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寓言故事:输不起

0 Comment

从历史寻根,将输得起、输不起的故事重现,无非还原人性的尊严与光辉,可以对照那些狭隘自卑的文化瘘管而已。

1、“馒头老太”:诠释信义

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来自每天学习大课堂 00:00
19:14一鸣惊人的楚庄王宝贝儿,欢迎收听《凯叔讲历史》。春秋五霸的故事前面凯叔已经给你讲了几个了,比如说任用仇人做官的齐桓公
小白,晚年流浪最终得志的晋文公 重耳,还有广纳天下之才的
秦穆公。今天,凯叔要给你介绍一位战功无数、威名赫赫的霸主,他叫
楚庄王。一个秋雨淅沥的清晨,楚国王宫乱作一团,两个黑影,正在追一个只穿着睡衣的少年,那黑影的嘴里喊道:“站住!别跑了!你跑不了了!”少年喘着粗气跑,不时地回头张望。他穿过湿漉漉的花丛,钻过低矮的树木,跑进马厩,拉出了一匹健硕的白色骏马,跨上马,一路狂奔。身后追他的人见少年骑了马,便停了下来。少年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得“嗖”的一声。“砰!”一支飞箭射中马的屁股,痛得这白马一声长嘶。它狂躁地跳了几下之后,前腿往地上一跪,马背上的少年也“扑通”一声滚落了下来。两条黑影快速跑过去,架起少年的胳膊,拎起来就走。“你们大胆!放开我!”少年大声哭喊反抗着,可他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那匹受伤的白马。只见那白马的伤口处“咕咕”地涌出鲜血,马腿已经折断,眼见是活不成了。少年满眼含泪,他心痛得面目扭曲,哀嚎了一声:“为什么……”此时的王宫已经乱成了一团,宫女、侍卫慌乱地到处逃窜。

最近有一个热词:伤不起。什么都“伤不起”。人的精神状态娇弱得像热带鱼“玻璃拉拉”,五脏六腑一碰一泡水。

“摊主回家吃饭。买馍请把钱放到箱子里。谢谢合作。买馒头的请留钱。”郑州市纬五路62号院热闹起来了,不时有陌生人来巷口打听一位卖馒头的老大娘。人们争相传议,年过七旬的张景珍卖馒头从来不用守摊,回家吃饭休息只需把摊子一撂,顾客拿了馒头自然留钱。“比自动售卖机还强。”5年来,买卖全凭市民自觉。

这时,大夫
伍举满头大汗地跑进王宫,他跑得太匆忙了,他衣衫凌乱,手扶冠冕,随手拽住一个宫女问话:“怎么回事?”“大王被抓了。”“啊?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胆大妄为!”“我也不知道!大王刚起床,他连寝宫都没出就……”伍举一听这话,眼前一黑,他赶快稳住心神,跑出了王宫。再说少年,此时已被绑住双手,塞进马车。颠簸的路上,他听到了更让人惊恐的对话:“你带个孩子干什么,累赘。”“把他当人质,可以保命啊,等我们找到投奔之处,再把他收拾了为时不晚。”折腾了一个清晨,少年又冷又饿,已经筋疲力尽,听到这话,他被吓得更是哆哆嗦嗦,不知所措。这位少年就是刚刚继位一个月的楚庄王,他本是一个极其开朗达观的少年,可就在一个月前,父亲突然离世,才十几岁的他不得不继承了王位。此时,唯一令楚庄王信赖的将军和
令尹,都带兵在边境作战,而留在都城中野心勃勃的内臣,却趁机把他绑架了,这是要造反呐。而那匹白色的骏马,是楚庄王
15
岁成人礼的时候,父亲送他的礼物,父亲离世,眼下只有这匹白马与楚庄王相伴。白马之死让少年楚庄王悲痛万分,父亲留给他唯一的念想,现在也没有了。再说匆忙离宫的伍举大夫,他火速派人给令尹和将军送了一封信,此二人接到信后即刻返程,数日之内就把楚庄王救了回来,处死了叛贼。

根子何在?我以为伤不起的原发病灶是“输不起”。

对于人们的诚信,“馒头老太”没有丝毫担忧,她说:“啥时候饿了就把摊子撂这儿回家,可放心了。”她对那些想买馒头的人和那些不买馒头而路过小摊的人有一种充分的信任一虽然摊主不在,但买者也能够自觉地将买馒头的钱放到收款箱里。小小的“无人馒头摊”,彰显了诚信的巨大力量和难能可贵。与此类似的还有“无人报摊”,摊主黄友翠说:“你信别人,别人也信你,不在于有人没人,全在信义。”

