬佛法,所以冒着跋涉山川的艰辛,专程赶来贵国。”

鸠摩罗什听到师父光临的消息,非常地喜税,终于能够实现原先的愿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