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历史学家: 第五十五章

0 Comment

    “我对保加利亚的第一印象是由高空俯视的群山。偶尔我们看到群山的裂隙中有闪光的脉络,我想那肯定是河流。我费力地想辨认出弯曲的龙尾,那也许能为我们答疑解惑,但徒劳一场。

“我对保加利亚的第一印象是由高空俯视的群山。偶尔我们看到群山的裂隙中有闪光的脉络,我想那肯定是河流。我费力地想辨认出弯曲的龙尾,那也许能为我们答疑解惑,但徒劳一场。
“‘你知道,我对保加利亚的历史一无所知,’我说。‘在这方面我会迷路的。’
“海伦笑了。‘我自己也不是专家,但我可以告诉你,在六世纪和七世纪,斯拉夫人从北方移居到这里。我想是在七世纪,一个叫保加的土耳其部落来到这里。他们共同反抗拜占庭帝国——很聪明地——他们的第一个统治者是个保加人,叫阿斯帕鲁。九世纪,沙皇鲍里斯一世立基督教为国教。尽管如此,他在这里仍是个大英雄。拜占庭人从十一到十三世纪初统治这里。后来,保加利亚变得十分强大,直到土耳其人于一三九三年摧垮他们。’
“‘土耳其人是什么时候被赶走的?’我好奇地问。我们好像到处都能见到土耳其人。
“‘直到一八七八年,’海伦承认说。‘俄国帮助保加利亚赶走了他们。’
“‘后来在两次大战中,保加利亚都站在轴心国那一边。’
“‘是的,战后不久,苏联军队带来了一场大革命。没有苏联军队,我们会怎么样呢?’海伦给了我一个最灿烂、最苦涩的笑容,我捏了捏她的手。
“‘小声点儿,’我说。‘要是你不小心,我只好替我们两人小心了。’”
“就在我们在机场办理手续时,一位官员把我们带到了机场里面的一间酒吧里,我只想着那封介绍信里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这时,一个穿黑衣戴黑帽、表情严峻的男人出现了,我们得救了。他看上去只比我略大一点,如果有一丝愉快的表情掠过他的脸,那他就算英俊了。官员敬重地向他打招呼,向我们介绍说他被指定为我们在保加利亚的向导。他解释,这是我们享受的特权,因为克拉西米尔·拉诺夫在保加利亚政府备受尊敬,提起他就会让人想到索菲亚大学,他对这个古老而光荣的国家的种种名胜古迹了解得比任何人都多。
“我握了握那人像鱼一样冰冷的手,但愿我们没有向导,自己参观保加利亚。对这一切,海伦似乎没有我那么惊讶。拉诺夫先生仍一言不发。那位官员过于大声地报告说,海伦是匈牙利人,目前在美国做研究。不过,在这之前,他似乎就很不喜欢她。‘教授,女士,’他说——他的第一句话——然后转过身去。海关官员大笑和我们握手,似乎我们已是故交。
“在机场外,拉诺夫唤来一辆出租车。他告诉我们,已经在最负盛名的一家宾馆里给我们安排了房间。‘我相信,你们会感到舒适的,那里有非常好的餐馆。明天早餐时间,你们肯定希望在索菲亚大学会见同行和有关的部门。随后我们将安排你们参观一下保加利亚的古迹。’我瞪着他,越发害怕起来。他的英语太好了,准确而单调。
“他的面相也有点儿眼熟。我们肯定素未谋面,但他使我想起我认识的某个人。在索菲亚的第一天,这种感觉就挥之不去。我问他能否让我们与一个叫安东·斯托伊切夫的人取得联系,却看到他退缩了一下,我对他的不祥感觉加深了。‘你们为什么想见他?当然,如果你们想见他,我可以安排。他很有名望,也许你们是因为这个想见他?’”
“‘他们要拉诺夫满足我们的一切要求,’我们在宾馆外有了一点儿独处的时间,海伦这么说。‘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认为这样很好?’我们惊恐地面面相觑。
“‘但愿我知道,’我说。
“‘我们在这里得万分小心,’海伦表情严肃,声音低沉,我不敢公开亲吻她。‘我们说好了,从现在起,除了学术问题,别的一概不谈。’
“‘同意。’”