按理说,这场风波算是有了一个好的结果,可是,伍举发现,这楚庄王变了。也许是年少的楚庄王开始意识到,自己虽然为王,可是处境却并不安全。新君继位,难免风波不断。有人想害他,有人想护他。可是,楚庄王眼下并不能分辨出来谁是善、谁是恶。毕竟之前绑走自己的那两位,是自己曾经最信任的两位好叔父。要不然,怎么会放心的在寝宫里和他们见面。回宫之后的楚庄王,变得极其沉默寡言。一日,
晋国军队骚扰楚国边境,占土地、抢钱粮、杀百姓,大臣们轮番来报告,想让大王拿个主意,要不要反击。可万没想到,楚庄王听完之后,只是淡淡地说:“你们下去吧,寡人知道了。”可知道了之后该怎么办呢,再也没有下文。楚庄王没有做出任何积极的回应,朝野上下就急炸了锅了。即便是将军和令尹,也拿楚庄王丝毫没办法。而他的敌国晋国经此一事,胆子愈发大起来。他们发现,这个年少的楚王,似乎并没有什么本事,窝囊的很。伍举大夫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第二天,他亲自给楚庄王送去了一匹白马。看到这匹白马的时候,楚庄王黯淡数月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光。只是这一次,他爱马的方式变得更为极端起来。他不再喂马吃草料,而是专门让人给马做各种鱼、肉、点心、果脯,还请人用上好的丝帛给马做衣服。

从古到今,“输不起”情结深植于中国文化基因中,纠结在领导们脑子里。现代领导者的定义包括政府领导人、首长、企业老总、部门主管、社团主管、校长老师,甚至家长。因为输不起,所以无法接受批评、拒听反对意见、打压异己、逆我者亡。整个社会,每一个角落稍稍掌握一点权力的人,哪怕是保安,也大多输不起:不愿接受批评、不肯认输道歉、从不承认决策失败、不能欣赏对手优秀、闻过则怒、闻功则喜。一旦处于劣势,往往将对手抹黑、矮化、污名化;如果输者拥有权力,那么,权杖就被舞得山响。

放下零钱,拿走一袋馒头或一份报纸,留下的是一份诚信。这种在“无人值守”中自觉投币的诚信坚守,昂扬着一种向善的力量,照亮着世人的胸怀,让人从心底升腾起一股暖意,如沐春风。

马穿衣服你见过吗?而且像模特一样每天都给这马换不同的时装,还命人给马修建了豪华的房子。走到哪儿,都得把这匹白马带到哪儿。大臣们见楚庄王有了精神头,就纷纷开始来进谏国事和政务,然而这位楚庄王还是嘻嘻哈哈地听着,完事儿就拉着对方陪自己喝酒。并且找来舞姬、乐班,日日沉溺于饮酒作乐,根本不理朝政。这下这些大臣们可就更忙了,除了禀明公务之外,还要苦口婆心地劝谏楚庄王:“您得关心关心我楚国的大事啊”。楚庄王好不容易最近心情有了起色,见这些大臣如此不依不饶、婆婆妈妈、絮絮叨叨,便在王宫大门前挂了块牌子,上面有几个大字:“有敢进谏者,格杀勿论”。有的人说:“这楚庄王不是当大王的料儿,楚国早晚要葬送到他的手里。”可也有的大臣看到这种情景心里很高兴:“大王你只管吃喝,权力可就掌握在我手里了。”可是伍举却不这样认为。他曾经偶然看到过,楚庄王一个人偷偷躲在已故白马的马厩里,暗自流泪,为了避人耳目,甚至连哽咽都小心翼翼,嘴里还念叨着:“父王,你若是还在,该有多好。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大变强啊,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这些日子以来,伍举一直在想,大王心里既然苦闷,为什么还要装作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而且,据婢女所说,楚庄王只是白天跟美人一起喝酒、欣赏歌舞,晚上总是一个人待在房间。

