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钱包

0 Comment

剑当初读大学时所选择的专业本来是热门专业,岂知世事难料,等他完成四年学业选择工作时,所学的专业已变成“冷门”。他参加了很多现场招聘会,投递了几十份求职自荐信,但都无甚收获。要命的是,毕业前他在学校勤工俭学挣的几百元钱除为应聘买的一双皮鞋和付房租外,身上只剩下最后十元钱了,这十元钱怎么也要撑到第二天。他将去参加某公司最后一轮复试,去那里需转两趟公交车,来去车费四元,中午他决定改善一下伙食,吃一个五元的盒饭。如果这次还未被用人单位录取,他决定用剩下的最后一枚硬币给家里去一封信,然后从这个城市消失……
回到黑暗逼仄的出租屋,他发现亮着昏暗的灯光。房东说他父亲从溆浦来看他了。桌上放着一盘他特爱吃的辣椒炒风吹肉,还有两茶杯香香的家乡米酒。父亲苍老了许多,从怀里掏出一个陶瓷猪储钱罐,上面红红绿绿的漆已经斑驳。剑回忆起来,这是小时生日姑姑送他的礼物。里面一分两分、一角两角地积攒着他不少童年的梦。没想到十几年了,父亲还如此完好无损地保留着它!
“伢崽,听房东讲你还没找到工作,房租也欠了一个月。现在大学毕业生多,竞争激烈,你的专业也不对口,还是现实一些好,不要眼高手低!”父亲咽了口水又说,“我已经为你续交了一个月房租。另外,这只储钱罐你留着,在没有找到工作之前,兴许有点帮助!”
父亲次日早饭没吃就走了。他撬开那只储钱罐,倒出来,发现全是一元的硬币和纸币,共有一百多元,这足以让他对付十天半月的了。让他诧异的是房东告诉他,他父亲替他续交的房租也全是一元的硬币和纸币!
他记住了父亲的话。第二天面试时,招聘方问他愿不愿意从基层业务干起,他毫不犹豫答应了。三伏天,他背着沉甸甸的产品宣传资料和样品走街串巷,常被晒得口舌冒烟,同时受到不少人的白眼。一个炎热的下午,经过一商厦时,他发现一老叔在向行人兜售一种冰镇中药凉茶,凉茶用装豆浆的那种一次性封闭纸杯装着,放在隔热的冰棒箱里,一元钱一杯,买的人不少。剑掏出一元硬币递给老叔,老叔将汗漉漉的脸抬起时,剑惊呆了:他正是自己父亲,那双手和额头已被晒得非洲人一样,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原来父亲为了让他能在这个城市立下足来,一直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一元一元地支撑着。

  家里要添二宝了!丈夫刘科与身怀六甲的妻子刚刚吃罢晚饭。两个人便坐在爸妈的卧室里,合计换车的事儿。爸妈有事已经回老家有一个月了,屋子里空落落的,只有他们老两口的照片还在墙上微笑着。
  丈夫刘科说:“媳妇,二宝生下来后,连爸妈我们家就六口人了。以后放假,再想去哪玩的话,家里现有的宝来车就坐不下了。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得换一辆七座车呀?”
  妻子说:“房贷还没还完呢,咋换车呀?”
  “房贷没还完用公积金慢慢还呗,换车也是大事呀。我们家不是还有些钱吗?不换车,以后再上哪去,还能给爸妈扔家里呀?再说,没有爸妈在跟前,也没人帮助看孩子呀?这俩孩子那么容易看啊?”丈夫刘科满脸无奈地说。
  妻子皱皱眉,手捂着凸起的肚子,心事重重地:”爸妈年岁大了,苦了一辈子,有空是应该多带他们四处走走。可眼下要换车,家里的钱也不够啊?总不能买车也去贷款吧,那样的话,生活压力太大了呀。”
  “爸爸妈妈,我有钱!”这时,正写作业的七岁女儿,突然抱着一个储钱罐从她的屋子里跑出来了。
  丈夫刘科和妻子两人一愣,然后双双笑着,都不约而同地抚摸一下女儿的头。
  丈夫刘科说:”大宝,谢谢你,爸妈买车不想用你攒下的钱。你的钱,留着给你自己以后上大学的时候再用,好吗?”
  妻子手摇着大宝那哗哗作响的储钱罐,也哈哈直笑地道:“行了,大宝,你还是省省吧。爸妈要买的车五十多万呐,现在家里有三十万,还差二十万呢,就你这几个硬币能够吗?”
  大宝面容沮丧,显得有些无辜地撅起小嘴,说:”不够吗?那你打开看看?爷爷奶奶,临回老家那天,偷偷地告诉我说,如果我们家什么时候遇到困难了,就让我打开这个储钱罐。说这储钱罐里有魔法,会把困难立马驱走的。”
  “哦?”丈夫刘科和妻子都感到十分诧异,他们好奇地打开储钱罐。储钱罐里,一小堆硬币上,一个包了几层牛皮纸的纸包倏地映入眼帘。
  丈夫刘科,小心翼翼地一层一层拆开纸包,发现一张紫红色的存折掉落下来。妻子迅速捡起,发现存折里还夹带一张字条,只见字条上写着:儿子儿媳,老爸老妈回老家了,担心你们过日子遇到困难,特留下这五十万给你们用吧。我们都老了,留着这笔钱也没用,就给你们应急用吧。如果二宝生了,要需要我们过来,就言一声,老爸老妈会时刻准备着。
  丈夫刘科和妻子读着字条,手不由得颤抖起来,眼睛也湿润了……
  女儿大宝,看了一眼爸妈,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储钱罐,呆萌萌的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我在门口见到了周沫(我们是邻居总是能见到)。她没有化妆,看上去有点憔悴,皮肤状况比较差。