    “近几年来,我发现自己一次次想起第一次看到安东·斯托伊切夫的房子时的情景,因为那是我们寻找罗西的转折点。

    “‘你知道,我对保加利亚的历史一无所知,’我说。‘在这方面我会迷路的。’

    “很久以后,我出声地朗读那些资料,就会想起斯托伊切夫——他的花园里那些开满白花的歪斜的苹果树和樱桃树、整个地方弥漫着安静的氛围、献身的感觉和刻意的隐退。

    “海伦笑了。‘我自己也不是专家,但我可以告诉你,在六世纪和七世纪,斯拉夫人从北方移居到这里。我想是在七世纪,一个叫保加的土耳其部落来到这里。他们共同反抗拜占庭帝国——很聪明地——他们的第一个统治者是个保加人,叫阿斯帕鲁。九世纪,沙皇鲍里斯一世立基督教为国教。尽管如此,他在这里仍是个大英雄。拜占庭人从十一到十三世纪初统治这里。后来,保加利亚变得十分强大,直到土耳其人于一三九三年摧垮他们。’

    “海伦首先按住老式门闩中的一个把手。拉诺夫拖拖拉拉走在后面,似乎讨厌有人在这里看见他,就算是我们也一样。我奇怪地感到双脚像是被钉在地上。我想,斯托伊切夫也许一点儿也帮不上忙,我们的寻找最终会一无所获。

    “‘土耳其人是什么时候被赶走的?’我好奇地问。我们好像到处都能见到土耳其人。

    “当然,回来时能握着海伦的手将会是一大安慰。这场恐怖一旦过去,我打算求她嫁给我。海伦打开大门时,我透过一片悲哀的亮色注视一切。

    “‘直到一八七八年,’海伦承认说。‘俄国帮助保加利亚赶走了他们。’

    “一阵歌声从屋里传来,是甜美有力的女声。那充满活力的曲调,连闷闷不乐、站在我身边抽烟的拉诺夫也有了兴趣。‘Izvinete!’他叫道。‘Dobarden!’歌声顿时打住,斯托伊切夫家的前门打开了,一位年轻女子站在那里,紧盯着我们。

    “‘后来在两次大战中,保加利亚都站在轴心国那一边。’

    “我刚想迎上去,但拉诺夫抢在头里,他脱下帽子,点头,鞠躬。年轻女子好奇地打量着拉诺夫。在我看来,这好奇中夹杂着警惕。再看一眼,她没有我原来想的那么年轻,但浑身充满活力,像个可爱的孩子。在她飞快的打量下,我看到拉诺夫打开钱夹,拿出一张名片来。他微笑着转过身,把我们介绍给她。‘这是埃莲娜·莉丝托娃,’我们握手时,他说道。‘斯托伊切夫教授的甥女。’

    “‘是的,战后不久,苏联军队带来了一场大革命。没有苏联军队,我们会怎么样呢?’海伦给了我一个最灿烂、最苦涩的笑容,我捏了捏她的手。

    “‘生女?’我说,一时想到这是个巧妙的谐音。

    “‘小声点儿,’我说。‘要是你不小心,我只好替我们两人小心了。’”

    “‘他妹妹的女儿,’拉诺夫说。他又点了一支烟,递给埃莲娜·莉丝托娃,她坚决地点头拒绝了。他说我们来自美国,她睁大双眼,非常仔细地端详着我们,然后笑了——她转过身,领我们进屋。

    “就在我们在机场办理手续时,一位官员把我们带到了机场里面的一间酒吧里,我只想着那封介绍信里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这时,一个穿黑衣戴黑帽、表情严峻的男人出现了,我们得救了。他看上去只比我略大一点,如果有一丝愉快的表情掠过他的脸,那他就算英俊了。官员敬重地向他打招呼,向我们介绍说他被指定为我们在保加利亚的向导。他解释,这是我们享受的特权,因为克拉西米尔·拉诺夫在保加利亚政府备受尊敬,提起他就会让人想到索菲亚大学,他对这个古老而光荣的国家的种种名胜古迹了解得比任何人都多。