朱棣还是“燕王”时,与刘伯温之子刘颢下棋,见局势不妙,发威说:“卿不少让耶?”刘颢正色道:“可让处则让,不可让者不敢让也。”朱棣一听,面色发青。这盘棋,朱棣输了。及至朱棣登位,刘颢站在明惠帝一边,明成祖召见,刘颢称疾不至,被捕入京,仍坚持原则毫不屈服,骂朱棣说:“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个篡字。”朱棣将他下狱。刘颢不愿受戮,自缢而死。

妙写人物:随着公众对社会诚信现状评价的走低,由诚信缺失引发的信任危机也越来越严重。但是,郑州“馒头老太”的馒头摊却让我们看到了诚信最真实的模样。在信任遭遇危机的当下,“馒头老太”告诉我们:仁爱与善意、信任与道德都是相互的。

大臣报告政事的时候,他并没有不耐烦,虽然嘻嘻哈哈地听,但也是从头听到尾。有一天夜里,那匹享受着锦衣玉食的新白马,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太多好东西,得了肥胖症的缘故。死了。楚庄王很伤心。他对大臣们说:“我要以大夫的礼节安葬这匹马。”大臣们一听,什么?都觉得荒唐:“区区一匹马,你怎么可以以大夫礼节、士族礼节相待呢?这要传出去,说好听了是你对这匹马好,说不好听就是你对大臣就如同对待一匹马一样,那别人还怎么看待我们大楚啊。”可楚庄王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还下令:“再有议论葬马者,即刻处死。”这下没人敢来劝吧?别忘了,王宫门口也挂着块牌子:“有敢进谏者,格杀勿论”。没人?还真有胆大的!这个人叫
优孟,是楚王宫里的表演艺人。他跑进大殿,仰天痛哭。楚庄王看到很吃惊,这演员是在演什么戏吗?优孟说:“死掉的马是大王的心爱之物,堂堂楚国,地大物博,无所不有,只以大夫之礼安葬,太吝啬了。大王应该以君王之礼安葬。”楚庄王一听这话,“哈哈”大笑:“哈哈……寡人知道了,你退下吧。”第二天,楚庄王居然宣布取消了以大夫之礼葬马。大臣们都摸不透这个大王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这件事,让伍举愈发确定,大王有难言之隐。如果真是这样,那楚国的振作还是有希望的。

下棋输不起,要别人让他;政治上输不起,把别人下狱。羞怒自卑至此,却还感叹:怎么就赢不了他呢?

素材运用:在“人人不敢扶老”的诚信缺失的社会大环境下,“馒头老太”的坚守信义折射出我们内心深处的善。

伍举打算试探一下。这天,伍举来见楚庄王。进宫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那块写着“有敢进谏者,格杀勿论”的木板子,边缘斑驳,字迹模糊,已经挂在那儿两年多了。大殿上,楚庄王高坐王位,左抱郑姬,右拥越女,案几摆满了美酒佳肴,耳边奏着钟鼓之乐。这大王看起来已经是醉眼迷离,懒洋洋地问:“伍大夫是来喝酒的呢,还是陪寡人来听歌看舞的呢?”“大王,有人问了下官一个谜语,下官实在是想不出来,特此前来请教大王。”“哈哈哈……什么谜语竟能难倒我的伍举大夫?说来听听,寡人也未必猜得出来。”“楚国山上有一只大鸟,降落在楚国的朝堂之上,身披五彩,神气非凡,三年不飞也不鸣,真让人费解,大王您猜猜看,这究竟是只什么鸟?”伍举说完这话,两眼抬起来直直地望着楚庄王的眼睛,再不发言。楚庄王听了这话,愣了,可也就是在一瞬间,他的面部表情忽然严肃起来,他两手一挥,让歌舞停下,低声回答说:“这不是普通的鸟,他三年不飞,将以长羽翼;三年不鸣,将以观民情。今虽无飞,飞必冲天!今虽无鸣,鸣必惊人!”听到这里,伍举面露狂喜之色:“大王圣明!大王圣明啊!臣退下!”楚庄王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段话的意思就是:你刚才说的楚国山上的大鸟不是普通的鸟儿,这只鸟三年不飞,就是在等待自己的羽翼丰满;三年不说话,是为了观察民情,了解实情。

雨夜读书,“输不起”的故事,喧嚷史册。拥有权力的人,或因无知,或因病态,为了“维稳”,不惜采用极致手段,鞭尸的伍子胥可算典型。鞭尸和奸尸的区别很大吗?一枚铜板的两面而已。