我在屋里睡了一个午觉。

声音来自那个储钱盒。储钱盒稳稳地放在桌上,可是却在发出声音。

“这两天晚上都没有休息好吧。”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站在这儿的围观群众都长着一个不协调的大脑袋,他们的表情就像是证件照里的大头照一样严肃中略带着微笑,一直保持着那样。

这叫我上哪里去找钱包的主人啊。

我走出了家门。在门口我遇上了我的邻居,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她问我:“你吃饭了吗?”标准的中国式招呼。

我没有办法完全确认,是她的,或者不是她的。

我又在门口遇上隔壁的漂亮女孩,还是她主动先打了招呼。

扔掉肯定是不行了,我已经扔了两次了,它还是会回到那个盒子里。

数着数着,我醒了。我听到了房间里有声音,硬币摩擦和碰撞的声音。

老板娘似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是她还是把钞票放进了验钞机里。

周沫有点窘迫,尴尬地说:“其实……那个钱包是我的。”

我点了根烟,边走边抽,天色渐晚,灯都亮上了,店铺的灯,路灯,车灯都亮上了。

“不是吗?我看里面的身份证跟你挺像的。如果不是你的,会不会是你的姐姐或者妹妹的。”我掏出身份证给周沫看,我希望她能仔细确认清楚。

我不害怕被人看到的主要原因是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被人丢弃的空钱包,我对它并没有任何期望,驱使我去捡起它,打开它的除了那一眼就看见的缘分之外可能还有一点点的好奇心。就一点点。

我走出房间,出去吃早饭。

那就放在那里吧。

我把它打开了,就像盗墓者打开了一个棺材,我惊喜地发现里面居然有钱,而且还都是百元钞票。

我试了试,但是我已经不记得它原来的确切位置,我找了个大概的范围,把钱包放在那里,但是当我走回家里等我时候,那个钱包又出现在了盒子里。

钱包又破又旧这是一眼就能看见的,但是里面的东西,我打开了以后才能看见。

我说:“现在去。”

钞票从验钞机入口进去,从出口出来,然后警报声就响了,这是一张假钞。

“哦。”

“你怎么了?”我问。

在这样多的垃圾里,要找到一个钱包是很难的。但是我就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钱包,这应该就是缘分吧。

我点了一份鸡腿套餐,我考虑过要不要加一份排骨汤,平时我都是这么吃的,一份套餐加一份汤,最近几天要省钱已经几天都没有点汤了。今天是不是可以点一份汤了,仔细考虑一下以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些捡来的钱还是要省着花,不然我会有点负罪感。

我选择了后者,因为走进那家店我觉得自己会觉得比较自在。

老板娘把钞票递给我,说:“这张是假钞,换一张。”

特别是垃圾,垃圾多得像是这条路就是用垃圾铺的,而不是用水泥或者地砖或者别的什么建筑材料。

怎么会这样,是有人在耍我吗?

不止钱是假的,连身份证都是假的,但是钱做得好,可以乱真,这个身份证假成这样,假得这么不注意,简直是乱搞。

我又翻了一下那个钱包,取出来身份证,是个女的。从照片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女生,很漂亮的女生,扎着马尾辫,圆脸,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薄嘴唇,嘴角上扬。证件照都能如此漂亮的人真是少见。

我回到了家里,把那二十三张假钱从钱包里取出来,放回了原来的钱包里。

她说:“我吃过了。”

另一间货物杂乱,灯光昏暗,收银员是个大妈。

我离开了快餐店,两台验钞机的检验已经说明那些都是假钱了。捡到钱的喜悦感还没有几个小时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失落感,是比捡到钱之前的失落更强烈的失落感。如果没有捡到这些假钱该多好。

在这个夜晚余下的时间里,我没有再听到奇怪的声音,我也没有在梦里数钱了,一觉睡到了天亮。

我突然又想到,这个女孩说话是有福建口音的。

在一个小时以前,我还在考虑跟哪个朋友借钱度过这一个月,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这让我感觉生活很灰暗,现在,我的口袋里有钱了。我的心里又有了面对生活的勇气了,我觉得生活又变得美好。

“你的名字也不错啊。”

天亮之后,我起床把储钱盒放在了腿上,推开储钱盒的盖子,我需要从里面挑出一些一块钱硬币去买早饭。

“在外面的路上捡的。”我说。

我想起要不要把钱包交给派出所,我如何向他们说明我把它丢了三次,它就像一只会认路的狗一样有回来了。这么邪门的事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是不相信的。这件事我可以不说,但是如果它从警察的手里,又一次像变戏法一样的回到我的储钱盒里,怎么办?

“还没有呢?”

走出小道,在出口处,左右各有一家便利店。

她说:“吃早饭了吗?”

她打开门,用大眼睛看着我,说:“你好,有什么事。”

这不可能啊。

我是在回家的路上捡到那个钱包的。在这里要说一下这条路,这条路穿过城中村,狭窄曲折,崎岖不平,垃圾遍地。

在仔细地看了几分钟以后我发现了这个身份证上的漏洞,身份证上显示的生日年份居然是1939年,而不是我一直认为的1993年。一开始的固定印象让我一直忽略了这个细节。

“那还给你吧。”我赶紧去取了钱包交给她。我也不管为什么刚才她不承认是她的钱包,现在又来要。我只想能快点摆脱它。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