    “房子里面又让我吃了一惊。真像是一座博物馆。真正让我目不转睛和引来海伦低声赞叹的是民间织料和原始绘画的奇妙混合——主要是圣像。有目光炯炯的圣母玛利亚,有表情悲哀的薄嘴唇的圣人,有独立小舟的使徒,有坚强地忍受折磨的殉道者。连一件绣花马甲和两条头巾都以细小硬币饰边。海伦指着那件马甲,马甲两边一路缝有平行的口袋。‘装子弹用的,’她只说了这么一句。

    “我握了握那人像鱼一样冰冷的手,但愿我们没有向导,自己参观保加利亚。对这一切,海伦似乎没有我那么惊讶。拉诺夫先生仍一言不发。那位官员过于大声地报告说,海伦是匈牙利人,目前在美国做研究。不过,在这之前,他似乎就很不喜欢她。‘教授,女士,’他说——他的第一句话——然后转过身去。海关官员大笑和我们握手,似乎我们已是故交。

    “拉诺夫也在东张西望,他哼了一声。‘我认为,我们允许斯托伊切夫教授拥有太多的国家财产。为了人民的利益,应该把这些卖掉。’

    “在机场外,拉诺夫唤来一辆出租车。他告诉我们,已经在最负盛名的一家宾馆里给我们安排了房间。‘我相信,你们会感到舒适的,那里有非常好的餐馆。明天早餐时间,你们肯定希望在索菲亚大学会见同行和有关的部门。随后我们将安排你们参观一下保加利亚的古迹。’我瞪着他,越发害怕起来。他的英语太好了,准确而单调。

    “要么是埃莲娜不懂英语,要么是她懒得理他。她转过身,领我们出了房间,走上一截窄梯。楼梯顶上那扇门打开了,一位白发老者出了门,他个子小但身板直。埃莲娜冲上去,双手抓住他的胳臂,用保加利亚语急急地跟他说着,不时夹杂着兴奋的笑声。

    “他的面相也有点儿眼熟。我们肯定素未谋面,但他使我想起我认识的某个人。在索菲亚的第一天,这种感觉就挥之不去。我问他能否让我们与一个叫安东·斯托伊切夫的人取得联系,却看到他退缩了一下,我对他的不祥感觉加深了。‘你们为什么想见他?当然,如果你们想见他,我可以安排。他很有名望,也许你们是因为这个想见他?’”

    “我走上前,伸出手。他庄重地握了握,又转向海伦,也握了她的手。他对人的尊重不是真正的尊重,而是出于自尊的尊重。这时,拉诺夫走上前来,也和他握了手。我越来越讨厌这位向导,巴不得他走开,这样我们可以和斯托伊切夫教授单独说话。

    “‘他们要拉诺夫满足我们的一切要求,’我们在宾馆外有了一点儿独处的时间,海伦这么说。‘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认为这样很好?’我们惊恐地面面相觑。

    “在客厅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原始地图。让我吃惊的是,它绘在皮革上。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斯托伊切夫笑了。‘您喜欢那个吗?’他问。‘这是一一五零年前后的拜占庭帝国。’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的英语准确、平和。

    “‘但愿我知道,’我说。

    “‘那时候它还占领着保加利亚,’海伦若有所思地说。

    “‘我们在这里得万分小心,’海伦表情严肃,声音低沉,我不敢公开亲吻她。‘我们说好了,从现在起,除了学术问题,别的一概不谈。’

    “斯托伊切夫瞟了她一眼,显然很高兴。‘是的,一点儿没错。我想这幅图是在威尼斯或热那亚制成,然后带到君士坦丁堡的,也许是作为礼物献给皇帝或皇宫里的某个人。这份复制品是一个朋友为我制作的。’

    “‘同意。’”

    “海伦微笑,沉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她几乎是朝他使了个眼色,‘可能是曼奴埃尔一世康尼努斯吧?’

    “我目瞪口呆,斯托伊切夫也吃惊不小。海伦笑起来。‘拜占庭曾是我的一大爱好呢,’她说。老历史学家也笑了,突然变得十分礼貌,朝她鞠了一躬。他朝客厅中央一张桌旁的椅子作了个手势,我们全都坐了下来。

    “斯托伊切夫好一会儿没再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我们。于是我对他说:‘斯托伊切夫教授,请原谅我们打扰了您的清静。您和您的外甥女同意我们的拜访,我们非常感激。’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