2、明耻

这只鸟虽然现在没有起飞,可一旦飞起来,必定直冲云霄;这只鸟现在虽然没有鸣叫,但是一旦发声,必定声音嘹亮!天下皆知!伍举这番话正是想探明楚庄王这两年漫不经心的用意,而楚庄王的回答也印证了伍举的猜测。楚庄王是正在养精蓄锐、静观其变。而这君臣两位这段暗藏玄机的对话,也被司马迁记载于《史记》当中。伍举走后,又有一位大臣苏从以死相谏。慢慢的,楚庄王基本已经看出,哪些人是真心帮助自己,权力的归属和军事部署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于是楚庄王开始要做事了。他终于可以做自己了。不久之后,楚庄王就下令把大殿的钟鼓搬走、解散了乐队、打发了舞女,提拔了伍举让他管理军队,做大司马,也加紧制造兵器、操练兵马,楚国一时兴盛起来,做好了争霸中原的架势。公元前
597
年,楚庄王亲率大军攻打郑国,前来救援郑国的晋国军队,还以为楚庄王就是当年那个窝囊小孩,大意轻敌,结果一半战死,一半逃到黄河边。这一刻,楚国一跃晋升为春秋时期的新任霸主。好了,宝贝儿,这就是楚庄王一鸣惊人的故事。人物介绍小白即齐桓公,春秋五霸之一,其兄齐襄公在位时,昏庸暴乱,诸弟出逃,小白也逃往莒国。公元前
686
年,齐襄公被杀,小白抢先回到齐国,在齐国高氏的帮助下,取得君位,是为齐桓公。

于是又有疑问——“输不起”的根子,是什么?是自卑。

语日:知耻近乎勇,耻之为用大矣哉。时代变迁,耻的观点也有不同。譬如前清时期,每人背后拖着一条无用的发辫,那时若是短发光头的先生们,总觉羞答答难以见人。又如缠足风气最盛的地方,十七八岁的女郎容貌无论怎样秀美,金莲若不小至三寸,便以为耻。

齐桓公任用管仲,对内进行行政改革,发展生产,使齐国经济、军事力量大增,对外「尊王攘夷」,取得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又顺应了当时戎狄内侵、中原各国关注如何抵御的态势。齐桓公在诸国间获得了极高的威信,最终成为春秋时期第一位霸主。2.
重耳晋文公(《左传》载公元前 671 年-前 628 年;《史记》载公元前 697 年-前
628年),春秋五霸之一。晋献公之子。晋献公宠爱骊姬,骊姬为立自己的儿子奚齐为太子,陷害太子申生,重耳受到连累,被迫逃亡。重耳在外流亡十九年,直到公元前
637
年,才在秦国的帮助下返回晋国,登上君位,是为晋文公。晋文公对内任用贤能,改革军政,国力增强﹔对外尊奉周王,帮助王室平乱,取得「尊王」美誉。晋文公最终灭曹却楚,成为中原霸主。3.
秦穆公秦德公之少子(前 682 年-前 621
年),成公之弟,名任好,春秋时秦国的国君,公元前 659 年至公元前 621
年在位。击败晋国,俘晋惠公,灭梁、芮两国。后在崤之战被晋军袭击,大败。转而向西方发展,「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对秦的发展和古代西部的民族融合都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是有所作为的政治家。

相对于“输不起”
的,是一种开阔的胸襟、气度、容忍、包涵、雅量、欣赏,这些素质在史册中偶而发光,却十分灿烂。

可见“耻”在各个社会里都一样:不合理的社会以不合理为荣,合理的社会方以不合理为耻。

  1. 楚庄王楚穆王之子,名侣,春秋时楚国的国君,公元前 613 年至前 591
    年在位。他曾整顿内政,兴修水利,任用平民出身的孙叔敖为令尹,发展经济,使农工商贾各守其业。政治上遵循「楚国之令典」,注意选用旧贵族,「内姓选于亲,外姓选于旧」,加强了贵族的力量。军事上重新提倡楚武王制定的阵法,使兵士之间团结一致。这些有力措施,为楚庄王的霸业奠定了物质基础。公元前
    611
    年,楚庄王攻灭庸国,国势大盛,继而又进攻陆浑之戎,陈兵周疆,派人询问象征天子权威的九鼎之轻重。后在邲之战大败晋军,陆续使鲁、宋、郑、陈等国归附,当上了中原的霸主。5.
    伍举一作椒举,因封椒地而得名,椒即今安徽阜南县焦陂镇。春秋时楚国大夫。伍参之子。伍员祖父,伍奢之父。因避祸奔郑、晋,与蔡国大夫公孙归生友善,归生于令尹子木处荐贤,始得返楚复仕。6.
    优孟本名孟,因出身平民,故有名而无姓氏,因古人习以身份职业冠于名前而唤其为优孟。中国春秋时期楚国知名弄臣,长八尺,多辨,常以谈笑讽谏。其史见于司马迁《史记·滑稽列传》。名词解释令尹即楚国宰相。

输得起的领导者,我以为首推秦穆公,他派遣三主将伐郑,在崤山之役被晋军伏击,全军覆没。主张出兵的由余自请治罪,秦穆公说:“罪止寡人一身,与爱卿何干?”他穿上素服哀悼阵亡将士,并亲去迎接被遣回的三主将,痛哭道:“使众将军身受奇耻大辱,实寡人之罪也。”承认失败,是何等了不起的胸襟。此所以跻身五霸也。

某次,日本人在大连开产业博览会,南满铁路公司照例要赠送中国每个大官一张头等车票,以示优遇。某大官,携其十五龄幼子,同车去大连。车出沈阳一站,检票员忽来检票,问某公子年龄几何,某以实相对。该铁路规章年逾十四岁者,须购半票。检票员向某索票,某拿出各种身份证据,拒不买票,双方争执得不可开交。此时,满车中外乘客的视线,全注视在这一幕滑稽剧上。于是有一位满铁高级职员出面调停,向检票员用日语说:“这是中国大官的脾气,宁肯丢人,不肯丢钱。这张半票由我代补好了。”这场风波总算完了。一张半票,其价不过八元,但在这位老官看来,坐火车买票是可耻的;而坐车揩油,丢国家体面却不算是耻。

一说其名源于伊尹,但亦存争议。楚武王时设置令尹,入则领政、出则统军。直到楚国被秦国所灭,令尹一直是楚国的最高官职,兼有中原诸侯国相、将的权力。令尹一般都由楚王的亲族出任,非王族担任令尹的,可考证的只有两人。2.
晋国古国名,姬姓,是周初分封的诸侯国之一。开国君主是周成王弟叔虞,建都于唐。晋昭侯分封其叔成师于曲沃,造成分裂,公元前
679
年,曲沃武公时,灭掉大宗而统一。晋献公时,征伐拓疆,国力崛起。晋文公尚贤任能,改革军政,最终成为春秋五霸之一。春秋后期,六卿逐渐强大,王室权力削弱。公元前
452 年,韩、赵、魏三家逐走晋出公。公元前 403
年,周王室承认三家为侯,晋亡。

时光流转了几十年。楚庄王围攻宋城,大夫子反前去窥探宋军虚实,巧遇宋大夫华元也在窥探敌情。子反问华元:“子之国何如?”华元老实地说:“惫矣,易子而食,析骸而炊之。”子反又问为什么吐露军情?华元说:“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子反闻言,大为感动,也向华元据实以告:“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子反回来向楚庄王报告经过,楚庄王责问他为何泄漏军机?他从容说:“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人之臣,可以楚而无乎?”楚王默然。

常见许多名流要人,天天谈话,教训别人应知羞耻。他们以为穷人做偷儿,是可耻的,而卖国分赃却不可耻;妓女接客是可耻的,而达官贵人,昼夜笙歌,却不可耻;在马路旁高喊老爷小姐,向人求乞是可耻的,而在租界里,洋房汽车,娇妻美妾,拿老百姓汗血任情享用,却不算耻。

这段往事的核心是个“诚”,是子反的气度、楚庄王的包容。子反跳脱了你死我活的格局,从敌人的眼中看到了尊严,从而萌生雅量。楚庄王的默然,是种高蹈。如果他把子反训斥一顿,或治以泄漏军机之重罪,然后挥军猛攻,华元势必覆灭。果如此,五霸中还有楚庄王吗?

这就是因为各人身份不同,时代不同,所以以无耻为有耻,以有耻为无耻。只有大家认清楚了:出卖大众利益的,高官厚禄,以剥削民脂民膏为生的,方是人世间的奇耻大辱;靠自己的汗血,过清苦廉洁的生活的,却是世间唯一知有羞耻的人。这样的时代方能有进步。知耻方可以言勇,明耻方可以教战。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